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甜美的焦点作者井村仁美


甜美的焦点


BY:井村仁美
字数:75938字
下载次数: 21







第一章

「真生,再不起床到了噢!」

母亲焦急的催促声从厨房传来。

是!是!我知道了。

之前的学校是穿运动外套再打上领带,并非一般的学生制服,所以总觉得穿制服是件很烦的事。

「真好。」

「好啦,马上就好了。」

真是的,罗嗦死了。难道不能等一等吗?心里边嘀咕边将扣子扣好。

我在镜子前再次检视自己穿上服的陌生身影。

始终不喜欢自己这张脸,怎么晒也晒不黑的白皙肌肢。再加上一双蔚蓝的眼珠,一看就知道是个混血儿。

虽然自认除了外观之外,自己和其他人并没什么两样,但是就因为父亲是混血儿,自己理所当然的也遗传了四分之一的血统,所以就得长成这副和别人不一样的模样。

心情郁闷的抓起书包,不甚愉快的走出房间。

从走廊上的窗户往外看,景色和自己住了十多年的横滨——有那么一点相似,虽然实际上是截然不同的。这里已经是东京的边沿地带,隔壁就是山梨,和从前比较起来,人口增多了,各式各样新奇别致的商家也如雨后春苟般林立。记得小时候,这里还是一片空地,人口也很稀少,虽说是东京,却像乡下一样荒凉。
这里因为是在母亲出生的故乡,我也来玩过很多次,尤其是从前外公。外婆还在的时候。不过,在我小学的时候,两位老人家就离开世间了。

由于是这里念幼稚园,所以也曾经在这里住过一阵子。

不过一切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往事了,直到上高中,我才再搬回来。
那个时候父亲和母亲还没离婚,仔细想想,也许那个时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吧,…不,等一等。

我好像又想起一件惨痛的往事,记得幼稚园的时候,我曾经遭到同学虐待。
真是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在转学的第一天,就想起这些令人不愉快的回忆呢?

一走进饭厅便看到穿着一身粉红色套装的母亲。乍见之下,仿佛见到了二十几年前曾当选过什么小姐的母亲——当年的风采。

也难怪,今天是母亲第一天到新公司上班,所以看起来格外迷人。而且不光是服装,连脸上的妆也看出来下过相当的工夫。

除此之外,餐桌上还准备好了便当。

真是件稀奇的事,不过,第一天嘛,总是特别慎重。

为什么说是稀奇呢?因为自从父母亲离婚之后,所有的家事全都落在我身上。
「真生,再不快一点,上课要迟到罗!」

「你还说呢!真是的,还不是因为你……害我得从一个走路三分钟就可以到的学校,转到这个要走二十分钟才到得了的学校。」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又提这件事?我们不是早就达成协议了吗?是男子汉的话,就别一天到晚拿同一件事来罗哩叭嗦。」

母亲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背。

「好痛……」

「啊!真是对不起。呵呵呵……」

可恶!什么呵呵呵,竟然还笑得出来。

她以为我爱提啊!谁叫她要偷愉瞒着我向公司申请调职!更夸张的是,我才刚开学没几天也!她难道不知道我是多么辛苦才考上的吗?

托她的福,让我不得不再一次接受转学考试,而且得走上二十分钟的路才到得了学校。

不过。我多少可以体谅母亲对于横滨生活感到疲累的心情。

有时候母亲的同事会到家里聚会,我偶尔听到他们的对话,好像是公司时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部和业务员双方恶性竞争,母亲周旋其问而疲于奔命。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了那一阵子母亲每天早出晚归、疲惫的身影,

再加上那时我正忙着准备入学考试,而忽略了她。

其实母亲的疲累是其来有自的,自从和父亲离婚以来,母亲便独力将我扶养长大。一个女人要在几乎全是男同事的保险公司生存下来本来就不容易了,更何况离过婚还带个累赘?

