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警花少妇


一个小时后,刘栋出现在了大厦的前面。看着高耸入云的商务大厦,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梅西博士的研究所会在这栋商务大厦的地下五层,以往自己经常路过这里,还真不知道这里有这么一个机构呢。不过想来这样的项目也是保密的,所以外面应该是没有人知道内情的吧。
潇洒的理了理头发,他走到大厦旁的露天停车场开出了自己的车。刚才在研究所的时候,小言已经大致的讲述了超能身体的含义,接下来的研究也变得简单了,因为小言已经在他的身体上装了一套检测装置,可以随时发回检测数据,也就是说,小言只需要呆在研究所就可以知道所有的数据了。当然,隔三差五的,小言还需要上门亲自检查刘栋的身体,想到这个,他的嘴角又露出了笑容,因为他知道,这个小妞过不了几天就会主动来找他的,因为小言可是初尝云雨,怎么会忍得住不来呢?
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刘栋不可思议的看着前面的路面。原来现在的驾驶感觉简直太妙了,原本只可以看着前方一两百米的视野现在变得更加的广阔了,抬头间,他感觉自己可以看清楚前面三公里的车辆,包括主干道和支线的所有车辆,此刻他的脑海中,彷佛出现了一张虚拟的交通全景图。下意识的,他猛踩油门,汽车像是发狂般的冲了出去。
“欧也,太刺激了。”刘栋看了一眼仪表盘,在市区的速度已经到了一百二了。刚才闪过两车夹缝之后,他甚至听到身后的撞击声,也就是说,后面有两辆车因为他的快速驶过而发生了交通事故。不过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了,他需要好好的释放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体里彷佛有无穷的精力需要发泄一般。
现在的刘栋,满脸的自信和笃定,彷佛变了一个人一般。至于闯红灯或者超速驾驶等问题,他也做到了忽略不计,好像那些已经变成了小事一般。
突然,身后传来刺耳的警笛声,刘栋透过后视镜看到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紧紧的跟在自己的车后。
“哈哈,让我逗逗这蠢货吧。”刘栋松了松西服的领带,潇洒的把左手伸出车窗,嚣张的冲后面的警车比划了个猥琐的手势。
刺耳的警笛声响彻大街,警车在车流中快速的穿插着,竟然紧紧的追了上来。刘栋没有一丝慌乱,因为在他的心中,前面一公里左右的路面都了如指掌,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甩掉后面的警车。
两车追逐之间开出了几条大街,后面的警车可能真的有些受不了了,速度微微有些慢了下来了。刘栋一瞧这情形,也主动放慢了车速。等后面的警车觉得距离很近准备加速的时候,刘栋会再次加速,两车只保持五百米的距离。如此往复了好几次,搞的后面的那辆警车也不知道该不该追了。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刘栋也有些纳闷了,按理说这样的情况,警车一定会请求增援的,可是奇怪的到现在为止,后面依然只有这么一辆警车,这就有意思了。看着前方就要开到郊区了,刘栋索性停下了车子。
“呜。。呜。。呜”警笛声声,警车终于堵上了刘栋的车,从车里走下了一个女警,咆哮着冲了过来。
“麻痹的,兔崽子,快给老娘下车。”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女警,身穿着警服,一脸怒气的站在刘栋的车旁。
“呃。。。原来是个警花啊。”刘栋舔了舔舌头,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
“昂,你很牛逼吗?”警花围着刘栋的车转了两圈,掏出了一本罚款单,“驾驶证拿出来!”
刘栋有些头大,自己这个月已经有两次违章了,如果再扣分的话,恐怕会吊销驾照了,也直到此时,他才感觉问题的严重性。他打量了一眼这个警花,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一身标准警服下,貌似身材也还不错,看起来真的有种英姿飒爽的感觉,挺翘的小鼻子下是一张微微撅着的小嘴,要不是眼睛故意瞪着刘栋,基本上,还算长得不错。
“美女,不用怎么严肃吧?”
