TXT小說區

残酷的轮奸完作者不详


她当时年纪四十岁。身高一米六七,家庭主妇,是一个城市里面非常普通的那种女人。

这是发生在我十一岁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我早早地发育成熟了。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了女人的裸体,第一次亲眼看到了男女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亲眼看到了被几个男人轮奸。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早上,阳光照耀,今天我放假在家写作业,爸爸早早地出门上班去了。妈妈穿着那套白色的衣服白色的紧身裤,是父亲给她的生日

礼物,紧身的衣物让妈妈那到中年依然保持得很好的身材显现出来,乳房依然是那么高挺,从几乎透明的白色上衣后面可以明显地看见白色乳罩的带子。小腹上面没有中年妇女通常有的赘肉,而是一下延伸到双腿缝中那像馒头一样被裤子包裹的丰满的一团,甚至于那一个肉团由于裤子太过于紧身的缘故,被勒出了一条原本就存在的肉缝的形状。丰满的臀部骄傲的挺着,中间的缝隙一直向下延伸到大腿前面汇合。

妈妈温柔地送父亲出门了,他们俩十分地恩爱,看见父亲出门前温柔地吻了一下母亲的脸,母亲幸福的笑容,我十分知趣的没有打扰他们两个,装作很认真的写作业,却十分好笑。老夫老妻了还假装肉麻,不过我也因为这个原因为我家的幸福感到高兴。妈妈是一个普通温柔的女人,和父亲非常恩爱,至少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们俩脸红。而且妈妈是非常守本份的那种女人,和院子里面平常晚上乘凉的一些女人们和男人们大开玩笑的不同,妈妈从来不和那些男人开玩笑。但因为妈妈有一双长腿的关系,有着一股本份的气质让那些男人想逗她,只要她在院子里面出现,总会有一些不知趣的男人来逗她,但她从来不假脸色。

刚刚送走父亲,母亲刚刚要到厨房去收拾,门铃一下子响了起来。

母亲一惊,是不是父亲又忘记东西在家里面了,急忙打开门,却见两个J.c站在门外。

其中一个有礼貌通知说有一群黑社会份子可能流窜到了我们这个社区,那些人杀人不眨眼,如果看见他们,希望大家配合,有情况就通知他们。

妈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以后送走了J.c,看她轻松的样子,显然不认为这些电视上才能看见的恐怖分子会有机会遇见。

然后她就坐回沙发上看电视。J.c刚走了不久,突然门铃响了起来,妈妈极不情愿地又从沙发上地站起来,“谁呀?”

“抄水表的。”

“不是前几天才抄过吗?”妈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不疑有他地打开了房门。

我正在桌上写作业,透过妈妈高挺着的乳房的侧身,我看见门口正站着几个男人!一个个杀气腾腾的男人。

“你们是谁?”妈妈惊恐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几个男人训练有素地一下子扑了进来,把妈妈推进了房门,我一下子吓呆了。那一个男人一下子把妈妈按到沙发上,一个小平头把妈妈的嘴捂住了,死死地按在沙发上,其实妈妈早就被这突然的变化吓呆了根本叫不出来。另外五个人训练有素地直接奔向各个房间。

“老大,没人。”这时另外几个人从房子里面出来后冲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说。

“很好。”老头子点点头冲我妈妈说:“太太,我们在这里呆一会。只要你听话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明白吗?”

妈妈犹豫万分地点了一下头,被捂着的嘴里发出“唔”的一声表示明白了。

我在那时根本不知道应该讲什么话了,本能地使劲点着头。

“这才对嘛。”

