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玫瑰刀作者伟业中国



第一部

百风城的二小姐(一)

“我本来不是这样一个人的……我是一个剑客。”

在这座小城最好的客栈里,龙文这样想着。

他赤裸着精壮的身躯,半躺在床上,双臂放在脑後,有点落寞地想着。

每次做爱以後,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涌出这样的想法。

他望了望他身边躺着的人。那人沉睡着,面容姣好,长发散乱,白皙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她当然是个女的,很年轻,而且没穿衣服。

这昏睡在锦被中的女郎不是他的爱人,更不是妓女,她是他……抢来的。

“现在,我是一个淫魔。”

………………………………………………………………………………………………
他是一个色魔。

武林中的色魔。

人人都知道有一个叫“玫瑰刀”的色魔,这色魔跟臭名昭着的“风流邪道”顾朋、“惊天指”雷独合称三大淫魔。

武林中的色魔,一向为人所不齿,也一向是正道人士的公敌。倘若不幸被擒,那可一定不会有甚么好结果。只把命送掉算是幸运的。

但是他不怕。他对自己的刀法很自信。他的师傅明月上人教他的内功心法和刀法,他已经全部会,并且自己加以演绎,已经是一套难敌的武功。

………………………………………………………………………………………………
又点起几根灯烛,使屋里亮如白昼。

他伸手将那女郎搂住,另一支手轻轻揉着女郎柔软的乳房。

“不要……”那女郎迷迷糊糊地说着。

“求求你,放过我吧……”

女郎哀求的声音使他心中顿时涌起虐待的欲望。

………………………………………………………………………………………………
三天之前,他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与三个男人打架。

那三个男人都是无量剑派的,武功都不弱。但显然不是她的对手。她穿着一席明黄色的衣裙,纤纤巧巧地舞着她的剑,她的剑招却像她的人一样冷艳而凶狠。

她打败了那三个见色起意的登徒子,却没想到自己成为一个淫魔的目标。

他被她欺霜胜雪的肤色和高傲的眼神所吸引,决定要强奸她。

他化了两天时间搜集关于她的信息。打听到她是百风城城主郎百风的女儿,郎月。在当地是艳名远播的冰雪美女,尚未嫁人,求亲之人倒是不多,大概多数都因为自己条件不行而被吓退了吧。别的不说,郎二小姐见面以後的一场剑法比试就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当众输给一个女孩毕竟是许多男人受不了的。

他知道她每天晚上二更会去後花园练剑,那时候只有她的一个师叔陪着她。

于是这天晚上,他潜入百风城的後花园。

二更时分,郎月和她的师叔果然来了。

她穿了一身黑色的劲装。

………………………………………………………………………………………………
那女郎迷迷糊糊地推拒着,却被他搂住腰肢,向怀中轻轻一带,女郎翻了个身,整个赤裸的娇躯便温温软软地压在他的身上。

他把手放到她的屁股上,盖住她的屁股,感受着女性臀部的形状,轻轻揉搓着柔腻的臀肌。

“我的二小姐,这样好吗?”他的嘴紧贴着她的耳朵,耳语着。

“不要……”女郎神志清醒了一下,登时羞不可抑,便用手撑着他的胸膛,想要起身。
他等到她撑直双臂後才抓住她的手腕,向两边轻轻一分,说:“来吧。”

女郎立刻听话地重新扑倒在他怀里。

他的手用力拥住她的背部,将她紧紧压在自己胸口,他感觉到她的乳房被挤压得变了型,乳头被自己的胸肌压得凹陷进乳房。

另一支手依旧揉搓着女郎的屁股,并含住她的耳垂儿轻轻舔着。

女郎拼命挣扎了几下,可惜经过前一场蹂躏,体力已经所剩无几,很快就软软地趴在他的身上喘息起来。

………………………………………………………………………………………………
他带着一个面具,突然出现在後花园中,向她和她的师叔挑战。

她的师叔当然不会让侄女去迎战,于是和他动上了手。

只三招就分出了胜败。

老人出招太慢了,他想。他利用自己的速度,三招之内就砍伤了他的大腿,点中了他的檀中穴,使他昏厥过去。

然後直接向郎月扑了过去。

郎月对于师叔的失败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刀已经到了她的跟前,她才想起来用剑来招架。