“哼。。。”警花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敢这么猖狂的在市中心超速行驶,一定又是什么富二代吧,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人了。”
警花说完,随手掏出了一副手铐走了过来。
“不是吧。”刘栋有些傻了,自己也就是有些超速而已,顶天了也就是罚款和吊扣驾照,一见女警的意思,这是要拘留自己吗。真的不至于这样吧,刘栋搜刮肚肠也找不到自己被带上手铐的理由。
“切,现在害怕了吧。”女警干净利落的“咔嚓”“咔嚓”给刘栋带上了手铐,一指警车道“走吧。。。”见刘栋没有动,干脆动手推了一把刘栋,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纹丝不动。
“有声音。。。先别动”刘栋一本正经的说道。
“什么声音?”女警环顾左右,发觉这里临近市郊,远处是一大片的农田,四下里有些安静,根本就没有什么动静,“别耍花样。”
刘栋皱着眉头,不理会女警的呵斥。在他的耳朵里,正清晰的闪现着“咔嚓”“咔嚓”的声音。这声音如此的清晰,彷佛就在身边一般,紧接着,又传来了几个男人的叫喊声。
“不好了,有裂缝在扩大了,可能要塌方了。”
“是啊,好像是真的。”
直到这时,刘栋才确认丝丝龟裂的声音来自自己的脚下,低头一瞧,果然发现了细小的裂纹。
“喂。。你装神弄鬼的干什么?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女警气势汹汹的自己走回了警车,随手从警车的后备箱中拿出了一根警棍。
刘栋不理会这个准备滥用私刑的女警,聚精会神的听着脚下的动静。原来拥有了超能身体之后,听觉也变得如此的灵敏起来。他记得这里的地下正在开挖地铁隧道,如果刚才下面的对话是真的话,那么现在极有可能会发生塌方事故,也就是说,现在这里大约半径十五米左右的地面都不安全。
“咔嚓”“咔嚓”地裂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刘栋隐隐的感觉出地面微微的震动。
“快跑,要出事了。”刘栋来不及解释,一把抓住了女警花的手。
“喂。。。你在干什么?”女警吓了一跳,以为刘栋要袭警,顿时手中的警棍就抡了过来。
“砰”的一声,警棍砸在了刘栋的后背。刘栋回头瞪了一眼女警,骂道:“你这小妞也太不知道好歹了。”说完,不顾女警的嚣张怒视,一把抱起了女警,准备往安全的地方移动。
就在这时,脚下的公路终于闪出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一阵地动山摇之下,一个宽约七八米的大洞瞬间出现在刘栋的脚下,本来刘栋完全有机会跳出大洞,可惜现在手中抱着一个女警,已经来不及发力,两人呼喊着掉下了大洞。
“啊。。。。。啊”
虽然四周石屑泥土纷飞,但是此时的刘栋却异常的冷静。这一瞬间,四周的空气彷佛凝固了一般,连自己的动作都变得缓慢起来,他借着落势踏到一块大石头上,继而一个腾跃,又跳到了另外一块石头上,接二连三的,他身轻如燕抱着女警四下腾挪,躲过了好几次危险,终于在十几秒后踩到了实地。
“不好了,真的塌方了,怎么办?”
“好像有几台重型机械被埋住了。”
“赶快查看现场人员,统计伤亡情况。”
刘栋侧耳细听,发觉这些声音来源于大约一百米开外的地方,知道这次塌方的范围不小。
“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地陷吗?”警花终于放弃了嚣张。
“比地陷还严重啊,快给我打开手铐啦。”刘栋不耐烦的说道。
“比地陷还严重?”警花呆住了,喃喃道“难道是。。。。那个。。。地震?”