那个老头一招手,有两个人跟着进了我的房间,门一下子关了,看来他们有事商量。客厅中还留着一个胖子闭着眼睛在养神,一个黑脸大汉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家的布置,只有那个按住我妈妈的小平头放开捂着我妈妈的嘴。妈妈还没有从惊慌中醒过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时小平头摸出一把刀来,放在我妈妈的脖子上轻轻一划,妈妈一下子又紧张起来了,脸色吓得青白,我也想到了J.c说的那些人杀人不眨眼,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可是他们是不会那么浪费的,小平头色迷迷地用刀顺着妈妈的雪白的脖子滑到妈妈鼓着的的圆圆的胸口上沿着妈妈的乳房划着圈。妈妈的全身一下子崩得紧紧的,紧张地望着他。小平头见我妈妈这样更是有兴趣,右手一下子伸到我妈妈鼓鼓的乳房上面揉起来,妈妈轻呼一声,“不要。”想要拉开小平头的手,小平头只是用刀在妈妈面前一晃,妈妈一下子又松开了手,小平头得意洋洋地笑了两声,一下扯开了妈妈的衬衣,钮扣被拉开了几颗,把白色的乳罩亮了出来。妈妈惊呼一声想要拉拢衬衣,但小平头的手已经伸进了衬衣里面,手在妈妈丰满的乳房上面揉动起来。妈妈没有拦住,又怕受到伤害,只有任他去了,脸转向一边,整个脸上苍白一片,小平头干脆把手伸到妈妈的乳罩中去直接地抚摸她的乳房,最后干脆用小刀把妈妈的乳罩中间挑断,妈妈沉甸甸的乳房一下子露了出来。我一惊,从我记事以后还是第一次看见妈妈的乳房的样子,肥肥白白的直晃眼,上面还有两个乌红的乳头,小平头更是得意用手指捏住妈妈的乳头,使劲地按着妈妈丰满的乳房,妈妈把眼睛紧紧地闭起来,呼吸沉重起来。

“小姐站起来。”小平头突然下命令,妈妈愣了一下。

“我说叫你站起来。”

妈妈无奈地站了起来,两个乳房随之颤抖着。妈妈的小腹这时正好面对着小平头,小平头哈哈笑了两声,手按在妈妈的小腹中间,手掌按在妈妈的大腿中间揉动起来,妈妈突然闷哼了一声。妈妈是穿着白色的丝绸裤子,很紧身,把大腿的丰满和屁股的圆润展示无疑。由于是紧身的,妈妈小腹下方在小平头的大力抚摸下竟然将阴部的轮廓显示出来,还可以看见一条白色的缝在妈妈的阴部陷了下去。

妈妈的脸突然变得绯红,双腿也在打着颤。小平头突然一下子伸手摸进妈妈的裤子里面。

妈妈好像站立不住地样子,身体一下子弯了下来。我清楚地隔着妈妈白色的裤子,看见小平头的手在妈妈的下身使劲地动着,白色的裤子几乎被扯烂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当时小平头的手指可能已经插进妈妈的阴道中吧。

这时我竟然有一种奇怪的冲动,还不知道是什么,现在长大了才知道这就是性冲动。

这时候一个黑脸大汉从另外一间房间中走了出来,直接走到妈妈的身后,双手抱住妈妈的屁股。“老三,要玩也要通知一下大家吧?”

小平头一笑,“我看这个女人还不错,反正也是等着,不如消磨一下时间。”

妈妈屁股被捏着,意识到不妙惊恐地刚要叫,结果就被黑脸大汉提起,轻松地抱了起来。妈妈不敢大叫但却开始挣扎起来,可是黑脸大汉的力量太大了,她再怎么挣扎也没用。黑脸大汉抱着她向我走来。

“小孩子,走到一边去。我要和你妈妈玩一下。”

我被一下子从椅子上扫到地下。黑脸大汉将不断挣扎的妈妈放在我写作业的桌子上,我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他们,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只是凭直觉知道他们要伤害我妈妈。

看见妈妈不断地挣扎,他们全部都淫笑了起来。黑脸大汉的嘴一下子就凑向妈妈的脸,妈妈轻声地叫着,扭动头不让黑脸大汉亲上去,可是黑脸大汉按着妈妈的手,直接把嘴凑向妈妈雪白的乳房上去,乱啃起来,妈妈开始轻轻地抽泣。这时候黑脸大汉一下子猛咬下去,妈妈痛苦地叫了一下,脸转向我这边。我看见妈妈满脸的泪水,眼中满是凄惨,我不忍心站起来,黑脸大汉抬头冲我喊一声,“滚开小东西!”

