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春风拂槛露华浓


无奈之下只好将服务员呼了过来。 过来的是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服务员。 小姐,你们这里怎么没有男厕所? 有啊,只不过不在二楼。 那在哪里? 男厕所在一楼,女厕所在二楼。 男女厕所不都是一墙之隔并排着吗?怎么还分成了上下楼? 哦,先生,我们这个咖啡店的装修布局,是按照欧洲风格设计的。 按照欧洲风格设计,也不该将男女厕所分开啊。 欧洲的风格就是男厕在下层,女厕在上层。 为什么要男在下女在上?(这话说出后,才感觉似乎有点儿双关语。 这是为了尊重女士,突出女性的地位。欧洲的男士比较绅士。所以才这样布置。 MD,这又是个崇洋媚外的烂店破店。 这个服务员也是个吃里扒外的汉,而且是个女汉。 想到这里,心里愤愤不平起来。 这里是中国,不是欧洲,你们接待的客人也是中国人,怎么不按照中国人的习俗进行设计呢? 哦,先生,我们的老板是位留过洋的女士,她坚决主张这么设计的。 日

,即使为了突出你们女性的地位,也不该在厕所上大做文章嘛。算老子倒霉,今天不是进了咖啡店,而是进了娘们窝。 越想心中越是不平,粗语脏话随之脱口而出:什么欧洲男士是绅士?欧洲的那些大洋马除了带颜色的狼就是没有阳气的子,再不就是蟑螂似地罪犯,什么TM的绅士?难道中国男人就不绅士了吗?胡诌白扯。 估计这个女服务员还没有遇到过我这样的雷人,被我抢白的面红耳赤,竟没了话说。 我说完之后,也就没再理这个女汉,扭头往回走。 当我走到房间门口时,那个女服务员在后边悄悄嘟囔了一句:就你这样的还绅士呢?你绅士别往女厕所跑啊?哼┅┅她以为我没有听到,岂知老子不但是个顺风耳还是个千里耳,将她的话一个字不漏地全听到了。顿时胸中火起,立即驻步扭头怒视着她。 她发觉我听到了她的话后,吓的大惊失色,急忙低头转身急匆匆地走了。 她要不跑,我可能真的要大发雷霆,但她一跑,我也就没了斗志。 毕竟是自己的心情不好,根本没必要往别人身上发,那样也太不厚道了。 经过这一番折腾,尿脬似乎大了不少,竟没了尿意。 MD,你们这里不尊重男士,老子还不在这里尿尿了。 大不了憋着回单位解去,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回到单间里,看到冼梅依旧坐在低排沙发上静静地发呆,脸上的表情很是伤感。 知道她仍然为退婚这件事情烦心。 我刚刚平复下来的悲凉情绪又升上了心平面,逐渐又涌上了小脑袋。 哎……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想这些都已经迟了。 我们两个修了好几万年,才在茫茫人海中相遇。不但牵手相伴,还要同床共枕。 注定要经受那爱情麻辣烫的千般万般煎熬,煎焦了不算,熬糊了才止。 一个竖心加上一个青字,组成的这个‘情’字,既给我们两个带来了喜悦欢欣,但同时也带来了数不清的愁苦辛酸。 NND,想到这里,竟羡慕起那些赤身果体,浑身是毛的动物来。 看它们多么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生活。 到了发情的时候,身上喷出气味来,逮着谁办谁。 办完各走各的,多么地逍遥自在。还不用承担民事责任,更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害怕判刑做牢啥的。 人有时候还不如鸡鸭鱼鹅来的舒服痛快。 阿梅,你不要再想退婚的事了,那样只能徒增烦恼。你就听我的,这件事也顺其自然吧。边说边轻轻将她揽进怀里。 