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魔法師卡蒙2


女人听到其质疑后仍旧微笑着,同时将自己的脸蛋贴着那年轻人的脸,面对
着台下观众,「你们瞧,他的样子像不像我?」听到这句话卡蒙也注意到两人长
得非常相像。
国王看来也很兴奋,拉着卡蒙的手问道:「她们是很像、不过也不能证明是
母子啊,卡蒙你有办法么?」
国王的命令卡蒙自然遵从,时间意识魔法随着咒语施展开了,被意识笼罩的
是那个男孩,从他出生一直到嗷嗷脯乳时,那被他咬着乳头的女人确实就是眼前
的这位。得到魔法证实后卡蒙点了点头。
确定是母子的时候,国王兴奋的喊道:「没错,他们是亲生母子。」原本对
两人像极的模样就已相信的人们,此时听到有人证实,都兴奋极了。
台上的女人捧住儿子的脸蛋问道:「我的孩子,你现在想对妈妈做什么?」
母亲的手摸到那鼓胀的部位。
「妈妈,我想要吸你的奶奶。」年轻的男孩将母亲推倒在舞台上,双手推着
高耸的乳房。
那位妈妈倒下后,将大腿分得很开,好让儿子鼓胀的部位磨蹭着她饥渴的下
体。
男孩将妈妈的上衣撕开了,露出的乳房立即被男孩含到嘴里,随着他专注的
咀嚼,乳房上四处流淌着晶莹的唾液,乳头被吸咬得啧啧做响。
母亲在儿子淫亵的动作下,发出快慰的呻吟。
「噢…我的宝贝…妈妈的乳头都快被你咬断了。」她的手也伸到儿子的裤子
里面捏着紧缩的睪丸和坚硬的鸡巴,并轻轻的套动着茎根。
咀嚼母乳的男孩渐渐停了下来,双手撑着地板,抬起头大声的呻吟。
听到儿子快慰的呻吟,母亲套弄鸡巴的动作加快了。终于,肉棒在手心中颤
抖起来。
儿子一声怒吼,跪到腿边撩起母亲的长裙子,裙子的下面裸无一物。
男孩的手握住颤抖的鸡巴,对準湿漉漉的阴户开始射精,一股股的液体打在
妈妈的肉穴上面,灼热的液体燃烧着淫糜的肉唇,西芭拉兴奋的大喊:「喔…我
的宝贝,别把精液浪费了,全部射到妈妈的嘴巴里。」
听到母亲的浪叫,男孩将阴茎提起,对着母亲的红唇继续射精。白色的液体
浇灌在母亲的嘴角、脸蛋、眼睛。西芭拉淫浪的舔着浑浊的精液,鲜艳的红舌四
处捲着。
男孩第一波精液射空后,阴茎依旧坚硬如铁。
女人的面色更加红润,一双流动的媚眼盯着儿子的鸡巴,「宝贝你那里还那
么坚硬,难道你想干死妈妈么?」
「嗯…我要干死妈妈!」说完男孩扑了上去,将妈妈的长裙推了上去,露出
丰盈的大腿和那片森林,褐色的肉唇淫糜的分开,缝隙间早已被淫汁弄得湿透。
男孩迫不及待的将鸡巴插入了温热的肉孔,「妈妈那里包的鸡巴好热、好舒
服。」随着男孩的叫唤,场上的年轻人开始疯狂的日着身下的女人。
此时门外面走进一群四十左右的妇女。台上的主持人大声喊道:「各位亲爱
的来宾,对于眼前这精彩的乱伦,大家是否已经很兴奋了?」
台下的男人跟着喊道:「是的,儿子操妈妈真是带劲。」
「呵呵,不错,这对亲身母子间的性关係是违反法律、道德的。」主持人说
完后朝着在场的淫意盎然的观众们大吼道:「虽然这不为世人接受,但是乱伦这
个名词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母子、父子、兄妹、一切亲情性爱产生的。所以我
的座右铭是:乱伦万岁。」
「母子乱伦万岁。」「父女乱伦万岁。」等等,台下不同年纪、不同爱好的
男人跟着主持人大喊道。
台上姦淫母亲肉穴的男孩,抬起妈妈的大腿将鸡巴插到子宫深处,开始了第
二次射精。「妈妈万岁!我要射一百次精液到妈妈肚子里面。」
受精的女人扭着腰抱住儿子让肉穴紧紧咬住粗壮的鸡巴,大声喊道:「坏儿
子,妈妈要吸光你的精液。」
