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老婆與發型師】


(一)

結婚久了,當男歡女愛變成了例行公事,每對夫妻都少有例外的會開始尋求變化,也可以說找尋刺激或情趣。在四合院潛水久了,文章看多了,我更是曾經熾熱的想著有沒機會跟老婆來個3P或是換妻的刺激性愛,奈何把第一次給我的老婆實在太保守了,努力了那 久,她也就只能接受夫妻間的角色扮演而已!就在我心灰意冷之際,機會竟然來了!

在一個炎炎夏日的午后,我陪著老婆來到發型工作室剪頭發,一進到發型室里,老婆的發型師阿明已等在門口,並立刻趨前來:「陳先生、林小姐你們好」「你好!」我微笑著回應。

「嗯——……」

咦……老婆的反應有些奇怪,至于怎 奇怪我也說不上來。

不經意間撇了阿明一眼,看著阿明一瞬間似笑非笑的表情「有戲!」我有些興奮的想著。

阿明跟我們夫妻倆已是老相識了,身高約175 公分長相斯文,身材談不上壯但頗有線條,在跟我交往之前,老婆已經固定在這兒由阿明負責她頭發的一切美容事宜了,跟我交往之后我也被老婆拉來這里並成 阿明的固定客人。

剛認識阿明的時候他還沒結婚,幾年間他跟老婆也各自男婚女嫁,由于老婆要來這里時,只要我有空一般我們都會相偕前來。

大家應該都有相同的經驗,那就是剪發的時候都會和發型師有一搭沒一搭的閑扯聊天,所以時間久了,阿明和我們都成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雖然隨著和老婆認識結婚的時間久了,房事漸漸少了激情,也讓我有了增加一些刺激的想法,但由于老婆的過分保守,以及我們和阿明見面的時間相隔太久——誰有事沒事常去剪頭發啊,所以雖然對老婆有其他想法,但我還真的沒過多將想法放在阿明身上。如今見到蛛絲馬 ,我心中的邪火轟的一聲再也無法抑制的熊熊燃起了!

阿明的發型工作室在寸土寸金的市區,所以在一樓只有幾坪大小的一個櫃台,工作區則要沿著樓梯走到二樓,在二樓樓梯口有一扇門,門關起來后可以確保在這里的客人在安靜的環境中放松享受工作人員的服務,我跟老婆都怕吵所以我們都會利用平日的午后,也就是店里生意最清淡的時候過來,像這時整個二樓就只有我們三個人,其他的發型師則在一樓或休息或等待預約未到的客人。

老婆落座后,我在哈拉幾句后就慣例的閉眼假寐起來,由于在一樓所見,到現在我的心情依舊無法平複——是興奮,呼吸也有些急促,怕被婆看出端倪,還好這是我一貫的模式,所以婆似乎也沒懷疑。阿明在一貫的詢問后就開始了他的工作,婆也開始和阿明聊起天來了,閉著眼的我豎著耳朵,聽著他們的說話內容「果然有問題!」

「難道婆和阿明之間真的有我不知道的事發生?」心中升起了一股懷疑和激動。老實說如果一般人聽到老婆和阿明說話的內容不會覺得有何不妥,不過就是一般時事啦各自的家庭啦等等……但是對于我們這認識多年的朋友而言,這語氣和氣氛怎 想都有些詭異和壓抑「因 我在場!」

這是我得到的結論!這時心中有一股怒火升起。

「老婆,難道你瞞著我和阿明有 昧」

老實說我是非常愛老婆的,盡管這幾年對性愛,我有其他的想法,常常在做愛的前戲時,故意把老婆弄得上不上下不下,再故意編一些淩辱的情節,在婆欲火最昇騰時把火燙的肉棒重重深深的插入老婆淫水漫流的小穴之中,婆也常常都能在插入的一瞬間達到高潮,而這些過程也讓我體會到——女人的底子都是騷的 淫蕩的,都是想被不同的肉棒抽插的!

所以盡管我逗她‘ 引誘她去嘗試不同的肉棒,但我都會一再強調在發生這些事的當時一定要我在場,因 我愛她,但我也害怕她因性而愛上別人啊「我無法接受和你以外的男人做愛!」這是婆老一貫的保守 一成不變的回答!