也许这个新工作对母亲来说会比之前轻松许多吧,至少这里是母亲的故乡,而且公司规模也比之前的小,算是车站前的一个小支社而已。

「完蛋了…真生,已经8点10分了。

「什么!惨了……」

「我急忙拎了便当塞进背包里、飞也似的跑出了家门。

公寓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这样的距离似乎也没有必要坐巴士,以后就骑单车代步吧。

眼看时间快来不及了,脚步愈加沉重,更加深我不想去上课的念头。

对于新环境新事物,我总是适应不良。

全是一些生面孔,因为不熟悉彼此的个性,我必须小心翼翼的试图溶人其中,而且,只要别人愿意接纳自己,就该偷笑了……

唉!真烦人,在高中一年级连假结束之后转学真不是时候。此时刚好是大家形成一个个小团体,正开始熟稔的阶段,此时加入的我实在非常尴尬。

此刻的天空应该是阴暗的,最好是乌云密布以呼应我愁云惨雾的心情。然而,太阳公公却从云端露出了笑脸。

什么嘛,真不给面子、人家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气氛倒成了强说愁了。不过,天气晴朗一点总是好的。虽然心情仍无法平复。

走过平交道,我的新学校——清秀学院高中部的学生们,正朝着校门口快步走去。

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八点二十分,离升旗典礼只剩下不到十分钟了,第一天上课可不能迟到啊,我得快点才行。

「喂!」

当我正打算加紧脚步时,突然听到后面似乎有人在叫我,反射性地回过头,说时迟那时快!

咔嚓!

有人拿相机朝我按丁快门。

「你……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

「真是对不起,因为你长得实在太漂亮了,所以我才忍不住……」

这个轻浮的小子竟然还拿着照相机朝我对焦,他

躲在长长的镜头后方,完全看不见他的脸,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一定比我高。
说什么我很漂亮?真是刺耳,这是我最厌恶的一句话!

「你的五宫长得真秀气,活像个女孩子,对了!你是不是……混血儿?眼珠子还是蓝色的。」

我的怒气一下子全冲了上来,这个小子怎么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对!就这样,不要动!」

什么?还叫我不要动!有没有搞错呀!真是抱歉,本人最痛恨照相了。
我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捉住了我的手腕。

「你到底想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

「嗯!连生起气来都有股特殊的魅力!」

这个手拿相机的混蛋马上放开了我的手,往后退了二、三步,不停地按下快门。

我气得紧握拳头,努力克制自己想要动手打人的念头。

「谢啦!」

这个混蛋总算将视线从相机上移开。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足足高了我一个头,而且线条粗犷。这是这个手拿相机的混蛋给我的第一印象。

双眼炯炯有神,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野性,洋溢着一种对生命充满信心的跃动感。

我努力地想找些字眼来骂他,无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我完全震慑在这个混蛋散发出来的活力之中,久久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我没见过你,你是清秀学院的学生吧?这一带只有我们这所学校,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氏家真生。」

「你叫氏家?我是……」

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从远处传来的钟声。

「完蛋了,迟到了!」

他这句话让我如大梦初醒般同过神来,这个混蛋如脱兔般朝着校门口飞奔而去。

完了转学的第一天就迟到!

开旗典礼后我被叫进办公室。一年级B班,负责教数学的导师高桥叹了一口气,在满头大汗的我的肩上亲切地拍了一下。

老师可能觉得只是轻轻一拍,但是他就像大学生一般年轻力壮,他觉得适中的力道打在我身上还是蛮痛的。

「转学的第一天就敢迟到,胆子不小嘛,氏家!」

「……对不起……」

「别放在心上,我又没生气!」

「什么?」

「在这个节骨眼上转学,若是把情绪绷得大紧会不容易和大家打成一片的。
没事了,放心吧!「

又不是我爱迟到,我可没吃熊心豹子胆。

本来想把刚刚发生的事告诉高桥老师,但是又不希望被老师误认为我是在找藉口。

跟在老师身后思索着要怎么做才不会让老师误会,不知不知觉已经走到了教室门口了。

咕噜,我咽了一口口水。

真正的试炼就要开始了。

「向各位介绍从横滨转学过来的氏家真生同学,大家要好好相处噢!」
「好!」

回应的声音里有高亢有低沉,听起来不大像是在打马虎眼。可能大家都比较注意转学生吧!

「我叫氏家,请多指教!」

「你的眼珠子好蓝喔!」

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来,真是奇怪了,照以往的经验来说,我的长相往往会让人拒我于千里之外啊!

就拿眼睛来说好了,这些同学会毫元芥蒂的直接询问,但是以前的同学却敝敝扭扭的好像在问什么不该问的事情一样,我想可能是自己这张承袭了父亲血统的脸孔、给了其他人难以接近的第一印象吧!

