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我的母亲是村妓



我家住在南方地一个小村子里,从火车站到我家要作六个小时的公交,下车还要走个两三个点,虽然很偏远,但相对的村里的环境很好,空气很清新。时不时还有一些城里人愿意来玩玩,说是亲近大自然,但我还是更向往他们城里的生活,我听我们村的先生说城里可好了呢,城里有电视机,有跟我们村的后山一样高的房子。真是让人羡慕呀。 哦~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李晓宇,是我们村土生土长的娃,我们村虽然很大,但真正住人的地方,也就那一两趟房子,前前后后也就两三百口人,这个村里的人都姓李,据说是一个老祖宗的子孙。所以也得名“李子村”因此村里的这叔那婶,七大姑八大姨的很多。但我的家却不和他们住一起,我的家住在离村子一里地左右的后山山脚下,家门前就有一个湖,因为我的父亲是当时是村里的先生,而村长在选学校地址的时候,特意找了一个“风水先生”。风水先生说这是我们村的宝地,说在这盖学校一定会出状元郎的,所以爷爷也让父亲带着我们全家搬到了离学校不远的地方,这样父亲也不用跑来跑去的。因为父亲是唯一的先生,所以我家的吃穿都由村里赞助的,而且每个月还有80元的收入,要知道在我们那,一个月80元已经是最多得了,所以,自从父亲当了先生,母亲就不用下地,干活了每天只是带带我,做做家务什么的。在村里,我们家也是整个村的模范家庭,我的父亲朴实能干,还很有文化。而我的母亲就更不用说了,她可是村里公认的美人,她叫王燕妮,听说当时父亲把母亲从邻村取回来,还照成两个村不的轰动呢。 结婚那年母亲才18岁,到现在已经29岁,大大的眼睛时刻都像含着雾水一样,高高的鼻子,嘴唇薄而小,白嫩的小脸好像一碰就会滴出水来,一米六左右的个子,尤其是身材,别看个不高但她有这一对大的有点夸张的奶子,而且他也是虎子和小蝶的奶娘呢,每天喂包三个孩子,(我想大家又应该有个判断了吧)。 还有肥满的屁股,可谓是前凸后翘,玲珑有致,娇媚动人。 虎子和小蝶是我李荣叔和美香婶子的两个孩子,李荣叔去外地打工了,而美香婶子天生瘦弱喂不饱两个孩子,所以就求母亲帮忙。说来也奇怪我那时都6岁了,可母亲却还有奶水,我一看到她喂小虎或是小碟时,就会眼馋,有一天刚在外面疯完刚一进里屋就,看见母亲坐在炕上,把碎花短袖布衫向上拉起,露出沉颠颠的大奶子,雪白雪白的,上面还有这粉红色的奶头,别看奶头不大但乳晕却有小婴儿的手掌大小,小虎子的小嘴一下一下有力的吮吸着,两只小手抱着一只大奶子,斜着眼边瞅着我,边吃着奶,好像生怕我夺走似的。但这时我的口水还真流出来了,其实我一直还没有断奶,只是不已母乳为主。母亲看到我用渴望的眼神,边流口水边咬着手指头,不由露出无奈的一笑,向我招招手示意我过来。 我开心极了刚要跑过去,说话,就被母亲的一个手势制止了,母亲指了指,炕上的小碟,哦~ 原来小碟睡着了,于是我蹑手蹑脚的走到母亲面前,用渴望的眼神望着她。她用手指搓了我的头一下,笑嘻嘻地说:“咋啦?咱家宇儿也想吃啦?? 哎!都多大了?还惦记妈的奶水?你啥时候能出息呀”?我尴尬一笑:“嘿嘿妈妈,人家不是馋了吗”!母亲冲我皱了皱鼻子道:“那你等一下,这天太热,妈这座着出了一身汗,你帮妈把这衣裳脱了”!因为在乡下天热时女人大多会穿一些薄的单衣服,而且我家周围比较没人,而现在母亲出的汗把衣服粘在身上,所以现在即便她拖个精光也不会有人看到,但母亲也不会去冒险的。