但眼前淡淡 昧的氛圍,讓我不得不懷疑老婆是否已經改變初衷,濃濃的醋意讓我幾乎要立刻起身斥責在我眼前的這對奸夫淫婦!ㄜ……貌似人家還是相敬如賓的剪著頭發……不動聲色 慢慢 深深的深呼吸了一下,激動的心情漸漸平複。既然眼前所見根本不算證據,那我只好靜靜的看下去了。

我在心理不斷的對自己說:「老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老實說,此時的我自己也不明白我是希望見到老婆和阿明是真的有一腿,還是一切如常!

擦擦的剪刀聲音在我耳邊響著,交談聲輕笑聲持續著,阿明也漸漸剪到老婆側面的頭發,就在我開始懷疑這一切是不是我自己的多疑時,老婆類似反射動作的一個手臂內縮吸引了我眯著眼的目光。

只見老婆縮手后先假裝不經意回頭看了我一下——我假寐著呢,當然沒露出破綻,然后似乎松了一口氣又 頭看了阿明一眼,那眼神里似乎有嬌羞 有薄怒 有無可奈何……反正到事過境遷的現在我也搞不清楚是什 涵義,甚至連老婆自己也講不出所以然!

這之后老婆做了一個讓我幾乎忘了眯眼假寐的動作,老婆竟然伸出手做出要打阿明的樣子,「靠!淫婦!竟然當著老公的臉——雖然在她眼里我是閉眼睡著了!

和別的男人打情罵俏」我在心理開罵了!

而這時阿明更絕了,直接剪刀交左手而右手伸出去握住了老婆的玉手,老婆似乎嚇了一跳,反射性的掙了一下卻沒掙開,接下來阿明把工具往梳妝台一放,兩只手直接握住老婆老婆的手開始輕輕摩娑。老婆似乎急了,另一只收手,指了指我再伸到被阿明握住的另一只手旁,做出合掌拜托的動作。

看到這里,我當然知道老婆在拜托阿明不要在我眼前「調戲」她,可是阿明接下來的動作就讓我如墜五里迷霧了,只見阿明指了指婆的手肘,再指了指自己的下身,我心想

「難道阿明要叫老婆幫她打收槍!還當不當我的存在啊,而且,他好像是指在老婆的手肘關節附近,這……」

就在我猜測的同時,老婆又飛快的看了我一眼,露出思考狀的頓了一下,才慢慢的 頭睜開已含霧的雙眼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而阿明則咧開嘴無聲的露出了得逞的一笑

「怎 回事!難道老婆不是自願的,難道老婆沒背著我和阿明偷情」剛剛松了一口氣的我,又因 看到老婆含淚的雙眼,而陷入淩辱老婆及救老婆的掙扎當中。

「救……醒來……救……醒來……」

在我內心斗爭的同時,阿明可不會等我,在老婆點頭之后,阿明重新拿起工具繼續他的工作,一切似乎都回複到之前的情況。

怎 回事,老婆不是答應阿明什 事了嗎?怎 看似沒了下文……等等……阿明的下半身怎 不斷的在扭動……他的肉棒的位置……和老婆的手肘關節靠在一起!

靠!明白一切的我只覺腦袋轟的一聲炸開而肉棒瞬間暴起,硬到都有些痛了。

大家一定都知道也有過這樣的經驗——理發椅是可以調高低的,客人坐到椅子上小臂放在扶手上,手肘關節是會凸在扶手外的。

以前給其他理發小姐剪頭發時,我也常常遇到小姐在專注工作的不注意間把他的三角地帶直接靠在我的手肘上,甚至在移動間就會讓她的下體和我的手肘 生摩擦,只是我沒去問也不好意思問小姐這樣會不會 生快感。

而現在在我眼前的一幕是:我老婆坐在理發椅上,很正常的手放在椅子扶手上,而她的男發型師站在她的側面緊靠著她,那已經明顯易見高高勃起的肉棒,隔著一層布緊貼著老婆的手肘,老婆白皙柔嫩的肌肉受到擠壓摩擦, 生了些微的變形及抖動。看著眼前的一切,聽著老婆和阿明那壓抑著的喘息聲……「這就是淩辱嗎?真她媽太刺激了!」

我在心中大聲的 喊著!「呼……」壓抑了一下心中的興奮,持續的看著阿明堅硬的的肉棒和老婆手肉的擠壓,我開始擔心起老婆:如果現在的一切不是老婆心甘情願的,那老婆能接受的程度到哪?以她的保守程度內心是否會受傷?我有機會能看到我的終極願望——眼睜睜看著老婆的小穴吞入別的男人的肉棒嗎!