趁黑脸大汉抬头的一瞬间,我看见妈妈雪白的乳房上有一个深深的牙齿印。我怕黑脸大汉对我不利,赶快走到一边去,身子还吓得直发抖。黑脸大汉见我走开了,这才又埋头下去在我妈妈的乳房上辛辛苦苦的工作。一会儿玩够了,他放开妈妈的两只手,一手揽在妈妈的腰部,一手褪下妈妈的裤子,妈妈穿的是紧身裤,高高耸起的屁股让裤子还不好褪,那个大汉好不容易地把妈妈的裤子扒了下来。

当妈妈雪白的大腿露出来时,我心怦怦地猛跳起来。说句实话,平常也没少看妈妈的大腿,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是第一次把妈妈和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联系在一起。

妈妈颤声地肯求他们:“放了我吧……求求你……我给你们钱……不要啊!”

黑脸大汉的手在妈妈的大腿上面抚摸着,隔着白色内裤揉动妈妈那像馒头一样的突起部位。很快的内裤也被褪下,妈妈就像一个白色的小绵羊一样,可怜地躺在桌子上全身颤抖着准备让这些男人强奸。

由于角度的关系我看不见妈妈阴部的全貌,只是在内裤被脱下双腿张开的一瞬间看见妈妈的大腿缝中竟然是红色的。但妈妈很快本能性地又闭上腿,但是妈妈双腿之间那黑黑的阴毛还是看得见,在雪白圆润的大腿上那黑黑的阴毛非常显眼。

“ 夫人你的阴毛真多呀。”黑脸大汉手伸到妈妈的阴阜上面,一边抚摸一边笑着。

妈妈本能地伸手想拨开正在她阴部使坏的那只手,但很快发觉那是徒劳的,反而像是按在那只男人的手上让自己手淫一样。

“求求你们不要啊,我的儿子还在这里。”妈妈泪流满面地求他。

“怕什么。一会儿还可以让你儿子来上你一下呢。”

黑脸大汉一边说一边淫笑,说完他脱下自己的裤子。我听见这句话一面害怕,一面心里面甚至有一点渴望,希望真的有机会像他一样在妈妈身上为所欲为。

我的小鸡鸡突然一下子充血涨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阴茎有思想的充血,这一事件对我一生的影响相当大。

黑脸大汉笑着亮出自己粗大的阴茎,那个黑得发亮的阴茎我一生难忘,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成年人比较性器官。但是那个男人粗大的阴茎几乎有二十公分长的长度,是我至今也是非常羡慕的,而且它也进入过我亲生母亲的阴道中。

黑脸大汉抬起母亲的双腿,把腿架在自己的肩上。这下妈妈的阴部我终于见到,妈妈的大腿中间没有什么阴毛,两片红红的唇状物长在上面。妈妈双手挥动想本能地推开他,但这种姿势非常不好用力,妈妈徒劳的反抗并没有作用反,而让那个男人更兴奋。妈妈扭动的雪白的肉体想逃避,可无论怎么扭动,下身是被固定着,那个男人粗大硬挺的龟头就刚好顶在唇状物的中缝中。我惊讶地发觉由于龟头是顶在妈妈的阴唇上的,妈妈越是反抗扭动,阴唇反而磨擦龟头越厉害,那个龟头已经黑得发紫了,那个眼儿周围竟然出现了白白的如粘丝般的液体。回想来令我惊讶的是妈妈的阴唇在当时还是闭在一起,不像现在很多妇女结婚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多年后是微张开的。

黑脸大汉的屁股突然一挺,我从侧面清楚地看见那个粗大的阴茎一下子挤开妈妈的肉缝,没入了半个进去。妈妈与此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本来搁在黑脸大汉肩上的双腿不由地乱蹬。

“啊……啊……不要……”

“这女人的肉洞还真他妈的紧。”