于是我的手从两边抓住她的衣服,向上拉,而母亲左手拖住小虎子,右手先脱了下来,然后是头,再然后又瘦拖住小虎左手再出来。现在母亲只剩下一条红色宽松的大裤衩了。我看着母亲的大奶子,就又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像催眠了一样,两只手不由自主的向右边的奶子伸了过去,刚碰到柔软光滑的大奶子时,却被母亲打了一下我的手,说道:“猴急个啥?也不是不给你吃,去先把妈脱下来的衣服泡上,一会好洗”。我乖乖的点头,马上把衣服捡起,跑到外屋,扔到水盆里。就又一溜烟的跑了回去。一进屋看到妈妈已经把小虎子也哄睡了,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小蝶的旁边。然后两手向我一伸,张开了那雄伟,且温柔的怀抱。我马上扑了上去,我咱在地上母亲坐在炕上,刚好到她胸口的位置。一口就含住了右边奶子上那暗红色的奶头。霎那间香气扑鼻,乳香四溢。香甜的乳汁,被我轻轻一啄就渗进我的嘴里,甜美无比。母亲笑呵呵的看着我问道:“有那么好吃吗?慢点,哎~ 别咬呀,要慢慢吸,坏小子刚才咬的我生疼~ ”!说着打了一下啊我的屁股:“呀我宇儿,你咋出这些汗呢?是不是病啦??母亲焦急道。我正喝的不亦乐乎,支支唔唔道:”没有!我刚刚和李二柱玩来着,跑的一身汗“。母亲听了才出了一口气道:”这孩子,一天跟野孩子似的。天这么热,把衣服脱了吧!别捂出痱子啦!一会和妈洗个澡,凉快凉快啊“!于是便把我的扣子解开,把外衣和肚兜脱了下来,脱完又马上嘬了上去。母亲笑得很开心道:”真有那么好吃吗?吃的这么香?你自己把裤子也脱了吧一会妈给你洗洗~ “我一边脱一边支支唔唔道:” 真的很香的,不信你也尝尝“?就这样我全裸的站在地上抱着母亲的腰,享用着美味。妈妈听我这么一说也有点心动了,左手拖住自己左边的奶子,微微一低头嘴,就啄住了。稍稍一吸,美味尽入口中,妈妈一边吸一边看这我,我也看看妈妈,发现妈妈坏笑一下,突然我发现一只温柔的手摸了一下我的小鸡鸡,我开始吓了一跳躲了一下,后来发现是妈妈的手,就平静了。我感觉妈妈的手轻轻地把我的包皮向下翻,我感到前所未有的一阵悸动,马上小鸡鸡就硬了起来(这时的我并没有啥坏念头,只是被人一碰照成的生理反应),我这时觉得很羞,但又不想把小鸡鸡从妈的手里挪开,红着脸看了妈妈一眼,妈妈一看我在瞅她,她裹了自己的一口奶咽了下去,笑骂道:”怎么?坏小子!你都是妈身上的肉,妈摸摸你的小鸡儿,不成啊??我呵呵道:“没有呀,就是感觉有点怪,不过还挺舒服的,你继续”。说完又马上开始吮吸,左手也摸上了,妈的右乳,但我的手太小,所以只能围着乳头画圈的摸。妈妈被我这么一摸不由得:“啊!”一声,笑骂道:“坏小子,啥时学会站吗的便宜啦?”说完,妈低头亲了我的额头一下,渐渐的我发现吗的脸有些红了,而且还是越来越红,而且摸着我小鸡鸡的手也速度加快,一阵阵奇异的舒爽感,像海浪一样一阵高过一阵,一成高过一成,拍打在我的脑子里和心理,而妈妈也红着脸喘息声越来越重,我想看看妈妈在对我的小鸡鸡作什么,怎么这么舒服,于是我不舍的吐出奶头,向下看,原来妈妈的左手在一下一下翻弄这小鸡鸡,而右手则在自己的裆部隔着红裤衩口摸着,不知在扣啥,而且被扣弄的部位都被大量的“汗水”侵透了!连炕上都有晶莹的水迹。妈妈看我忽然向下瞅,吓了一跳连忙停止右手的扣弄,一把按住我的脑袋,把我的脑袋想奶子压去。