主持人适宜的大笑道:「哈哈、大家看到了吧,母子间的亲情多么让人羡慕
啊,请台下恋母的朋友接受我献出的大餐。」随着他的话语落下,舞台帘布被人
拉开,里面鱼贯而出许多大龄妇女,身上都无一丝寸缕。个个成熟妩媚。
众女的出现让台下有恋母情节的男人呼声连成一片。
主持人喊道:「现在,这些成熟的女人她们的孩子跟你们年纪一样,来吧,
喜欢的朋友,上来尽情的玩弄她们,把精液射到她们的肉穴里,或者嘴巴里
还有那胺髒的屁眼。」
男人们疯狂的跑了上去,不分美丑,只要是女人就抓住就往台下拖,在阴暗
的角落里姦淫成熟的女人,想起她的年纪和母亲一样,男人的阴茎亢奋无比,每
下都狠狠插入淫糜的肉穴中。
妈妈的呼声越来越高,看见这一幕卡蒙的脸色绯红,羞意与噁心同时在其心
中氾滥,作为一个没落贵族,所受到教育的礼仪与此大相逕庭。
卡蒙轻轻咨询着国王的意思:「卡罗德,要不要将这里的人全部抓走。」
卡罗德微笑回道:「卡蒙你不觉得这很好么?」说着也人也朝舞台走去,看
样子他也想找个普通贱民交媾。
意识到这点,卡蒙虽然惊讶但也不敢阻拦,看着国王将一个贱民妇女压在身
下,高贵无比的阴茎送进了氾滥成灾的肉穴中。
大龄女人下垂的乳房贴着国王的脸,随着国王的耸动女人疯狂的扭着身体大
喊:「哦,儿子用力、用力啊。」
粗大的贵族鸡巴一次次的掀开贱民的肉穴,淫糜的交媾将卡罗德推到兴奋的
顶点,在宽鬆的肉穴里狂送阴茎,脸贴脸地忘情喊道:「妈妈,我要插死你。」
女人也回应道:「哦,插死我吧,把妈妈的肉穴插烂。」
卡蒙听到国王纵情姦淫成熟女人时喊着母亲的名字,一种难以形容的罪恶感
与快感冲击着大脑,他那雄健的阴茎坚硬如铁的顶起裤子。
正在他忧郁是去还是留的时候。裤子忽然一鬆,粗大的阴茎被火热的东西包
围着,蛇一样的滑溜东西围绕着龟头转动,尖尖的舌尖在马眼上舔弄。
「唔…」阴茎顶部强烈的快感让卡蒙低下头,金黄的头髮随晃动的脑袋四下
飘起,红艳的嘴巴慢慢的吞下下自己粗大的肉棒,女人粉红的腮帮高高鼓起。
这女人的头髮与母亲的颜色一样,并且她容貌非常美丽,根本不像台上那些
女人,除了淫亵的肉体已外就没有引起男人兴趣的东西。而她就不一样。仅仅她
的美貌自己就愿意贡献出处男之身。
在女人纯熟的口技下,卡蒙的高潮很快就来临了,粘稠的精液咕噜咕噜的灌
入女人喉咙深处。女人喝着精液,美丽德眼睛向上翻起,注视着眼前年轻英俊的
男人。
精液被女人吞下后,依旧坚硬的阴茎在女人的指引下来到湿漉漉的阴户前。
卡蒙被推倒在地上,女人撩起宽大的裙子将卡蒙整个人盖在里面。
黑暗随即笼罩下来,卡蒙运起照明术,里面的一切随之了然在目。
女人的下面没有任何东西,金黄的阴毛下高凸的阴户,正磨蹭在自己结实的
小腹,滴水的肉唇在粗大的肉棍顶端上来回的研磨。
每当淫肉移到龟头那里时、兴奋的粗喘和呻吟更加浓烈的响起。
卡蒙的肉棒被磨蹭得涨疼不已,当淫肉再次微微盖住龟头的时候,双手握住
女人的细腰,随着下身用力一挺。
眼前那淫靡的肉唇被自己巨棒涨了开来,进入的前端完全被热浪给包围,粘
稠的淫汁顺着肉根滴落在自己身上。
身上的女人随着自己的插入疯狂的将屁股下沉,吞下所有的阴茎时扭动着丰
盈的肥臀,「噢…我的孩子、你的鸡巴真大真粗。」
听到女人称自己是她的儿子,噁心与淫猥的感觉令自己的下身更加兴奋。强
健的身体用力的上挺着,粗大的阴茎在自己的视线内将女人的肉穴插得通红。
淫乱的剧场上演完母子之情后,又出现了兽人与精灵的交媾,还有父女乱伦。
所有的男女在天体营中下忘情的交媾。卡罗德不知道插了多少成熟妇女,每
次插入时将别人的精液挤出来的淫靡景象都令他更加兴奋。