她伤感地点点头,神态温柔无限。 阿梅,你工作调动的事情,大概什么时候办理? 哦,得有一个过程,又是下调令,又是谈话,又是报到的,怎么着也要过一段时间。 嗯,我一听心中一阵窃喜,最起码我们两个不用立即就分开。 为了不再让她烦心下去,我温柔地轻轻说:走吧,快到上班时间了。 她看了看皓腕上的金丝小手表,柔声说:还有十分钟。 我灵机一动,馋馋地说:嗯,我们要充分享受这十分钟,先接吻前五分钟,后五分钟我们走回去,正好卡着点上班。 我话一说完,我们两个几乎同时动作,热烈地吻在了一起,吻的忘乎所以。 等吻完了之后,一看表,MD,竟吻了八分钟,只剩余二分钟了。 我们两个急急忙忙快步下楼,一溜小跑,向单位奔去。 到了单位楼下,我让冼性感先上楼,这样我们就错开了。 不至于让既多事舌头又长的同事看到,免得风起云涌。 一旦风起云涌,不被风刮倒,也会从云头上栽倒下来。 再不就来个风萧萧兮戳指寒。让人家把我们两个的脊梁骨戳穿,戳成蜂窝。 真要是那样,真的是生不如死。 所以,不得不谨慎了再谨慎,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们两个相距十几米,先后进了办公楼。 冼梅直接到办公室去了,而我则是去了李感性的办公室。 于公于私都得先和李感性见个面,打个招呼。 我一进她的办公室,李感性正在聚精会神地批阅文件。 她看到我后,温柔地一笑,脸色晕红了起来,红润如脂,粉光若腻。眼睛里充满了喜悦,媚眼如丝,整个人显得愈加地楚楚动人。 李感性明显地化了淡妆,越发地粉腻融娇欲滴,惹得老子春风驰荡摇春心。 汗,美女的杀伤力太大了。 我刚和冼性感约会回来,本想以后专心致志地扑下身子好好地爱冼梅一个人,但如今见了李感性,又把我的心惹花了,五颜六色都不是,而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俱全,情*浓浓如同鼎沸。 老子不爱江山,只爱美人。 爱一个不嫌少,爱两个不多,爱三个更妙。而且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呜呼,爽哉! 擦身而过不回首,只是对方美不够。 春风拂槛露华浓,不顾一切裙下走。 看来老子是躲不过这春风拂槛露华浓的美女了,既然躲不过,那就只好往裙子底下猛钻了。 杏姐,不好意思,昨晚睡过头了。 呵呵,没事,以后注意就行了。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你中午休息了吗? 没有,今天有几个重要文件得抓紧处理。 当当、当当,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开门进来的是信贷管理部的邵仁祥经理。 邵仁祥身材极高,极瘦,足有一米八多,却最多只有60千克。皮肤极白,戴着比女人还秀气的眼镜,看上去即斯文儒雅又弱不禁风。 同事们送他外号‘少三极’,少取邵的谐音,三极是指他极高、极瘦、极白。‘少三极’总的意思就是人间少有的三大极品。 要是让我说的话,还不如叫他‘苗人凤’来的既顺口又生动。 他手臂手背的青筋都凸凸地爆露在外,血管和肌肤似乎要分离开来。 估计那些实习的护士最喜欢他这样的了,闭着眼睛都能将针扎上,还保证不待鼓针的。 等‘少三极’进来,我立马站了起来,点头微笑:你好,邵经理! 你好,小吕。 打过招呼后,我就离开了李感性的办公室,三极同志找她肯定是有重要工作协商,我这个大头兵在旁边太也不合适。 回到办公室,由于一上午没来,急忙和潘丽、邓霞,分别亲热地打了个招呼,最后又煞有介事地和冼性感打了个招呼,不为别的,只为遮人耳目。 而这丫竟明显地不适应,她的表情神态似乎在说:你怎么也和我打起招呼来了? 