唉!我患得患失的想著。

希望阿明夠聰明,能夠一步一步來,別弄到老婆接受不了的程度!

在我胡思亂想的同時,阿明的工作也接近完成,她已經轉到婆的右前方,也就是婆的手掌的位置,阿明的肉棒也已經開始摩擦著婆的手背,這時婆的手縮了一下,手掌畢竟不同手臂其他位置,老婆明顯又 生了抗拒的心情。

阿明這時又抓起老婆的手掌,兩人目光交接,似乎經過短暫的交流后,老婆妥協了,任由阿明拉著自己的手往扶手放去,出乎意料的是阿明拉著老婆的手卻直接放到了她的肉棒上面,在接觸到阿明肉棒的一瞬間,老婆的身體劇烈的抖動了一下,而后用力的抽回了她的小手。

大幅度的動作讓他突然想到我的存在,緊張的回頭往我看了一下,再 頭瞪視著阿明,兩行眼淚已奪框而出!

「靠!沒戲了」我在心中失望的歎了一口氣

「阿明你也太猴急了吧!」

接下來就如我所預料的,在老婆瞪了阿明幾秒鍾,阿明就像做錯事的小孩般手足無措了一下子之后,兩人皆若無其事的繼續著未完成的剪發大業,期間的現場自然也是靜悄悄的——氣氛 尬啊。在心中把阿明狠很的鄙視一頓后,我也放棄了看戲,真正的閉眼休息起來。

一會兒后,耳邊傳來衣物的摩擦聲,我睜開眼看到老婆已起身正準備前往洗頭室,她的眼框紅紅的,看得我一陣心疼,卻只能轉移目光假裝沒看到。

「剪好了啊!」

「嗯……正要去洗頭。」婆似是心虛般低聲回應了我那讓人不由想呵護她的神情令我心中一陣心痛。

「媽的!有病啊,老婆被欺負你在一旁看戲」

濃濃的自責在我心中擴散開來,還沒等我自責完,老婆已踏步往洗頭室走去,而跟在老婆身后的阿明此時轉頭,給了我一個詭異莫名的笑容「媽的!他知道……他知道我的性癖好」

我的腦筋在這一瞬間似乎當機了,下意識的點點頭,朝老婆努努嘴並給阿明一個鼓勵的眼神,看完了我這一連串的動作,阿明點點頭朝老婆走了過去,嘴角還留著一副賤賤的微笑。

想不出所以然的我只好打住。

「算了,晚上努力一點看老婆在欲生欲死之間會不會透露了」偷偷喵了洗頭室一眼,門沒關,我想對心防——該說穴防未開的老婆,阿明今天也沒搞頭了,彷佛在應證我所想的,接下來在冷著一張臉的老婆面前,阿明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而裝了一卡車疑問的我,悶悶的回到家,期待著晚上……渾不知自己這不尋常。心不在焉的舉動已清楚的落入老婆眼里……

(二)

注定是不平靜的夜晚,看著眼前玉體橫陳的婆,我的欲火也騰騰的燒到最高點。

想像著發型工作室發生的種種,想像著有可能即將被占有的老婆,我溫柔又蠻橫的,一遍又一遍的揉著一直以來專屬于我的兩只玉兔,手指輕撚著柔嫩雙峰上的兩個蓓蕾。

似乎感受到我的熊熊欲火,婆許久未見的濃郁春情亦被點燃,那迷蒙的雙眼,閃耀著毫無隱藏的欲望,

上一篇:女研&#38404生
下一篇:性淫交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