不止如此,从出生到现在的十五年间不管换过几个班级,周遭同学的脸孔如何改变,他们对我的态度总是冷淡而不自然。

所以、像今天这样被这么多人团团围住,对我来说实在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各位,请让开,让开一下。」

明石拨开了人墙走到我面前。

「氏家,可以叫你是氏家吗?今天早上真是不好意思。我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明石弘孝,叫我明石就好了。旁边这位是副班长茶屋町保。」

「你好,氏家同学。」

我根本来不及说话。

茶屋町和明石正好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典型,看起来稳重、诚恳,脸上挂着让人觉得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我也忍不住回以一笑。

突然,围绕着我的同学们一同发出欢呼声。

「果然不错也!」

「明石真是有眼光!」

什么?

「他该不会是全校最漂亮的吧!」

我感觉自己脸上一阵僵硬。

「嗯!搞不好连西都给比下去了呢!」

「明石的眼光果然独到!」

「尤其是那双澄蓝的眼睛更是吸引人。」

「你们别说了。我可是个男生,被人用漂亮来形容,我一点也不高兴!」
顿时,周遭的空气如冻结了一般,安静的吓人,教室之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

唉!真是的,我又搞砸了。不过我实在克制不住,尤其当自己被人评头论足时。

真是糟糕极了,刚刚的友善气氛全被我破坏殆尽就在这时候。

「说的也是啊!」

明石爽快地点头。

「我也是因为长得太帅了,所以十分了解这种烦恼。自己人受女孩子的欢迎,结果却招致其他同学的嫉妒——」

周遭的同学顿时哄堂大笑。

「你到底在说谁啊!」

教室中的气氛再度沸腾了起来——话题被岔开了,所以刚刚因为自己的火爆言论所造成的尴尬气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一等——难道……他是为了——

第一堂课的钟响了,明石自顾自的回到了座位上。

「等中午休息时间我再带你认识一下校园,到时候一起吃便当吧!」

「嗯……」

虽然明石给我的第一印象烂得可以,但是他也许不似我想像中的坏也下一定………

收拾好吃完的便当,我们走出了教室,

明石似乎一刻也不愿意放下相机、左手依旧紧抱着它。

我便跟在明石及茶尾町的身后走在校园里,这一次校园内的其他同学也向我们行注目礼,虽然早已习惯别人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看的眼,然而这次似乎……
「……唉…果然我还是会引人侧目!」

「才没有这回事呢!」

明石有点不自然的迅速否认。

「是不是啊?保。」

「嗯,明石说的对,才没有这回事呢。只是因为——」

「对了,氏家,往这里走。」

明石仿佛是刻意打断茶屋町的话似的,急急忙忙地推我往前走。

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是觉得事情有点怪怪的。

「这里是视听教室,而那一边是社会科准备室。」茶屋町介绍着各间教室,明石随后跟着加以补充。

「老师都不大来这一带,所以如果你想翘课、或拿一些香艳刺激的书和同学分享,这里可是个不错的好地方喔!」

两个人默契十足。

钢筋水泥作的校舍的三栋,再加上社团教室,所以还蛮宽广的。

走着走着,来到了西校舍的三楼,明石突然抓住我的手腕。

「终于来到这个最重要的地方了,氏家。」

「咦?」

「啊——就是这里了,总算到了。」

「保,你别多话!」

「呵!呵!」

根本没来得及搞清楚这栋是什么教室,就被明石一把拉了进去。

这是一问狭室的教室。

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照片,我不禁睁大了眼睛环顾四周。
「这一层楼是属于艺术性社团专用的,而这间教室是摄影社的专用教室,」
茶屋叮在一旁补充说明着。

原来如此……所以他才……

照片里有微笑、生气,认真…各式各样的表情,有婴儿、老年人,也有小学生。

而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张隔着玻璃拍摄的少年近照。玻璃上方的水滴和少年映在玻璃的像重叠着,呈现出一幅朦胧之中少年若有所思的表情。

面这个少年长得十分可爱,大概是国中生吧!

咦?等等!这张照片我好像在哪里看过。

「这张照片是……『

「是我照的。去年曾经得到东京国际摄影展的学生组奖项哦!」

明石的语气中隐约流露出一丝微妙的自负——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我嫉妒他有这种才能吧!