红着脸道:“愁啥瞅,还不赶快吃你奶去,要不以后都别吃了。” 我一听妈妈要给我断奶,就蒙了,马上又卖力气的喝了起来,而母亲的喘息声也渐渐加快,这是我又忍不住吐出奶头,问道:“妈!你咋啦?是不是累啦?要不我不吃了,你先躺下歇会?你哪痒呀?我给你挠。”说着我的右手挪到了妈妈的裆部,触碰到了湿湿的位置。可刚一碰到妈妈就浑身哆嗦一下,然后妈妈娇喘道:“好 ~妈的好~ 儿子,对~ 啊~ 就是这~~啊~ 就是这痒,痒~ 痒的要命,快快帮妈挠挠~ 快呀!对轻点,~ 对对~~再快点。”我也依照妈妈的命令加快了动作,而妈妈在我小弟弟上的手,也快了起来。妈妈边喘边说道:“好儿子快~ 别再外面挠了~~里~ 里面~ 痒,你在外面挠~ 挠不到的,快~ 快伸进来挠。说着就抓着我的手顺着他的裤褪伸了进去,因为她的裤衩很宽松,而且妈妈又是盘腿坐在炕上的,再加上乡下人天热时,在家里只穿单件的衣服,所以很轻松就碰到了妈妈的神秘地带,一开始我碰到了稀疏的卷曲毛发,挠了挠问道:”是这吗?妈妈?“妈妈把两腿打到最开,形成m字行,身体像后仰,两手在身后支撑着,娇喘道:”哎呀~ 往下一点~.“我听了继续往下摸,摸到了略微硬的小豆豆,像妈的奶头一样的大小,嫩嫩的滑滑的湿湿的,很是好玩,刚一碰道小豆豆,妈就惊的一哆嗦喘道:”别~ 傻孩子~ 不~ 不是这~~这妈自个挠就行,你!你再往下,摸到~ 有~ 有个洞洞,就~ 就把两~ 两根手指头,啊~~伸进去挠,快~ 快呀~ ,妈要~ 要不行啦!“我一听完了,事态严重了!怎么妈妈说要不行了呢?我开始紧张了,我认真的往下摸,果然顺着两片滑滑的肉皮,摸到了一个小洞但转圈一抹,不对呀,这洞太小啦,一个手指都费劲还要两根?我想,为了救妈妈,我就试一试吧,刚要往里捅,就听妈妈急切道:”不~ 不是这~ 笨蛋~ 是下边那个大一点的。“啊~ !又错了?心想:”妈妈的下边,怎么这么复杂呀?虽然也经常和妈妈洗澡,见过妈妈的下边,而且有一次妈妈面对着我坐在浴桶上两腿分开,洗过下面,我当时还看得目不转精,但只是好奇,而且当时是冬天,天黑的早,也看不太清,更别说摸了。经过三次碰壁,我记得不得了,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在我情急之下,往下一摸,“啊~ 对~ 好儿子~ 就是~ 就是这,~ 进去,~ 把把手伸进去给妈挠,向~ 向上挠~ ”妈妈脸红的不得了道。我一听到地方了,我仔细一抹,我惊喜的发现,果然有一个比刚才摸的洞大一号的洞,里面明显可以感到有水,从里面流出~ 洞口边缘又滑又嫩,而且暖暖的,摸上去好舒服,但还是感觉这洞洞有点小,但还是硬着头皮往一捅,这一通才发现我的手指进入一个,温暖的且密封的一个通道通道里滑滑的,而且像一张小嘴,向里吸着我的手指头,我的手指也不干示弱,在里面开始行动了起来,手指一曲一伸的开始挠了起来,妈妈身体一震,一只手也伸进了裤衩里柔起了,自己的小豆豆。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从口中发出喘息,也变得急喘,这时我发现,妈妈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紧闭着媚眼,满脸通红,额头上还过着汗珠,张大了嘴,口中还咿咿呀呀的叫着,我感到恐惧了,为什么我进去后妈妈的表情反倒更加痛苦呢?我想,可能是我我不够用力,我决定在用力一点。