“呃。。。”刘栋看了一眼女警,心想女人就是想象力丰富啊,居然想到了地震,明明是隧道塌方嘛。嘴上还是顺着女警的话说,希望逗逗她,“你还真说对了。。。。现在可能会有余震,快打开手铐呀。”
“余震?会不会危险?”女警有些傻乎乎的问。
“妈呀,当然危险啦。这公路咧开一道口子,没准余震一来,呼啦一下裂缝就合上了,然后我们两就成了饺子馅了。。。。。”刘栋夸张的说道。
女警抬头看着头顶的亮光,眼中一下子涌出了泪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她转而看到了刘栋,顿时目露凶光,突然举起了手中的警棍,一把捅到了刘栋的肚子上。
“喂,你干什么?疯婆子!”刘栋下腹吃痛,后退了两步,突然后脑勺撞到了一块石头上,伸手一摸感觉一片粘稠,原来流血了。
此时的女警像是真的疯了一般,挥舞着手中的警棍冲了过来。
“都是你害的,这一切都是你害的。。。臭小子,我要杀了你。”
“喂。。你干什么?”刘栋左右躲闪之下,一把抓住了警棍,顺手勒住了女警的脖子,“你给我老实点吧,马上就要余震了,懂不懂,赶紧趴下。。。。”说完,按倒女警躲到了两块大石头之间。
刚才刘栋已经听到了一百米外的隧道里,有人发动了一台大型的挖掘机。那是为了营救被压在土堆中的工作人员的,刘栋简单的估算了一下,这里离那边有一百多米,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但既然骗女警是地震,那就干脆做的逼真一些了。
“轰。。。隆。。隆”,远处的挖掘机轰鸣起来,一阵震颤后,周围再次地动山摇,头顶飞落下浓密的沙土。还好两人趴在两块大石中间,基本没有什么危险。
晃了晃头顶的沙土,刘栋从灰土中钻了出来,身下的女警此时脸上已经惨白一片,只见她双手颤抖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小巧的钥匙,打开了刘栋的手铐,然后一把揪住了刘栋的衣领子吼道:“喂,你是怎么知道会有余震的?说。。”
“什么鸡巴态度啊?”刘栋真的有些生气了,这女人虽然是个警察,但是素质实在是太差了,连基本的礼帽都不懂的,所以他也索性也不再客气了,一把拧开了女警的手,粗暴的说道:“老子是地震局,你说我会不懂?”
“地震局的?”女警疑惑的看了刘栋一眼,嘴里嘟囔着:“听说那帮孙子个个都不懂地震的嘛?”
“你。。。。”刘栋真的被这个女警雷到了,这女警满嘴的脏话,和警察这个职业非常的不相称,不由好奇的问道“美女你叫什么?”
“靠,还敢打听老娘的名字。”女警竖了竖中指,哼了一声后道:“你可以叫我瞳姐?”
“同姐?你女同啊?”
“呸,找死啊。”女警顺手就给了刘栋一个爆栗,“是瞳孔的瞳啦,羽毛的羽,我叫羽瞳。”
“哦,小羽毛啊,我叫刘栋,你可以叫我栋哥。”刘栋大言不惭的说道。
“小羽毛?”羽瞳银牙暗咬,趁着刘栋不注意,居然手中的警棍突然横插,不知用了什么手法一下子把刘栋的两只手都剪到了身后,接着两手迅速的扣住刘栋的两只胳膊。
这一手一下子死死的把刘栋的两手都背到了身后,疼的刘栋叫了起来,“喂。。。喂,疯婆子你快松手,哥哥我的胳膊快断了哦。”
“哈哈,断了活该。。。。”羽瞳一脸的兴奋,嘴里娇笑着:“反正这里也不是局里,我今天还就暴力了,怎么滴吧。”
“我靠,看来你还是个暴力警花啊?”刘栋不想在这么被动下去,两只手使劲用力,顿时挣脱了出来,后腰一闪,已经转到了羽瞳的身后,左臂迅速的穿过羽瞳的脖子,立时就把女警被抱住了。
“快松开老娘。”这次轮到羽瞳被扣住了。
“别动,又有余震了。”刘栋装着一丝恐慌的样子说道。果然,话音未落的时候,不远处的土层里再次震颤了,这一次力度非常的大,因为挖掘机挖到了一块巨石之上,一时间,四周的土块不断的下落,四下里沙土横飞。
女警羽瞳有些慌了神,下意识的躲到了刘栋的胸前。
大约一分钟后,刘栋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惊喜的喊叫声。
“老王被救出来了,大家快撤离这里。”
“好啊,大家快走啊。”
短暂的嘈杂之后,一百米外的隧道里安静了下来。这一切非常的神奇,远在一百米的地下居然传来了声音,而且这一切都逃不过自己的耳朵,这超能身体简直太棒了,刘栋开心的咧开了嘴。
“你真的是地震局的,怎么这么清楚地震的情况。”已经两次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准确的预测出了余震,这让羽瞳有些相信了,嘴上也没有了刚才那么盛气临人的态度。虽然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没有正经的样子,不过预测地震倒还精准无比。这两次余震都是提前预报出了,这个恐怕也太神了吧。