卡蒙在金髮女人索求下已经射了十几次了,女人的小腹因他的精液而高高隆
起。
直到天渐渐明亮的时候,卡罗德才与卡蒙一起经魔法阵回到了王宫。
看着意兴阑珊的国王,卡蒙终于明白了自己这魔法师被他重视的原因。
卡蒙回家后直接在西罗的带领下回到自己的卧室,看见柔软的大床,浑身就开始
酥软,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美美的睡上一觉。
一直从白天睡到傍晚,卡蒙才从床上爬起来。
当他经过花园的时候,远远看见母亲侧卧在草地上。
卡蒙自然朝妈妈那里走去。眼前的妈妈背对着自己,一边享受着葡萄酒,手
撑着脑袋躺在白色的床单上,长长的裙子拖到小腿处。
面对着妈妈的背影卡蒙心中忽然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金黄色卷髮令他想起
昨天那女人捲曲的金毛,还有那一幕母子乱伦的淫戏,身下的阴茎情不自禁的勃
起,将他的裤子顶得高高的。
欧丽丝的感觉非常灵敏,从身下草地的微微颤抖就知道有人在朝她靠近,在
侯爵府内能这样不出一声靠近自己的人也就只有他了。心想:『这顽皮孩子,想
吓我。』女人喝了口葡萄酒,等儿子脚步声离自己很近的时候,突然道:「卡蒙
走路那么轻,想吓死妈妈么?」
妈妈突然出声把卡蒙吓了一跳,连忙掩饰道:「妈妈、你的耳朵真灵。」自
己赶快用了个幻觉术,将勃起的帐篷给隐藏住。
看来这个魔法用得正是时,母亲也坐起了身子,手拍拍地毯,「卡蒙过来,
跟妈妈说说王宫的样子。」
卡蒙随着妈妈的指示坐在母亲的身边,以前这样亲密依偎都没什么,今天这
一次他感觉母亲身体的香味是那么有诱惑力,肌肤轻轻的接触都能令那玩意颤抖
不已。
由于障眼魔法,欧丽丝根本不知道儿子正为她淫亵的举着鸡巴,于是把卡蒙
不自然的颤抖当作生病了,轻轻的将额头靠着儿子的额头。
「没有发烧呀,到底怎么了?」结果是那里温度一切正常。一心关心儿子的
欧丽丝,根本想不到卡蒙淫猥的眼睛正偷窥着她胸衣的开衩处,雪白的乳沟全部
落入卡蒙的眼底。
「哦…好白好大的乳房。」对于乳沟的深度,大受刺激的卡蒙几乎要呻吟出
声。
「不管拉,孩子,喝口酒对你一定有好处的。」
理智到了崩溃边缘,卡蒙强自镇定,心智告诉自己不可以这样。一手接过红
酒,仰脖喝下,甜辣的红酒成一条线的落入小腹,随即引起的酒劲将身体的寒气
一震,身体的颤抖也停了下来。
「嘻嘻…酒真是好东西。」看见酒的效果如此好,欧丽丝微笑着再倒了一杯
酒。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喝了酒后的卡蒙一双血红的眼睛,正盯着她的胸脯、盘起
的圆润大腿,这一切让卡蒙联想起昨天那个淫蕩的女人。
「孩子,再喝一杯。」
卡蒙机械的从母亲手里接过红酒,然后木视着母亲拿起红酒瓶子,张开红艳
的嘴唇对着瓶口喝着,喉咙随着咕噜响起。这一幕像极了金髮熟女吞自己鸡巴时
贪婪的模样。将母亲比成这样,卡蒙不能自控了,喝光手中红酒,朝母亲身上扑
去。
「啊!你这臭小子想抢妈妈的酒吗?」身体被儿子压着的女人高举着酒瓶不
让儿子碰触。
妈妈竟然以为自己要抢她的酒,卡蒙为妈妈的白癡发晕,不过被压住的身体
是那么柔软,那么温情,胸膛下压着柔软的圆体,就是妈妈哺育过自己的乳房,
正随着自己的胸膛慢慢变形。
身下的巨棒不可挟制的鼓起,妈妈柔软的小腹很快感到了男性器官的模样。
「卡蒙你这是怎么了?」不敢相信儿子竟然硬着鸡巴压着自己,慈爱的眼睛
流转着看着疯狂状态下的儿子。