黑脸大汉说完又是一挺,整个阴茎完全没入妈妈的阴道中去,阴毛紧紧贴在妈妈的阴唇上。妈妈再次发出一声低吼,不过比刚才被初次被插入时的声音小了一点。

黑脸大汉抱住妈妈的腿开始用力地抽动起来,阴茎在妈妈的下体不断地抽出又插入,一下下的插进妈妈的阴道最深处,次次如此,妈妈的阴唇也被翻出又下陷。妈妈双手痛苦地紧紧抓住桌子的边缘,身子不断地颤抖,乳房也随着身子不断的晃动波浪起伏。

旁边两个人兴致勃勃地观看着,我则目瞪口呆,小平头突然叫了一声:“你看,那个小子看见他妈,小鸡都变大了。”

我的下体已经把短裤涨成了一个帐篷,黑脸大汉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嘿嘿地笑了两声把妈妈的双腿弯在她的乳房上面,把妈妈的双腿大大地张开,让我好看清楚,下身则挺得更急,大腿不断在妈妈圆圆的屁股上撞击,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妈妈在受到蹂躏的同时也惊讶地转过头来看着我,眼中满是无助、惊恐。当她看见我因为她和别的男人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时候,我不由得充血时,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不相信。我顾不上妈妈的眼睛,因为这个时候我清楚地看见黑脸大汉那个粗壮有力的阴茎在妈妈的肉缝中进进出出,第一次看见妈妈的阴部那鲜红的嫩肉翻起的淫荡的红色。黑脸大汉一抽出妈妈的阴户就被出来翻在外面,一插入就整个地陷入到里面,连阴唇也几乎被完全带进去。

妈妈见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和男人交合的地方,羞耻地把脸转向一边。我当时的样子一定是恨不得自己就是黑脸大汉,可以趴在妈妈身上插她,当时的色欲充满了我的心中。

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开始妈妈只是低声闷哼,黑脸大汉重重地插下去的时候她才哼一下,渐渐地她开始呻吟,开始像一般的女人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时候那样轻叫起来。我不敢相信,但的确是那样,妈妈开始叫床了,被那个强奸她的男人干得开始叫春,尽管声音不大但和开始痛苦的声音不同。

渐渐地妈妈和那个男人交合的一丝无缝的地方开始闪出一种液体的光亮,妈妈已经产生了性欲了,最为明显的是妈妈的脸部开始从刚刚最初的苍白色转成现在满脸的红潮。可以明显地看出男人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中出入更加润滑了,随着男人不断高速的抽动性器官,结合部竟然发出了叽叽喳喳的水声。汗水不断出现在他的背上,连屁股上都有满满的汗水,妈妈身上也一样,全身像涂满了防晒液一样,闪动着液体的光。

突然那个男人一声低吼,双手伸向前重重抓住妈妈雪白硕大的乳房,屁股紧紧地凑向妈妈的下身,双腿一阵颤抖,妈妈也全身抖起来呻吟一声“啊!”双手一下伸向黑脸大汉的肩,抱住他黑脸大汉,像死蛇一样瘫在妈妈的身上。突然黑脸大汉大笑一声:“这婊子还真够劲,我干过这么多的女人,她最爽。”

妈妈无奈又羞愧地转过头来看我,她脸上是刚刚达到高潮的那种绯红色,被眼泪和汗水打湿的头发乱乱地贴在她的额头和颈侧,眼中水汪汪的明显有泪,还有一种只有达到高潮才有的泛春的感觉。

这种情景让我心中不由自己地心中狂跳一下,要不是现在被人劫持我真想不顾一切地扑上去。

黑脸大汉从妈妈的身上趴起来,那根依然粗壮的阴茎从妈妈湿湿的阴道中滑了出来,妈妈缓缓的放开那张开的大腿,大腿缝中流出来白色的粘乎乎的精液。

这时小平头见黑脸大汉下来了,马上脱下自己的裤子。他那根阴茎白白的,好像软弱无力的样子,他一扑上来就把黑脸大汉挤到一边。妈妈娇弱无力地躺在桌子上面,双腿吊在桌子边缘。小平头本来是想先和妈妈做爱,但是却被黑脸大汉抢先,气不过扑上来抱住妈妈的屁股,翻过她的身,妈妈一时不防差点被他掀到桌子下面。