我急忙对她暗示眼色,她才会意过来。唉,这丫太实诚,鬼心眼太少了,还是老子办这种事比较地道些,呵呵。 肖娜和希特勒同志不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坐在工位上,刚把电脑打开,桌上的内线电话就响了,摸起来一接,是李感性的电话。 小吕,崔有矛在不在工位上? 不在。 我给他打手机,他也不接,邵经理过来领东西,还在我这里等着他呢。你找找他,看看他在不在顶层的仓库里? 嗯,好的,我这就去。 临出办公室时,我瞅了一眼,发现希特勒的手机就放在办公桌上,应该不会走远。 出来办公室,先在本楼层找了片刻,没有发现纳粹元首,只好抬腿向楼上走去。 我们支行的仓库在最顶层,我只去过一次。 仓库钥匙只有老崔有,莫不是这B真的去了仓库? MD,害的小爷还得爬楼。 爬了好几层楼,累得有些气喘,终于来到了华山之巅。 MD,此华山之巅非彼华山之巅也。 光线有些灰暗,空气污浊,竟还透着霉味。主要是这里不经常来人的缘故。 走廊里堆的乱七八糟的东东,破桌子、破椅子、破沙发、破电脑、破条几等等,上面还覆盖着厚厚的灰尘。 总之堆放的这些东东都是破中之破,烂中之烂,破破烂烂惹人烦。 MD,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废品收购站。要是在门口摆上个地秤,不用办理营业执照,就可以直接营业了,都是现成的。 由于太脏太乱,我走路须得小心谨慎,唯恐地面上的灰尘把冼性感给偶买的高档皮鞋给弄脏了,只能轻手轻脚地慢慢前行,中间还得躲避着伸出来的桌腿椅脚。 MD,打扫卫生的怎么也不打扫打扫这里?难道等这里爆发了瘟疫之后才肯收拾收拾吗?真TM懒,懒的出奇,比老子还懒。 地面上有一些零乱的新鲜脚印,不知是谁来过。 由于我轻手轻脚,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动静,轻飘飘地就来到了仓库的门口,门上没有上锁,用手轻轻一推,门从里边反锁上了。 MD,大白天老崔在这个脏兮兮的破仓库里干什么?还TM反锁上门。 刚待开口喊,只听里边传来若隐若现的悉悉窣窣之响。 中间伴随着男女苟且之声。 男的呼呼喘粗气,女的压抑着的*吟声不断。 我日

哟,大白天的这是谁在里边偷青偷?也TM太大胆了。 惹的老子在门外高高举伞。 破门而入那是万万行不通的,整不好会出人命。 但好奇心顿起,促使我非要查探明白在这仓库里边鬼混的狗男女是谁? 仓库门的旁边有一个离地2米多高的小窗户,长期开着以便通风。 小窗户的下边堆放着破桌烂凳,我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攀爬上去站在了破桌子上。 悄悄探头向里看去,眼前的一幕惊的我险些从破桌子上掉下来。 只见肖娜半躺在爆皮的沙发上,下身赤裸裸的,劈腿挨插。 老崔这B将裤子都褪到了脚脖子上,大屁股前后大力浪动着。 两人正在忘乎所以地ML。 看的老子几欲喷血,呼吸似乎也停滞了,心中怦怦直跳,伞愈撑愈大,几乎把墙壁戳穿。 MD,这对夫妇太骇人了,标准的一对狗男女。 不能再看了,再看老子一个控制不住,硬闯进去来个二来来,非出大事不可。 老崔是属于通,不受法律约束。老子可就成了蟑螂了,非得给老子定个轮罪不可,那就惨了。 我屏住呼吸,蹑手蹑脚不发出一点声响,急匆匆下楼去了。 到了我们办公室所在的那层楼,胸中还怦怦直跳,伞儿依旧高高撑着。 不行,得找个地方好好静静心,最起码得把打着的伞儿收起来才行。 这个时候,别无去处,只有WC是最佳的选择。 真他奶奶的,就像老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似的,需要跑到厕所里来进行躲藏。 伞儿哟,你快些收呀快些收,我已把那迷人的景色看个够。肖娜的大地已经浸透了油,老崔那B龌龊卑鄙不知羞。伞儿哟,你快些收呀快些收,这一对狗男女流里流球,别再羡慕留恋那肮脏的下流。 我心中默唱着女高音歌唱家马玉涛的《马儿哟,你慢些走呀慢些走》的曲调,只不过将歌词进行了改动,但曲调还是那个曲调。 MD,足足唱了十多遍,才将高撑的伞儿收了回来,太不容易了。 老崔这B真TM是纳粹元首希特勒,肖娜这浪妞子就是那爱娃。 光天化日