他故意把刀势停了一下,使她的剑能够架到他的刀。

然後一个旋刀势,带动那剑一起转动,郎月只觉手里的剑被一股大力带动,拿捏不住,啊的一声,长剑登时脱手而出。

他已如鬼魅般闪到她的背後。

郎月只觉有人在自己背後伸出手来,搂住了自己的乳房,大惊,刚要张嘴叫喊,却一下失去了意识。

他点倒女郎,得意地笑了一下,从随身携带的锦囊中掏出了一朵鲜艳的红玫瑰,放在昏倒的老人旁边。然後抱起郎月,运起轻功,腾空而去。

百风城的二小姐(二)

他感到女郎已经用尽了力气,趴在他身上喘息着,瘫软的身体微微起伏。身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他依旧紧拥着她,或轻或重地挤压着她,用自己的胸膛感受着她乳房的弹性。女郎的的柔软身体和温热的汗味使他感到很舒服。

放在屁股上的那支手顺着裂缝向下滑去。女郎身体颤抖了一下,想再挣扎,却只被他用力一搂就放弃了反抗。

“不要……”她只能这样哀求了。

“不要?……那你为甚么不反抗?这样不是很舒服吗?你甚么都不用管,你现在是我的……刚才你不是都说了吗?咱们武林中人可是一言九鼎。”他一边说,他的手指侵入禁地,在柔软的阴唇上轻轻滑动,不时收回来盖在她的屁股上揉搓几下。

“嗯……放、放开我……你这淫魔……无耻……啊……”阴部再次传来能够令人融化的骚痒感,女郎断断续续地骂着,却无可奈何地呻吟起来。赤裸的身体趴在他的身上,最羞耻的臀部被任意玩弄,也想起自己刚才似乎说过及其淫秽而屈辱的语言,恍乎当中她真的有点觉得自己是属于这个人的。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来,再说一遍刚才的话……”他在她耳边轻声调戏着她,用言语一点点挑起她的淫乱意识,打击着她的自尊。一边在爱抚阴唇的手指上稍稍用了点力量。

“哦……”女郎好像喘不过气来似的抬起了头用力摇着表示不会再说那样的话。他也不生气,搂住她的脖颈,使她的头无法动弹,张嘴用力吻住了她的红唇。女郎无法躲避,只好接受。

由于浑身的各处传来难耐的感觉,头部又无法动弹予以排解,无法释放的性欲使女郎的腿和身体像一支肉虫般淫靡地蠕动起来。他暗暗为自己的挑逗技巧而得意,她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旧无意识地蠕动着自己美艳迷人的肉体……

………………………………………………………………………………………………
他把郎月挟持到自己住的客栈里,他当然有办法让早就睡着的店小二一点也不知道他的房里多了个人。他把郎月抱进屋,向床上一扔,郎月就四肢摊开毫无直觉地躺在那里,脸上非常平静,似乎一点也不为即将到来的失身的厄运而恐惧。黑色的长发散在床上。一身黑色的劲装使她凸凹有致的身材表露无疑。他伸手在她的两腿之间抚摸了一下,感到阴阜很高,股间那柔软的凹陷使他觉得很神秘,有要去探索的冲动。

他想了一下这次用甚么方法来强奸她。他喜欢每次都用不同的方式来完成自己强暴的性爱。这种感觉好像自己想出了一种新的武功招式一样,能使他充满成就感。老是墨守陈规又有甚么意思?

他开始行动了。

脱去她的鞋袜,然後剥去她所有的下裳,使她的下体在烛光下毫无遮掩地暴露。她的皮肤确实很好,雪白而细腻。小腿很长,脚踝很细,大腿到小腿的过渡非常婷匀。这使他非常满意。他伸手扯了扯她乱蓬蓬的的阴毛,又仔细观察她的阴户,那里的狭缝紧密而平整地闭合着,使他既爱怜又想去粗暴地破坏。他想像着被自己弄完以後那里的样子。

黑色的上衣,猩红的锦被,白皙的下体,任人摆布的骄傲的女郎,这一切在摇曳的烛光照耀下,形成了一幅淫艳的图画。而床外居然下起了沥沥的细雨……这夜晚真是强奸一个美女的绝妙时机。他这样想着。

他并不去剥她的上衣,而是让上衣完整地留在她的身上。然後盘膝坐在床上,将毫无知觉的郎月拉过来,让她面朝下趴在自己的双膝之上,这样她丰满圆润的屁股正好冲着他的脸庞。他解开了她的穴道。

“唔……”郎月呻吟一声,苏醒过来。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

下一篇:剑泣我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