“啊!”妈妈身子转过来,脚蹬着地,双手扶在桌子上面。小平头一按妈妈雪白的背,妈妈不由地撅起雪白肥嫩的屁股。小平头紧贴着妈妈的背部,一手伸向前摸着妈妈湿湿的阴毛,一手端着自己的阴茎引导着从身后插入我妈妈的身体。由于刚才黑脸大汉才在我妈妈的体内射了精,里面很润滑。小平头身子略为一蹲,然后站起来,一下子贴在我妈妈的背上,妈妈一声轻吟,看得出来是插进去了。小平头插进去以后,双手伸向前面抓住我妈妈的乳房,不断地揉捏着,下身则不停地挺动着,肏着我妈妈。

小平头一手抓住妈妈的一头秀发向后拉,一手把妈妈的手向后扭着,妈妈不由得把屁股挺得更高,方便那个男人的插入。这个样子让人想起了骑马的样子,好像那个小平头骑在我妈妈这个让他很爽的马上一样。

妈妈痛苦的呻吟中还有轻轻的抽啜声。一会儿那个小平头突然一挺,一手捏住妈妈的乳房,一手伸到妈妈的下身抚摸妈妈的阴毛,一阵阵地低吼了一会。一会儿他才灰溜溜地从妈妈背后拔出了已经射了精的阴茎,还不甘心的在妈妈雪白的屁股上用力狠狠地拍了一下。

“啊!”妈妈惊叫一声,屁股上面出现五根血红的手指印。

“怎么这么没用啊。”黑脸大汉一脸的嘲笑。

小平头一肚子的气,向旁边一个胖子说:“老六你上!干死这个娘们儿!”

那胖子一声答应,马上脱下裤子,又粗又短的阴茎早就硬了起来。妈妈还是撅着屁股,刚才头发差点被抓掉,手臂也差点被扭断,她除了哭泣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那个胖子冲上前,把妈妈的裸体再次翻过来,让她躺在桌子上大大分开她匀称的大腿,妈妈的双腿几乎被劈叉分开,阴部几乎是朝天地露出来。胖子的龟头对准妈妈阴部那大大露出的红肉,“滋”的一声就插了进去,开始有滋有味的抽送。看见男人的阴茎又一次次地没入妈妈的下身,我莫名地兴奋着,甚至希望他能够把妈妈肏得久一点。胖子没像黑脸大汉地一下子插到底,反而是全部地轻抽快送,从来没有一次插到底的,连本来应该有的撞击声也没有,只有轻轻的“噗滋”声。胖子双手撑在妈妈左右,整个身子几乎全部俯在妈妈身上,却依靠双手支撑着身体,结合部分只有下身的紧密结合处,是真正粘在一起的,我奇怪的是胖子已经没有按住妈妈的腿了,但是妈妈依然是双腿大大的分开,呈现劈叉形的大大分开!胖子几乎用我想像不出来的快速用力地抽插着,依然是没有插到底,但是那粗红的肉棒在妈妈那腿缝中间的动作却让我毕生难忘。胖子的肉棒飞快地一次次插入又一次次地抽出,妈妈的阴道内那鲜红的肉不断地向外翻出,让我错觉几乎是一团红色的液体在沸腾,随时准备着向外喷射而出。

妈妈这时令人惊讶地发出了极度欢快的呻吟,这和前面两个人肏她时不同。黑脸大汉让她又痛苦又有点快感,小平头是给她完全的被强奸的感觉,但是现在她真正的成为一个沉醉在性爱中的女人。我知道她现在已经完全忘记了她在做什么,她张开嘴忘情地叫着,双手抱着胖子,想把他那肥胖的躯体向自己身上靠近,头不断地摆动着,秀发飘动着,身子不断地摇摆,但下体颤动得最厉害。我突然看见妈妈的乳房向上挺着,奶头毫无道理地硬挺着,整个奶头比刚才的大了三分之一,呈现一种乌红色。