之下,竟敢在办公楼里行云流水。真TM胆大妄为,无法无天,馋的老子直想一飞冲天。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疯狂的人人都在跳街舞,即使靠在爆皮的破沙发上也是上下浪跳,这个世界太恐怖了。 老崔这B很色,看到女的就想上,即使是老母猪也不放过,我对他很是了解滴。 但肖娜却让我跌破了眼镜,实出意外中的意外。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丫竟会如此*荡。 这对狗男女都TM*荡无比,都*荡的慌不择食。 老崔不嫌肖娜丑皮肤粗汗毛长,肖娜不嫌老崔既是矬子又TM龌龊。 老崔啊老崔,希特勒啊希特勒,人家肖娜虽然身上不算白,胳膊腿上的汗毛还很发达,但毕竟面部皮肤还说的过去。 况且人家还是个未婚女,虽然不是那C女。 但你老崔做事也TM太抠门了。你不去那五星级酒店,最起码得到个普通旅馆开个房间也行嘛,花个十块八块的有什么? 你TM就在那个潮的发霉,闷的放汗的破仓库里就把人家肖娜给办了,也太没有品味,没有层次了,也太对不起人家肖娜了,奶奶个熊的。 心中边想边骂,向办公室走去。当走到李感性办公室门口时,我才想起需要向李感性汇报一下。 我当当敲了两下门,几乎就在李感性请进二字响起的同时,我就把门推开了。 只见‘少三极’同志还坐在那里静等着那个挨万刀的崔淫棍。 小吕,找到崔有矛了吗?没等我开口说话,李感性就问上了。 没有,楼上楼下都找了,没有找到他。 你到顶层的仓库里去了吗? 去了。 他也没在仓库里?……嗯,……他没在仓库里。李感性一听,眉头紧蹙,显是有些恼火。 这个老崔今天是怎么回事?出去也不打个招呼,手机也不带。边说边又气恼地模起电话来打他手机。 我心中又开始海骂老崔这B了,MD,你在顶层快活,老子还要替你撒谎。 虽然心中不断地在海骂崔B,但他和肖娜的事情却是万万不能告诉任何人的,只能烂在肚子里,并且是永远烂在肚子里。 都是道上混的,讲心比心,最起码得要遵守道上的规矩,要有点儿职业道德,就凭这一点,老子还是很够江湖的。 MD,老崔B,肖娜丫,你们这对狗男女多亏碰上了老子,算你们有福,要是碰上了别人,后果可想而知。 光唾沫星子就能把你们两个淹死了,光戳脊梁骨的也能把你们戳成马蜂窝。 李感性抱着电话打了很长时间,结果肯定是没人接。 但我又没法开口不让她打,别让她做无用功,只能默默地站在旁边看着。 李感性连打了好几遍,最后极不耐烦地将电话摔下了。满脸歉意地对少三极说:对不起了,邵经理,等老崔回来,我让他去找你吧。 少三极同志站起来文绉绉地说:好吧,那我回办公室等他吧。 不好意思了,邵经理,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 没事,没事。 少三极同志客套了几句后,便向外走去。 李感性起身将他送出办公室,我也跟在李感性屁股后边煞有介事礼貌足足地送少三极同志。 将他送走后,李感性转身往回走,我又跟在她屁股后边进了门。 李感性今天穿了一条紧身的黑色牛仔裤,将翘臀包裹的格外诱人。 崔B肖丫那对狗男女惹的老子谷欠大火熊熊燃烧,虽是在WC里高歌《马儿哟,你慢些走呀慢些走》的曲调将伞儿收了回来,但底火依然没有熄灭。 