卡蒙自从扑到母亲身上后,就知道这一切已经不能回头,早已经念起了传送
魔法。六角星芒将母子相抱的地方笼罩住,耀眼的光芒闪过后,草地上恢复了以
前的平静,只有小草迎着夜风扭动。
在魔法的运送下,卡蒙母子一起摔在欧丽丝的大床上。
母亲的床上散发着特有的香味,与自己那散发着精液味道的房间完全两样。
妈妈与自己被送到这里后,卡蒙不再担心被人看见,叫着:「哦!妈妈!」
双手推着妈妈的巨乳。
双乳被儿子用力的捏着,欧丽丝再秀逗也明白卡蒙要做什么。
「不,卡蒙,我是你的妈妈。」
「是啊,你是我的妈妈,所以我要好好爱你。」欧丽丝胸口的扣子被儿子解
开了几颗,雪白的乳房跳了出来,被儿子的大手握得紧紧的。
乳房接触到男人灼热的手心,细嫩的肌肤都在颤抖,嫣红的乳头自然的硬起
来。
「哦,妈妈,您的乳头都硬了。」
那纯属自然反应,如今儿子却当作自己情动。羞极中激发了她的力量,双手
猛的一撑,卡蒙的身子顿时从妈妈身上飞到床下。
欧丽丝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顾不着儿子有没有被摔坏拚命的朝大门口冲去。
卡蒙这时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手按住摔疼了的屁股,眼望着母亲性感的后
臀,阴茎剧烈的跳动,心中立即想将肿胀的部位从后面插入母亲身体,尽情的享
受着她的呻吟。
邪恶的念头随着他的咒语一同爆发。大门就在眼前,欧丽丝只要冲出那里就
能逃脱儿子的手心,急促的的步伐忽然停止,身体四肢被无形的东西束缚着,不
止双腿不能动弹,就连双手也被一股力量拉开。
母亲象被绑缚在十字架上一样,她的挣扎是那么多余。
强大的黑暗法师身上的衣服随风而去,赤裸的身体一点也不比骑士瘦小,粗
大的阴茎因为即将进入眼前女人的体内兴奋的朝天竖立,淫靡的液体从马眼中流
出,缠绕着青筋历历的肉棍滑到曲捲的阴毛上面。
卡蒙慢慢走到母亲身后,将淫亵的双手插过母亲的腋下,直接在巨乳上揉搓
着。
「呜…」强大的魔法不但使欧丽丝不能动弹,就连说话也不行,唯一能做的
就是嘶哑的呻吟与悲凄哭泣。
玩弄着母亲的圆乳,卡蒙缓缓的将阴茎顶在併拢的大腿的股沟间,隔着丝绸
长裙来回的摩擦着硕大的龟头。
随着顶端被摩擦的快感,马眼中的淫汁滴落在妈妈臀部的裙子上,高贵的丝
绸被浸得湿漉漉的,肥厚的阴户由印湿的部位清晰的感受到龟头的形状。
卡蒙将龟头望凹下处顶去,进入半个龟头后,淫猥的快感涌上心头,双手用
力的抓着母亲的乳房喊着:「哦!妈妈真是太美妙了。」
听到儿子的淫呼,妈妈羞愧的低着头,扭着性感的肥臀呜呜悲鸣。
伤心中的女人随着哭泣身体筛糠般的颤抖,引发了男人征服的慾望,卡蒙忘
记了眼前的女人是谁,他仅记的就是昨夜娱乐城的奇遇,他要妈妈跟那个女人一
样淫蕩。
猩红的龟头顶触的丝质布料忽然消失了,随即淫靡的肉穴夹着龟头的前端,
湿漉漉的肉穴含着龟头。
阴户的前端清晰感觉到儿子性器的形态,「呜…不要。」欧丽丝忍不住喊了
出声。
对于女人脱出自己的魔法卡蒙也无可奈何,为了姦淫眼前的女人,自己施展
了传送、束缚、移除等魔法,所以法力已经耗尽了,束缚也不再起作用。
失去束缚魔法的禁制,欧丽丝奋力挣扎,但卡蒙的前端已经在肉穴上了,魔
法效果失去后他也将肉棒无情的刺了进去。
随着粗大阴茎的刺入,难以诉说的感觉充斥着欧丽丝身体的知觉,美丽的眼
中飞溅出晶莹的泪珠,痛苦呻吟着移动着下身,肥臀用力的摆动,希望将那灼热
的肉棒甩出来,双手抓住儿子握住自己乳房的淫手羞愤的喊道:「卡蒙快停下!