「那个时候我让模特儿站在玻璃窗外——光是为了调整室内及室外的光线就
费了不少工夫,如果室内比室外暗上二倍光圈的话,那外面的东西都会被照得一清二楚,于是我便狠下心买了一台佳能EOS_ 1然后用F4的光圈……「
「你净说这些专业术语,我们根本听不懂,氏家你说是不是?」

我很用力地点了点头,明石则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

「是吗?」

「真是的,你实在是——氏家,这小子平常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对于摄影却特别有天赋幄!」

「你的嘴巴真大!」

「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我可是一向最老实了,有什么说什么喔!」

我任凭明石和茶屋町在一旁唇枪舌战,自己一个人专注地看着这间教室中陈列的照片。

「这些照片全都是明石一个人拍的吗?」

「咦?是啊!是啊!其他的社员都只是忙着拍那些校园内的照片,而且……」
「真正称得上专业摄影的大概只有明石这小子。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不是规定每年要交两次校园内的活动照吗!」

「是啊,不过还好只有两次,否则光是照这些校园活动照片,就有点令人吃不消了,再过一阵于又到了今年该交照片的时候了。」

「这样啊……」

虽然我不大了解这些摄影的专门知识,但是每幅照片都散着一股强烈的生命力及跃动感,这不正是反映出明石本身的性格吗「

「氏家!」

背后突然传来明石的大声呼喊,一回头,一道闪光刺痛了我的双眼。

「你又来了!…

「真的对不起哦!」

虽然嘴里赔着不是,但明石脸上根本没有一丝悔意。

「说真的,氏家还真的会引发人源源不断的创作意愿。」

「什么创作意愿!今天早上我不是说过了吗,我……」

「我希望你成为我的模特儿!」

「……什么?」

此刻我的表情一定很愚蠢!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我一时之间根本搞不懂明石说的是什么意思,自己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过转学的第一天就会遇到这种事情。

「我想替你照相,从我一进高中,我就一直在寻找这么一个人,一个可以让我参加这次东京国际影展的模特儿……我已经拍过无数个模特儿了,不过感觉总是不对,直到早上看到你的那一瞬问,我就知道我找到了!我一直想找的模特儿就是你!」

「当模特儿……」

我似乎快陷入这个危险的漩涡之中——眼角余光瞥过挂在墙上的众多照片,每一幅都是这么的栩栩如生。

「我知道这个突如其来的请求会吓着你,但是能不能请你考虑一下呢?明石这小子已经烦恼了好一阵子了,一天到晚在学校到处乱拍照,人家也很感兴趣他会找谁担任模特儿呢。」

茶屋町莫可奈何的耸耸肩。

「这么说班上的同学之所以会这么主动的接近我,都是因为……」

刚才那些人会一直盯着我看也是因为明石替我拍了张照片,有可能担任他模特儿的原因。

「嗯……不过,才一转学,就这么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我真的、真的很想为你摄影,谁叫氏家的脸蛋生得这么好。」

脸蛋?

原来如此,明石之所以会要求我担任他的模特儿。完全是因为自己这一张混血儿的脸孔!

不要!我才不要这么做,这张脸是招致我所有不幸的元凶啊……!

一想到这里,沸腾的怒气不由得冲上脑门,才刚转学,我还在纳闷为什么大家会对自己那么亲切,原来都是因为这个缘故。

「我收回我所有说过的话,本来还以为你是个不错的人,原来是我看走了眼,你和其他人根本没有两样!」

「咦!?……喂!氏家……」

「我拒绝担任你的模特儿,今天早上我应该说得很明白了,我最讨厌照相!」
我连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第二章

隔天早上,才一踏进校门,就感自己暴露在视线所组成的火网当中。

转学的第一天,明石就向我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害得我回家后连觉都睡不好,整夜做着恶梦,我都已经这么疲惫了,大家的注视更是雪上加霜。

四面八方不停的有视线向自己瞟来,当我想瞪一眼时,他们就惊慌张张的转过身,低头窃窃私语。

难不成是因为昨天那件事吗?不过据茶屋町所说,明石曾经替很多人照过相,又不是只有我有这种特别待遇,更何况我已经拒绝了他呀!

「喂!氏家。」

一阵不熟悉的呼喊自背后传来,音调高亢、冷酷,不带一丝情感。

是谁啊?往后转身一看,一个人影也没有呀!真是奇怪了

「你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

「什么?」

循着声音的来源往下低头一看,那里站了个少年。

我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而眼前这名少年可能只有一百六十公分吧!