我和妈妈的手还在不停的在妈的裤衩里蠕动着。 我加大了力度,妈妈也加快了揉弄自己的小豆豆。妈妈也彻底躺了下来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响,但还是支支唔唔可以听到:“好好儿子,妈~ 妈妈快不行了,太~~太舒服了,灵魂要~~要出窍了,太棒了~ 儿子。 妈妈要~ 要丢了~ 要丢了~~~~. 但就在这时里屋的门被拉开,妈妈,当时一惊,忙拿了一条枕巾挡在了胸前,坐了起来,惊恐的看向门的方向,可是我并没有被门下到但,而是被妈妈的一惊一乍,吓了一跳,也是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真是奇怪,门是开了但没人进来,但是可以看到门外有人影晃动,我和妈妈静静地等待这,好像等待着末日的审判,时间仿佛停止,风好像都定格在了一处,我们的呼吸变得又沉重有漫长,终于两三秒的时间过去了,从门口露出一张脸,我定眼一看原来是小虎子,和小碟的母亲,也是我妈最好的姐妹,我的美香婶子。我的眼睛一亮,看他笑嘻嘻的探个头看着我和妈妈~.我妈妈一看是她的脸色从煞白腾的一下变得通红,妈妈愣了愣,然后结结巴巴的问道:”小香~ 你~ 你怎么来这么早呀?“美香婶子坏坏一笑:”呦~ !闲我来得早啦?我要不来早一点能看到这美妙的一幕吗??呵呵!看来你家小宇真是长大了,都知道孝敬妈妈了。妈妈结巴道:“你~ 你瞎说~ 什~ 什么呀?不是~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 你别瞎说”。 “呦~ !我想的是哪样呀?燕妮姐?”说着,美香婶子便从门后出来,向我们邪笑走了过来。妈妈看到美香婶子的身体,吓了一跳,:“小~ 小香,你~ 你咋不穿服腻??妈妈急切道。美香婶子娇笑道:”我?天太热!我陪你们俩一起洗个澡啊~ !你们娘俩儿,干啥好事呢?也不叫我?“妈妈一听连更红了忙道:”没没~ 没干啥呀!还不是这孩子,想吃奶了,我又闲天热就把上衣脱了。喂他吃两口奶。“美香婶子娇笑道:”呦!我的乖宇儿,你妈的奶这么好喝呀?那让婶子也尝尝好不?这时美香婶子已经走到了,我身旁,又故作惊讶道:“呀~ !乖宇儿,你的手咋在你妈的裤衩子里呢?”这时妈妈才惊讶的发现原来刚才太过惊讶太过突然,她只想起遮住自己的身体,但忘了我的手指头,还在她的阴道里呢。 不过马上我妈就把我的手,拔了出来。红着脸道:“不~ 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是因为我~ 我的大腿根痒,所以才让宇儿帮~ 帮我挠挠痒。”(现在想想这个理由太过牵强)“哎~ 燕妮姐,别编了!越描越黑。大家都是女人,这事我懂" 美香婶子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道:”宇儿,真的长大了,知道心疼妈妈啦“。这时我看见了美香婶的酮体,她有着娇媚的皮肤,虽然平时下地里干活胳膊,小腿,脸和脖子,晒得有些发红,但身体确实很白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显得甚是皎洁,奶子不大但很坚挺,粉嘟嘟的小奶头,倔强的向上翘着,其实我认为最漂亮的还是,美香婶子的阴部,因为美香婶子的阴部,两个土坡夹着一条小细缝,看上去嫩嫩的,一根毛都找不到。(没错用现代的话是白虎)。 