你不能这样对妈妈。」
卡蒙握住母亲的乳房,双眼发红,兴奋的将阴茎送进抽出,淫汁顺着肉棍滴
落在地板上。「为什么不能,您那里不是流得很厉害吗?」
火热的巨棒继续冲击着自己,儿子那强烈的冲撞让丰盈的身体不由的前后晃
动,「这样做是乱伦,被人知道了要上绞刑架的。」
「绞刑?我不怕、只要有我的魔法在,我能带妈妈去任何地方,我可以在所
有人的上空姦淫着妈妈的肉穴!」想到母亲的淫汁掉下来落在别人头上的样子,
卡蒙边抽边忍不住大笑起来。
欧丽丝听着儿子说着淫词秽语的同时,身体大受刺激,子宫深处以至整个阴
道肉壁快速湿润起来。
阴茎籍着淫汁以站立的姿势插着肥厚的肉穴,卡蒙感觉虽然很爽,但阴茎的
深入毕竟有限,想进一步将妈妈贯穿,卡蒙将女人的身体推爬在地板上,双手托
起妈妈丰满的屁股,换个姿势将湿漉漉的阴茎插了进去。
「妈妈的肉穴包得鸡巴好热好舒服啊。」空虚的后半截的阴茎也没入了母亲
淫靡的肉缝中,粗大的阴茎挤开褐红的淫唇撞击着子宫深处。
子宫被无情的撞击,体内淫汁被迫搾出,加上儿子无耻的淫言乱语,欧丽丝
到了欲哭无泪、欲拒还迎的地步,无力的身体完全爬在地板上,任儿子结实的小
腹在臀部无情的拍打,粗大的阴茎无情的撕裂自己。
久旷的肉穴被儿子用力的捅着,母亲咬着垂在嘴边的金髮,闷声呻吟着,蜷
缩着身体忍耐着巨棒的冲击。
忍耐了一会,儿子的阴茎在体内开始颤抖了。
了解到卡蒙将要射精,欧丽丝奋力的往前爬去。没料到妈妈有这一手,卡蒙
的阴茎被甩出母亲肉穴后,与空气一接触,浑浊的精液立即喷发了。由高而下,
淋在母亲丰盈的身体上。
「哦…」射精的快感使得卡蒙舒服的呻吟着,朝天的龟头前端剩下的精液围
绕着阴茎流淌着。
摆脱儿子的姦淫后欧丽丝摀住脸蛋朝自己的床上奔去,扑上软软的大床后,
拉起薄薄的被单将完好的身体掩盖,拱成一团的床单在女人哭泣中上下颤抖着。
妈妈奔跑时那一晃一晃的屁股是那么性感,特别是玉臀上晶莹的液体,是自
己喷发的精液。想起精液卡蒙感觉到非常可惜,那么纯洁的液体没能进入母亲的
体内,想起生命之泉进入子宫时的后果,半软的阴茎奇迹般的硬了起来,比刚才
还要粗还要硬。
躲在被子里哭泣的女人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当男人的手隔着被子抚摩她的时候,被子里传来女人的抗议:「卡蒙,现在
你给我出去,我不想见你。」
男人的声音响起:「妈妈,我很想尊敬您的意见,可我的阴茎又硬了起来,
它想进入妈妈的体内。」
「无…耻。」女人的回答令卡蒙非常满意,狞笑中掀起被子的一角,赤裸的
身体立即钻了进去。
「啊!你要干什么,快出去。」被子随着里面扭在一起的男女激烈的翻滚起
伏。女人大声的尖叫抗议,男人得意的狞笑。
「呜…快拔出去。」
被单终于被掀开了,健壮的儿子骑在妈妈的小腹上,被单紧紧裹住母子交媾
的下身。随着被单下强烈的起伏,男人的阴茎正无情的贯穿母亲。
「呜…」欧丽丝在卡蒙的姦淫下哀哀哭泣,丰满的身体被插得瘫软无力。
这一夜卡蒙终于在母亲体内射精了,而且不止一次。
六次狂射中,母亲都是哭泣的企求自己不要射在里面,特别是第一次。浑浊
的精液灌入子宫的时候,妈妈抓狂的撕着自己的肌肉,喊着:「别射进去,会怀
孕的。」卡蒙也就兴奋的在母亲体内射了六次,还有一次射到妈妈嘴巴里面。
疲倦的母亲被儿子压在身下睡着了,卡蒙不能软下的阴茎依旧在肉穴深处。
剧烈运动再加上魔法消耗过多,卡蒙也闭上了眼睛,趴在妈妈性感的身体上
进入了梦乡。
本日推荐-最受欢迎-视讯聊天美眉 ?



粉嫩蜜桃爆乳校花正妹小蝶网站辣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