少年的个子好娇小,仔细一看,虽然有点严肃,但却拥有一张眉清目秀的脸孔。

是国中生吗?这附近有国中吗?怎么不记得呢?

「你就是氏家真生吗?」

「是的…你是?」

「我叫做西修二,你给我听好,最后胜利的一定是我!」

什么?我实在搞不清楚他话中所指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叫做西修二的还真是个威势骇人的国中生。

事出意外,我显得有点惊慌失措,此时周围传来一阵低呼声。

「总而言之,你给我记住!」

少年因为激动而涨红了双颊,双肩颤抖着,他挥挥手赶走了周围看热闹的同学们,往电梯口的方向去——么说来,他也是高中生?真的吗?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呢?

「完了,那小子手脚还真快啊!」

这次传来的是昨天听了整天,早已熟悉的声音。

「明石……」

「早啊!氏家!」

今天明石也是扛着巨大的照相机快活的同我打招呼。

我以为经过昨天的事,明石一定会躲我躲得远远的,毕竟任何人被拒绝了,一定都会耿耿于怀的。

然而……明石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在意,竟然会有这么乐观的人?

「……早安!你认识他吗?刚才那个家伙?」

「嗯……他叫作西修二。是他自己跑过来自我介绍,我才认识他的。」
「原来如此……」

我等着明石接着下面的话,但是他却一言不发。

「然后呢!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位西某人一大早就跑来跟我示咸?」

「啊……因为……」

明石口中咕咕哝哝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最讨厌像你这种支支吾吾、不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的家伙!」

「嗯……在这里真的不好说啊……」

明石用手掩着嘴小声的说着,脸上闪过一丝烦恼的阴影——没想到这个自信满满的人也会有困扰的时候,真是令人感到意外。

「我可是一点也不在乎。」

「我在乎!社团今天早上有人在使用暗房,所以那里也不能去……不过……
距离早上升旗典礼还有一段时间…好吧!那就这样,你跟我来一下!「
明石没等我回答便向前走去,望着明石宽阔的背影,我只好快步追赶上去。
我们来到了门把上挂着『禁止进入』警告标示的校舍屋顶上,明石视若无睹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来这种地方没有关系吗?」

没关系!这里很少有人会来,也不会有人聚集过来偷听,你刚才没有注意到吗?四周的同学们全竖起了耳朵想要听我们的谈话内容,我才不想提供任何话题让他们嚼舌根呢!不过,说真的,氏家还真是引人注目呢!「

胸口一阵紧缩。

对于明石毫无心机的话,自己实在没有必要过度反应。

「我……真的那么和别人不一样吗?」

「那还用说吗?你的五官就好便是精心雕琢的艺术品,这个学校因为没有女生,所以你才会引起骚动。」明石靠在铁丝网边凝视着我。

「不过,我和那些人可是不一样的喔,我才不会因为这样接近你,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

「我说了你可不准笑喔!」

「我为什么要笑呢?」

「反正就是…唉…算了,我招了!」

这家伙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一个自顾自地恼着。

「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你长得好像我的初恋情人、尤其是气质,所以,我觉得自己好像不是第一次认识你。」

明石说着说着,脸颊微微红了起来。

初恋的情人……

不过听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动机不单纯的感觉。

不过反正打从一开始我就没考虑过这个模特儿的工作,所以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别提这个了,我们回到主题,关于西的事情,你还记不记得昨天看到的东京国际摄影展的照片」

我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忘记呢?被雨滴打落而朦胧一片的画面,和模特儿脸上落寞、孤寂的表情合成一部极为杰出的作品。

「那个模特儿就是修二。」

那个人是西修二?