美香婶子看到我盯着她那没毛的逼,入神的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笑得花枝乱颤道:“燕妮姐,你看咱家宇儿多可爱呀,看得都入了神,好像要转进去似的”。 突然有人摸了一下我那涨得硬硬的小鸡鸡,我才回过神来,原来是妈妈的手,妈妈笑着道:“看什么呀!小色鬼!都入了神”。我的脸一下红了,害羞的笑道: “没~ 没啥!只是好奇。”妈妈问道:“喜欢吗?”我说:“喜欢,美香婶子那好漂亮”!美香婶子得意的笑道:“还是宇儿识货,是不是比你妈那毛绒绒的逼好看”?妈妈听了恼羞成怒,道:“宇儿喜欢就摸摸呀。”说完就抓着我的手摸上了美香婶子那光滑白嫩的阴户。而妈妈这时也发动了攻势,一口含住了美香婶子的粉色的小奶头舌头围着乳头周围打转,右手捏住了另一个奶头,这突如其来的攻势让没想身子的身体不禁一阵颤抖,呼吸一下仿佛停止,‘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阴户下顺着大腿留下水来,我有了妈妈的经验也摸到了美香婶子的小豆豆,嫩嫩的哗哗的让我爱不释手,摸了没两下,发现美香婶子身体抖得幅度越来越大,频率也越来越快,呼吸也越发急促。“好~~好~ 我的宇儿~ 好会摸,~ 你们娘俩一~~一起欺负我,我~ 我要~ 要不行了,好~ 好舒服,好~ 好久没这么舒服了,要~ 要来了~ 要来了,啊~~~ ”在我和妈妈的突然袭击下美香婶子,全身抽搐,身体也微微犯了红色,阴户下的水流从流淌变成的喷射,急促的喷射让地面上也积攒的一摊淫水。高潮过后的感觉让美香婶子享受的失了神,时不时还有一阵一阵的抽动。妈妈见到地上美香婶子射的淫水,不禁笑道:“骚妮子,今天怎么这么兴奋呀?啊荣多久没孝敬你啦”?这时美香婶子才回过神来,羞恼到:“你们娘俩真坏,一起欺负人家,等虎子和小蝶长大了,哼!一定会为我报仇的,还说人家‘骚’我跟你拼了”。于是美香婶子嬉笑这和妈妈闹成了一团,一个全裸,一个只有宽松的裤衩的两个成熟美妇,扭在一起互相瘙痒,翻滚,时而妈妈在上面时而美香婶子在上面,我在炕下高兴地欣赏两个美妇的嬉闹。这时听到妈妈再叫我,“宇儿,快来帮妈妈呀”!我这才回过神,原来美香婶子占了上风大屁股骑在妈妈的身上,两只手分别抓住妈妈的手腕,举过妈妈的头顶,身体趴在妈妈的身体上,两对乳头相互摩擦,而这是妈妈也累了,停止挣扎,把两条腿支起M字形休息,喘着粗气,而时刚好两个阴户一上一下都对这我。“宇儿还不快帮我,想啥呢”?妈妈叫道。叫声把我的神从这美不胜收景色里拉回,我摇了摇头定睛一看原来妈妈赞了下风,我见美香婶子的洞洞冲这我,我就顺势把三根手指插了进去,只听啊的一声,妈妈见她分了神,一用力就把美香婶子推翻,压住。妈妈这时得意的笑道:“骚妮子!怕了吧~ 一碰骚穴就瘫了,还是我宇儿厉害,一只手就制服你”。美香婶子也累了不停的喘这气,道:“不来了~ 不来了,已~ 已经累了,我们先~ 先洗澡吧”!妈妈道:“也好洗完澡,我们娘俩再制你”。妈妈也很喘,大奶子不停的上下起伏,妈妈也脱了内裤,这是我才真正的看到妈妈的阴户,黑黑卷曲的毛成倒三角覆盖在隆起的阴户上,有两片略微发黑的阴唇向外翻,可以直接看到粉嫩嫩的小穴和上边那明显探出头来的坚挺的小豆豆,两位美妇下了炕,刚要往偏屋走,这时小虎子醒了,一醒就哭了起来。


上一篇:【我妻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