“这回你相信了吧,告诉你一个惊天的消息吧!”刘栋酝酿了一下,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我已经预测出一个小时后会发生大地震,整个城市将会不复存在的。”
“不是吧,真的假的?”羽瞳俏丽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恐的样子。
“呵呵,要不然我刚才会违章超速逃离这里?”刘栋突然给自己的违章找到了接口,谎言越说越流利了。
“三天前的地震云已经那么明显了,呵呵,昨天市领导都已经提前离开了,连一些大企业的老板们今早恐怕都已经撤离了,剩下的都是你们这些傻瓜蛋了。”
“哦,天啊。”羽瞳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难怪我们局长昨天去省里开会去了。”一想到刚才刘栋在市中心疯狂的车速,她顿时有些不安的道:“大。。。大地震,比唐山的那个大吗?”
“妈的,比那个大多了,估计还会引起海啸,可惜现在困在这里,一切都来不及了。”刘栋长叹了一口气。
羽瞳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快松开老娘再说吧。”
“松开个屁啊。我现在要好好的惩罚你一下。”刘栋说完,右手重重的打在了羽瞳娇小的屁股上。
“啊,你个混蛋,居然敢打我?快住手!”羽瞳挣扎着,可惜架在脖子上的这只手如同铁箍一般,根本就动弹不得。
“为什么住手呢?这里也不是警局啊,哈哈,打你,打你还是轻的呢。要不是你追在我后面,我就不会停下来和你理论,如今已经完全来不及了,即使现在爬上去,也逃不开震中的范围了,我们再过一个小时后都会死的,你说我要不要狠狠的打你呢?”刘栋的右手如同巨大的鹰爪一般,立马再次攀上了羽瞳的小屁股上“啪啪”又是两下。
“哎呀,你快松开啊。”羽瞳显然也有些害怕了,可惜挣脱不开刘栋的束缚,只好口气轻柔了一些,“拜托你先松开好吧,我有些喘不过气了。”
刘栋见警花有些入戏,开始放开了手,颓废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哎。。。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都要死了。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靠,你要交代遗言吗?真幼稚!”羽瞳恢复了自由后,冲刘栋比划了一下中指。想了想,她又开始怒气冲冲起来,“不对啊,你这个家伙太自私了,明明有大地震为什么不报告,光顾着自己逃命了,哼,我最瞧不起你这种人,不是还剩一个小时的时间了吗?那你就颤抖的接受老娘的惩罚吧。”
“什么?”刘栋不可思议的抬头,没想到这暴力小女警居然在死亡倒计时的时候选择了和别人PK?这有些太意外了。
羽瞳再次举着警棍就冲了过来。刘栋无奈,只好快速的站了起来,一闪身又一次迅速的握住了警棍。
“好身手。”羽瞳赞叹道,突然身形一顿,脚下的皮鞋飞速的撩了上来,“噗通”一声,正中刘栋的裆部。
“哦。。。。。。。”刘栋这次真的痛的不能站起来了,没想到这女警下手这么黑啊。他有些彻底的发怒了,这个女人看来不好好收拾是不行了,此时的他什么游戏都不想玩了,只想着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个嚣张的羽瞳。
“小妞,就让大爷陪你好好玩玩吧。”刘栋怒吼着,声音响彻整个裂缝,震得周围有好几块石头都掉了下来。使劲的抓了两下鸡巴后,刘栋暴怒的冲了过来。
两下一交手,高下立判。刘栋毕竟是超能身体,感官超级灵敏,加上速度和力量方面也有了很大的提高,所以只两招之下,羽瞳就被按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你不是挺横的吗?”刘栋一手揪住羽瞳的胳膊,一只手开始解开了她的裤子皮带。
“混蛋,你要干什么?”羽瞳反扑的力量还是很大的,但是在超能身体面前,一切人类都是个渣。
“干什么?隔着衣服打屁股不爽,我要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刘栋邪恶的解开了警服的皮带,等一把拉下裤子的时候,他有些愣住了,“我靠,居然是黑丝。。。你口味挺独特的嘛?”