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有点相似,只是照片中模特儿那深不可测的气质和刚才那个盛气凌人的小鬼头,实在搭不在一起。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是修二要求我让他担任下一次摄影展的模特儿…事情就是这样。」

真是令人无法置信。

竟然有人自告奋通想要担任模特儿。想让大家都注意到他、注视看他吗?这种心态对不爱引人注目的我而言实在是无法理解。

不过……话说回来,也难怪他会这么想,毕竟那幅作品在去年曾经得过奖。
更何况一种米养百种人,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并不是大家都像自己一样,希望做个毫无特色的普通人,这一点我十分了解。

「那么你就让他但任模特儿不就好了吗,反正去年也合作过了,搭配起来不是比较有默契吗?」

「我可不这么认为!去年我已经将修二的精髓完全表现出来了,我已经没有欲望继续为他摄影了。然而这一点理由始终无法说服修二。」

此时西修二那副视我为敌人的忿恨表情浮现在我脑海里。

只是因为这样吗?只是因为想要担任模特儿,就会对我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摆出如此强烈的敌视态度吗?

「你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也没有!」

明石用生硬的口气回答我。

「不过他早上的态度却十分不寻常喔!」

「我可是什么事也没有作喔……只是……那小子在我替他摄影之前,一直是大伙儿欺负的对象,我有时候实在看不过去,便会仗义执言挺身保护他,他便和我渐渐熟稔了起来,但自从那张照片发表之后,他也变了,如果有人欺负他的话,他也会毫不客气还以颜色,所以再也没有人敢对他不客气,而他也似乎对我有了好感,今年主动要求担任我的模特儿,虽然我这次根本不想找他……」

「可是……」

明石突然伸出双手撑在我的两旁的铁丝网上,眼神炯炯的盯着我,那种近于恐怖的认真神情,让我不自觉紧贴着铁丝网无法动弹。

「我只想要你当我的模特儿,只要你!」

听着他那发自灵魂深处的呐喊,我整个人都被感动了。而这种强烈被人需要的感觉,我早已遗忘了。

西所迫切渴望的,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如果自己有能力应明石的要求,那不知道是多么美妙的事啊——只是自己根本办不到,办不到。

「……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眼珠子是蓝色的?」

听到我突如其来的询问,明石有点讶异的张大了双眼看着我,随即点了点头。
我慢吞吞地诉说着原委,用坚定的语气拒绝明石;

「我的父亲是混血儿,所以理所当然的我也遗传了四分之一的外国血统,就因为这个缘故,我这双蓝色眼球及如同女人般精致的五官格外引人注目,我从小就常受到歧视,所以我不想再作一些引人注意的事了,这一点请你明白。」
(我才不是洋鬼子呢!)

(那为什么你的眼珠是蓝色的?我妈妈说过日(淫色淫色4567Q.COM)本人的眼珠是黑色的,所以你本来就是洋鬼子,洋鬼子!洋鬼子!)

这些在一旁尽情嘲笑着别人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不断的重覆着从大人那里听来的话,却一点儿也没有考虑到这些话有多么伤人。

明石大概没有料到我会这样回答,什么话也没有说,本来紧捉着铁丝网的双手无奈的垂下来。

这样也好、明石就不会再纠缠着自己了。

心里突然一阵轻松,却掩不住一丝落寞,我正想开的时候,耳边传来明石的声音。

「……我不会轻易放弃的。」

刚才明石认真得近乎可怕的态度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狂妄大胆的笑容。

「现在开始再也没有人会欺侮你了,就算有,我也会保护你的。」

保护我——

怎么也没有料到明石会说出这句话来,似曾相识的一句话……

「我会保护你,也不准别人说闲话,重点是我绝对不会轻言放弃的。」
为什么他会如此信心十足!

我有点讶异的说道:

「……没想到你还真是固执!」

「这还用说吗?如果只是因为被拒绝了一、两次就垂头丧气的话,那根本拍不出什么好作品了!」

这个人根本没有把别人的话听进去嘛!

「修二那边我会去处理,我不会让今天的事再度发生。」

明石对于摄影的热爱深深震撼着自己………

「我不是说过你让西担任你的模特儿就好了吗?」

快不行了,只要和明石在一起,自己的思绪就好像会完全被他所迷惑。
难道要让相同的情形反覆发生吗?

「我说过办不到就是办不到!」

虽然情感上赞同明石的想法,但理智却不允许自己这么做。今年不管是谁成了明石的模特儿,一定会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而这也是现在的自己极力想要避免的。

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和明石两人单独相处更是极度的危险,一不小心自己就会被明石牵着鼻子走,然后不知不觉地答应他的要求。

我心念一定,随即用冷冷的口气说:

「真是的——固执的家伙!随便你了。」

留下明石一个人,我自顾自的朝着教室的方向走去。

上一篇:淫魔御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