我随手将房门关上,从背后顺手就在李感性那翘臀上捏了一把,虽是隔着牛仔裤,但也是过瘾的很。 李感性也没回头,抬手将把我的爪子拍开了,微微扭头,先看了看房门,看我已将房门关上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美目盼兮,娇嗔地怪道:你这小子,也不注意场合,也不怕被人看到。 话语虽是责怪,但神色却是极其温柔,眼神里竟有幸幸福福的韵味。惹的老子直想将她按倒在沙发上嘿咻一番。 李感性坐回办公椅上后,又对我说:你再去找找崔有矛,找到他后,立即让他来见我。 MD,领导就是领导,李感性说到最后的时候,竟威严无比。 真TM居养气移养体,处在领导的位子上,不论带把不带把的,想不威严都不行。 从李感性的办公室出来,我就回我们的办公室了。再让我去找老崔那B,老子就是刀架脖子也不去了。 回到办公室里,冼性感正在集中精力写一个分析材料,又是TM的带数字的那种。 冼性感看了看我,眼神里却在问我:怎么出去了这么长时间? 我只得在飞鸽上悄悄对她说:李主任让我去找崔有矛了,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所以出去的时间长了些。 冼性感立即在飞鸽上给我来了个笑脸。 我看着冼性感给我飞过来的笑脸,心中竟渐渐有了愧疚之感,并且是越来越浓。 想想刚才海捏了一把李感性的翘臀,太也对不住冼性感了。 冼性感为了我要退婚,为了我不想调到上级行里去。我却背着她对李感性的翘臀下爪子,简直禽兽不如。 正在深愧深疚之时,老崔这B回来了,这B笑眯眯的,脸上带着极大的满足感。 MD,刚刚泻完欲,肯定是妙过神仙,JB上白露密布粘糊糊的,那可都是肖娜的白露啊!这B,奶奶个熊的。 老子看着他那副B人得志的丑恶嘴脸,吃不到葡萄干着急的滋味萦绕全身,禁不住怒火上升,还没等他屁股坐下,就对他说:老崔哥,李主任找你了,都找了你好长时间了。 他一听,顿时有些慌乱,撅起屁股来,慌里慌张去了李主任的办公室。 这B从老子身边走过,我竟闻到他身上有一种肖娜身上特有的香水味,馋的老子口水都快滴到桌子上了。 又过了会,肖娜这丫回来了,很明显她的头发是刚刚梳理好的,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皱皱巴巴的,估计是在疯狂的时候挤压的。脸上红潮未退,隐隐往外投着浓浓的淫欲之光。哼,小闷*浪蹄子。你TM难道就只认得M和L两个英文字母吗? 这对狗男女是什么时候好上的?看这样子应该不是第一次。 MD,太恐怖了,这对狗男女还很会演戏,特别擅长演双簧戏,竟瞒住了我这个摩萨德。 肖娜这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在工位上心安理得地开始忙活工作。MD,真看不出来,这丫娇小的就像个小蹦豆子,竟TM还是个行家里手。 震撼,太TM震撼了,震撼的老子需要重新识别这对狗男女。 过不多时,老崔回来了,脸色苍白。哈哈,这是挨批的表现。不用问,肯定被李主任给臭批了一顿。 这B回来后,拿上一大串钥匙急匆匆地走了,估计是给少三极取东西去了。 不怕你太阳的欢,早晚给你拉清单。 看希特勒的表情,肯定被李主任批的不轻。 李感性性情温柔,但对待工作极其认真。跟着她干,工作必须认真了再认真,仔细了再仔细。 当初我写报告时,就一字之差都被她审了出来,何况老崔这B今天竟让少三极等了这么长时间,直接影响了办公室的整体形象。 要是再让李感性知道老崔到底干了什么,呵呵,估计他和肖丫就别在这里干了。 快到下班的时候,冼性感又接到了她爸爸的电话,急匆匆地走了,把我的心儿也带走了。 