别我说,连刚才才干完的我妈妈的黑脸和小平头都看呆了。

胖子那种百米冲刺式的抽插已经进行了二十分钟了,还没有一丝缓和下来的意思,妈妈的呻吟已经越来越大了。我看见随着胖子的抽动,妈妈的双腿上全部都是她阴道中分泌出来的液体,液体已经顺着妈妈的腹股沟流到桌子上面,结实的红木桌子上面反射着液体的光茫。幸好是这种结实的红木桌子,否则在两个人疯狂的动作下早被压垮了。

终于胖子的动作缓和了下来,肥胖的身体一下下猛烈地压在妈妈身上,那肥胖的肉体每次重重地压在妈妈身上时,都发出一种肉与肉激烈碰撞的啪啪声。我已经看不见胖子与妈妈下体结合部位的情况。但胖子压在妈妈身上,屁股不断地向上用力的拱着,我担心妈妈就像现在她身上的乳房一样快要被压扁了。妈妈的大腿依然张开着,就像再也合不上一样,呻吟已经变成了快要吸不上气的快速的呼吸声;胖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汗水浸满了他的全身,整个人就象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象猪一样发出呼呼的喘息声。

终于那个胖子一声闷吼,双手死死地抱住妈妈的双肩,膝盖顶住桌面,却向上死死的用力,好让屁股最大限度的重重地向妈妈身上压。妈妈也随着发出一声震荡人心的娇吟,双手抱住胖子那全是汗水的滑腻的背部,叉开的双脚终于慢慢地放下来。

我和另外两个人都看呆了,这种激烈的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竟然是发生在我妈妈和一个强奸她的胖子身上。我不由看呆了。

胖子缓慢的从妈妈身上爬起来,起来时不忘手还在妈妈乳房上摸了两把,笑道:“我从来还没有干哪个女人干得那么舒服!真他妈的爽!”

还没有回过神的妈妈呆呆地躺在桌子上面,全身的汗水反射着光,象一具白色的大理石一样,阴毛都湿漉漉地柔顺地贴在阴阜上面。只是阴道外面那两片本来是闭在一起的阴唇向两边大大地分开,显得又红又肿。本来应该是闭合的阴道,因为男人刚刚才拔出阴茎的缘故,所以竟然有一个红红的小肉洞,小肉洞里面还不断向外涌出乳白色的精液。精液从妈妈狼藉的阴部不断流向腿根,沿着屁股直到流向桌子上,妈妈的大腿仍然是张开着,好象无力合上。

小平头早就被刚才的情况再一次激起了情欲,他嘿嘿的笑着再一次靠近了桌子上一动不动的妈妈,急不可耐地脱下了裤子,把他那根又白又长的阴茎再次插进妈妈的下体内,开始了第二轮的轮奸。妈妈就象没有感觉一样,任由小平头的摆弄,一动也也不动,只有在小平头插入撞击她的阴唇时,才被迫摇晃一下身体。小平头因为前一次才射过了,这次回到他已经肏过后女人身上,干得比较久。

不过才过了十分钟后,他又再次射了出来。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自动从妈妈身上滑了下来。妈妈下体“精满自溢”,涌出大量的精液,那些泛着白泡的精液粘在妈妈那又红又肿的阴部,让人惨不忍睹,可以让人想像出刚才妈妈经历过的那种蹂躏。

黑脸大汗也急切地开始了第二轮,他站在妈妈面前,抬起妈妈的双腿,那根粗大无比的阴茎急切地插入妈妈无比滑润的阴道。妈妈这时才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眼睛渐渐的恢复了一点光,大汉再次无比大力地插动着,仿佛要把妈妈插穿一样。