原来警服下竟然是一条黑色连裤袜,如果仔细的看就会发现,连裤袜下居然没有穿内裤。整个裆部被暗黑的黑丝包裹着,充满了神秘的感觉。
“怎么滴,老娘穿什么要你管吗?”羽瞳毫不相让,一扭头一口咬在了刘栋的手臂上,顿时一声大叫响起。“啊。。。好疼啊。”刘栋此时再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了,反而内心里涌出了一丝丝刺激的感受。他没有想到警服下的大腿上居然套着黑丝连裤袜,妈的,还是螺纹黑丝,这口味。他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几下就撕破了屁股上的黑丝,顿时露出了里面晶莹透白的小屁股。
“啪。。。”这一巴掌可谓打的实实在在,刘栋只觉得小屁股挺翘结实,肉感十足。
“啊。。。。。”羽瞳叫了一声,凶狠的瞪了一眼刘栋,“等老娘找到机会,我会直接剁了你的鸡巴的。”
“哦。是吗?好怕怕呀。”刘栋装出吓了一跳的表情,“原来你连鸡巴都说的出口啊,该打啊。”
“啪。。啪。。。啪。。”连着三下巴掌,白嫩的小屁股上顿时透出了红色的手印。这一次羽瞳转头的时候,反而没有了怒吼声,刘栋只觉得她的眼里有着水汪汪的东西。
“呃。。不是吧,难道还有这个爱好。”刘栋从警服下伸手进去,一下子摸到了羽瞳的胸。
“可惜是个微乳啊。”刘栋砸吧着嘴。
也许是被说道了痛处,身下的羽瞳像是发狂般的挣脱了刘栋的束缚,一脸愤怒的叫道:“敢说老娘是微乳?妈的,气死我了。”说完用力扯碎撕开了上身的衣服,居然是黑色的蕾丝胸罩。
刘栋悠闲的走近,透过蕾丝,看到了一片盈盈的白色,嘴里嘟囔着:“还可以吧。”
说实话,也就是一般吧。刘栋对于普通胸部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对于眼前这个凶悍女却充满了好奇。此时的羽瞳一条黑色的螺纹连裤袜已经露出了好多的破洞,破洞中露出的是雪白的皮肤,特别是两腿间,隐隐的透出一团黑色的毛毛。
“大不大的需要用手实际的测量一下的。”刘栋毫不客气的两只手一下子摸上了羽瞳的双乳。
“呃。。”羽瞳正要发怒,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忍住了怒火,大声道:“好,就让你好好看看吧。”
也许是真觉得还有最后不多的时间了,这个平时在警队里的不良女警居然大胆的如同一个荡妇。不过想想也是,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的一小时了,谁又不想着展示一次呢。
羽瞳说完后,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般,一把拽开了自己胸前的黑色蕾丝胸罩。
“我靠。”刘栋砸吧着嘴巴,凑近了过来,“快让我摸摸。”
“别动。”羽瞳后退了两步,道:“你也亮亮你的家伙,反正都是死,死之前咱们也赤诚相见一把。”
“好。。。”刘栋心里美的要死,今天居然遇到一个大傻妞了。手上微微一用力,裤子应声碎裂,再一挥手,内裤也被抓了下来。
四周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刘栋看着半裸的羽瞳,说实话,这小妞的身材真不错,貌似,自己还真的没有干过警花呢。
羽瞳这次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看着眼前男人下体的长度,直接呆住了。
“这个这个。。。好像还蛮长的嘛。”
“是嘛?这状态就算长啦?”刘栋一脸的得意,心中默念着“变长变长”,身下的肉棍居然真的在肉眼可见的状态下慢慢的变长,虽然是疲软着的状态,但称之为一条蛇真的不为过了。
“啊。。。天。”羽瞳倒吸一口凉气,心中虽然惊奇,嘴上却不饶人,“虽然长度够了,不过谁知道是不是一条死蛇呢?”