想想她快要离开我了,心情沮丧无比,虽然这里还有李感性,但仍是止不住地整个人都颓废起来,感觉这里已不再像刚来的时候那么有吸引力了。 下班了,李感性还得去参加支行里的一个重要会议,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下班闪人。 马路上阵阵微风吹来,头脑清爽了许多,我干脆边观赏路景边步行回家。 观赏路景是假,欣赏马路美女是真。 ‘为乘阳气行时令,不为宸游玩物华’,哼,古时候的皇帝老子都打着体恤民情,发号施令的幌子,到处游山玩水,看到美女靓女,二话不说就直接往宫里带,变相地强抢民女,比强盗还可恶。 老子现今打着观赏路景的幌子,悄悄地欣赏马路美女有什么不对?MD。 进入小区,我便加快脚步向家中走去。 这时,听到后边有人喊我:吕大聪。 我扭头一看,原来是TM的黑牡丹,只见这丫仍是飘飘黑衣袭身。 站在她旁边的还有一个小伙子。小伙子的个头和我差不多,却明显地比我还干还瘦。MD,是不是被黑牡丹给抽的如此干瘦? 我走上前去,黑牡丹乐呵呵地和我说了几句闲话废话,便介绍我和小伙子认识。 小伙子姓卞,叫卞鲁宁。年龄竟然比老子还小。 小卞同志的脸上写满了憨厚,交谈了几句,便发现他非常实在坦诚。 当最后得知他也在银行系统工作时,心中便多了几分亲近,感觉这小伙子很可靠。 我正好因为冼性感要调走,心情烦闷,就想约上黑牡丹和卞鲁宁一块去吃烧烤。 但黑牡丹明显地不想去,要急着回家。 太阳,这丫就TM知道恋床,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怪不得小卞同志这么干瘦。 我悄悄地狠狠白了这丫一眼,这丫心知肚明地故意哈哈浪笑起来。 MD,你这不是馋老子吗?*浪货。 小卞憨厚地对我笑了笑,真诚地对我说:吕哥,不好意思,改天我请你。 我无所谓地笑了笑,挥手和他们两个告辞。 MD,黑牡丹你这烂货回家*哉浪哉,淫哉荡哉去吧,老子本就对你不是很稀罕。 当天晚上又接到冼性感的电话,她在电话中告诉我她工作调动的事已经定了,现在只是在等调令了。 我心中狂急,将冼法海骂了个稀巴烂。 听冼性感的语气,我已知道她心中也是非常焦急和无奈。 我只得口是心非地安慰着她,尽量使自己显得平平淡淡一些,免得她更加心乱。 最后我问她什么时候下调令?她很是烦躁地说不知道。 MD,不知道只能深受煎熬地慢慢等了,最好是无期限地等下去。 在烦躁不安中,我久久不能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大脑中乱七八糟的,想了些什么东东,自己也不知道。直到过了午夜子时,我才慢慢进入梦乡。 情丝牵得人憔悴,兔子半夜不入眠。 转眼到了星期三。 下午时分,李感性通知我,晚上召开支行全体人员大会,会上要对我这个筹资明星进行表彰,搞的老子喜忧参半。 那一半的喜被冼性感快调走的事冲的干干净净。最后变成了愁忧参半,凄苦一爿。 冼性感故意逗了我好几次,我也高兴不起来。 晚上六点正式召开会议。 领导们都坐在主席台上。老子身披红色飘带,上书四个大字‘筹资明星’,胸前佩戴一朵大红花。 和另外几个同时受奖的同事坐在第一排,静候嘉奖。 当会议接近尾声的时候,嘉奖开始。宣读嘉奖命令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副行长(男的)受奖的一共七八个人,但获得筹资明星称号的只有本人自己。 坐在第一排静候嘉奖的同事,听到这个男副行长念自己的名字方才能到台上去,念到谁谁上去,这都在事前做了严格的交代。 这个男副行长说着一口标准的老土话,并且是他籍贯的老土话,中间还夹杂着一些籍贯方言,听他讲话很是费劲。 