可怕的撞击让妈妈的精神再次回到身上,妈妈开始痛苦的呻吟起来,虽然不是很大,但明显地看出妈妈很痛苦,妈妈的身子无力地扭动着,发出最简单的抗议。

但妈妈的痛苦成了黑脸大汉的乐趣。他不断地高叫着,“我肏,我肏,我肏死你!”巨大的肉棒不断猛烈地没入妈妈被阴毛包裹着的下体。

妈妈的脸部痛苦地抽搐着,她全身颤抖,出气越来越弱,脸色白得吓人,手无力地放在桌子边。

黑脸大汉越肏越兴奋,插动得越来越快。眼看我妈妈快要被他肏死了,门突然开了,那个老头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正在埋头猛干的黑脸大汉叫了一声:“够了,等一下留着她还有用。”

“老大,她有什么用?”黑脸大汉不甘心地回答,屁股还是不停地继续挺动。

然后他还是不得不听话地最后猛刺两下,怏怏地抽了出来。肉棒在离开妈妈的身体时,那一根粘着的液体还不断拉伸着。妈妈的大腿分开着,在那片狼藉的部位上还缓缓地冒着一丝丝的热气。
老头来到我妈妈面前,看了一下他面前玉体横陈的妈妈。我一惊,难道这个老头也想肏我妈妈吗?

老头子把手放在妈妈胸前摸了两把,妈妈好像突然从梦中清醒过来一样,一下子哇地把脸蒙住,哭了起来,身子也弯起来,侧着躺在桌子上面。看着妈妈哭泣不止,老头倒是突然吓了一跳,我从侧面看见妈妈侧身躺在桌子上时,美丽的大屁股中间那两片血红的大阴唇特别醒目。

黑脸大汉嘿嘿地来到桌子边,手放在妈妈的雪白的大屁股上抚摸着笑道:“头,也来玩一下吧。这个女人挺不错的。”

老头横了他一眼,“放屁,我是要留给老九的。他在监狱这么久,还是给他玩吧。”“是,是。”

黑脸大汉笑着,手还是在妈妈的下身摸个不停。

“好了,给她穿上衣服。老九也应该等着我们了。”

黑脸大汉找来妈妈的衣服,小平头把妈妈扶起来。妈妈好像已经虚脱了,脸色苍白,任他们七手八脚把衣服穿上。衣服已经很皱了,穿上妈妈身上更是刚有一种被蹂躏后的感觉。

很快,妈妈穿好衣服,被小平头掺扶着,我被黑脸大汉跟在身后。房间中另外两个人也出来了,看样子他们是一直在窗口望风。

老头子打开了房间门,我被黑脸大汉一推,也跟着出了房间。我不知道他们要带我们去哪里,心中充满了恐惧感。

后面的人也鱼贯而出。在楼梯口正遇见了刚巧下班回来的李大叔,他见到我正在打招呼,突然见到这几个人恶狠狠地盯着他,一下子把刚举起的手放下了,灰溜溜的让到一边。突然李大叔惊讶地看着我身后靠着小平头的妈妈,我转身一看,原来妈妈的衣服不整,披头散发的,脸色苍白好像刚大病一场的样子,最不妙的是那几个家伙竟然没有给我妈妈穿上她的内裤,妈妈的下身还是湿的,那条白色几乎透明的外裤大腿根部几乎被湿透了,妈妈的下体明显地可以看见一团黑色。

李大叔惊讶之余更是不敢开口,任妈妈眼中充满了求助的目光。小平头在经过李大叔周围时竟然大胆地伸手在妈妈的下体黑色处揉动起来。我没有看错,当时李大叔分明艰难的哽咽下一大口的口水。

来到楼下,楼下已经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等待着,一见我们下来,门一下子打开了,我被背后一推推上了车。

车上已经有一个人在驾驶员的位置上了,是一个穿着皮衣戴着墨镜的家伙,他看着前面的镜子说着:“大哥,九哥已经出来了。”

老头子一点头,“好吧,走吧。”

妈妈已经被带到最后一排坐下了,车子一下子开动了。

我忐忑不安,不知道他们要到什么地方去。

后面又传来了妈妈不安的呻吟。我转过头一看,果然是小平头又在妈妈身上大动手脚,一只手已经伸到妈妈的裤子中抚摸着她的阴部,嘴在妈妈脸上不断地吻着。妈妈只是有无力气而且没有效果地反抗着。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3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