“好啊,就让你见识一下吧。”刘栋潇洒的抡着鸡巴甩了两圈,顿时下体黑壮的大蛇终于苏醒了。
羽瞳兴奋的舔了舔舌头,此时的她,已经彻底沦为一个荡妇了。她好像也想明白了,与其就这样死去,不如轰轰烈烈的干一场呢,何况眼前这个大鸡巴实在是太大了,确实需要体验一下啊。她转身走向一个巨大的石块,主动躺了上去,嘴里叫嚣着:“来吧,让老娘见识一下你的小菜鸟吧。”
“好啊,就让你见识一下吧。”刘栋两步走近羽瞳,一把揪住了羽瞳的两颗乳头,稍一用力捻动就让警花大叫连连。
“啊。。。我不会放过你的。”羽瞳喘着粗气说道。
“好啊,我今天也不会放过你的。”刘栋两只手更加的放肆,一边揉捏着奶子,另一只手却摸向下路,狠狠的揪下了羽瞳一小簇阴毛。
“啊。。。。”羽瞳也不甘示弱,一把抓住了胸前的大手,张嘴就咬。
“哦。疯婆子啊。”刘栋看到手掌虎口的位置出现了一排牙印并快速的渗出鲜血,“妈的,果然是欠收拾啊。”说完抡起左手给了羽瞳一巴掌。
羽瞳嘴里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声。
“你就是个欠干的骚货。”刘栋一伸左手中指,一下子插入了羽瞳的阴道里。此时的蜜穴里居然已经湿滑一片了。
“哎呦,原来已经进入状态了嘛。”刘栋中指在里面一阵横冲直撞。只见羽瞳气喘吁吁的呢喃着:“来啊,真刀真枪的干吧,磨磨唧唧的还是个男人嘛?”
“好啊。”刘栋也不客气,抓过大鸡巴,在蜜穴口摩擦了两下后“扑哧”一声插入了羽瞳的阴道。
羽瞳配合着刘栋的插入,甚至于还微微的弓着身体调整方向,一双大眼睛瞪着刘栋,嘴里发出嘶吼声。
“看什么看,老子正在干你啊。哈哈哈”刘栋大力的抽插起来,每一下都让羽瞳浑身震颤。
“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还不是被我干了吗?”刘栋一边大力的插入,一边用手狠掐她的大腿。鸡巴的每一次深入,都会带动着羽瞳的阴唇翻出来,每一次的撞击都会发出“啪啪”的声音,一时间,在这地下裂缝中,一片的“啪啪啪”的交合之声。
羽瞳虽然嘴里呜咽着,但是下体的快感却越来越强烈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无疑是非常厉害,插进身体里的那根鸡巴彷佛拥有着魔力一般,正在慢慢的增大增强,渐渐的,她甚至感到了一种痛楚,这种痛楚混合着丝丝快感,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感受,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吧。
“疯婆子,你不是很嚣张吗,这次我就干死你好了。”刘栋觉得还不尽兴,突见四周悬挂着根根粗壮的树根和藤蔓,顿时有了主意,他一把抓起羽瞳,用几个粗壮的树根绑在羽瞳的身上,又用藤蔓绑住羽瞳的两只腿。把她的整个身体悬空,形成了一个大字。
“这样玩起来估计更爽了吧。”刘栋挺着鸡巴上前,看着吊在树根藤蔓之间的羽瞳,一挑鸡巴,再次插进了羽瞳的下体中。
“轰隆”“轰隆”由于树根牵扯在沙土中,加上刘栋动作的巨大,四周的沙石开始缓慢的震颤起来。

上一篇:旧年艳曲完
下一篇:红杏红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