他念前边几个同事的获奖称号和名字时,有的同事就听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在叫自己,拿捏不准迟迟没抬屁股,等到他连续念了好几遍,这才确定是自己的名字,方才抬屁股拔腿上台。 等到他念到我时,‘筹资明星’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变成了‘抽丝明请’,他应该先念称号再念名字,估计是他也意识到自己将‘筹资明星’四字说的极其难听,因此又接连念了几遍,结果越念越离谱,发音本是仄平仄平,土话加方言且又在急切之下,竟变成了‘抽死明庆’。 台下已经有人按捺不住开始窃窃直笑,那个男副行长有点儿脸红脖子粗,干脆不念了,用手一指我:你,吕大撑,上台。 DM,他又把老子的雅号给念成了‘吕大撑’。不行,不能再沉默了,赶紧上去,再不上去还不知道他把老子的大名给说成什么,要是说成了‘驴打滚’那可就成了同事们的笑柄了。 我几个兔起鹘落上了台,这样既给他解了围,也给老子解了围。 MD,这会开的真是波澜壮阔,阔的老子直想放声长啸加长笑。 开完会,在回办公室的途中,冼性感有点儿闷闷不乐。 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今天这会很是奇怪,光说了名誉奖励,怎么压根儿没提那50万元奖励的事儿? 我一听,这才醒悟过来,越想越不对劲。是啊,开这种会如此隆重,行领导应该把奖励50万元的事在会上说说以便鼓励更多的人去为行里做贡献,为什么连一个字也没提?奇怪,奇乃怪哉。 阿梅,这件事还真透着点儿古怪。 不管那么多,明天必须将这件事问个明白,不能让他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嗯,明天真的问问。 第二天一上班,我刚想忙手头工作,冼梅就对我说:你去问问李主任,奖励的事情尽快解决,别像以前那样,拖着拖着就没了影子。 不会吧,领导说话还能不算数? 冼梅示意我出去谈。 我们两个来到走廊最西头,这里很僻静,平常很少有人来。 吕大聪,你可不能将这件事看的太简单了。 哦?难道很复杂吗? 当然了,你才来多长时间,你根本就不了解这里边的猫腻。 有什么猫腻? 行里搞业务营销之前,每次将奖励定的高高的,但当有人完成时,却从不兑现奖励。 啊?还有这种事。 以前的奖励金额都比较少,但这次给你的奖励这么多,我以为行领导不敢再和以前那样了,但昨天开会时只字不提,我看他们又要故伎重演了。 你的意思是说50万的奖励可能不给了。 嗯,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一分也不给,另一种可能只象征性地给一点。 MD,他们这么无耻。 所以,你必须坚持,无论哪个领导找你谈,你一定咬住不松口,50万少一个子也不行。 好,我知道了。要是他们硬不给呢? 我让你坚持就是对付他们耍赖不给。这件事我没法出面,只能你自己出面。你必须坚持。 嗯,要是真不给,那也没办法,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 你自己不坚持那就肯定不会给你了,如果闹僵了也不给,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你现在就去找李主任,让她出面先去问问。 嗯,好。 MD,如果不是冼性感这一番点拨,我可能就会顺其自然了,到最后只落得个名誉奖励就完事了,这倒大大便宜了那帮龟孙子。

上一篇:派对上的淫乱
下一篇:欲爱缠绕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