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续·妈妈我爱你】


2014/07/03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
本來是預計六月底貼出這篇的,不過因為六月初小弟的電腦在當機與自動重開中不停輪迴,等到小弟修好六月都已經過了一半了 再加上寫了一大半後小弟才發現裡頭有時間設定上的錯誤,最後只好全部砍掉重寫 搞得小弟也快變得跟小路一樣有精神分裂了 (目死

***********************************

因為小雅阿姨的那句話,我翻轉了整晚還是沒有睡意

天色漸亮,我卻不想起床,轉頭看著躺在一旁的媽媽。大概是昨天跟文森玩了一晚的關係,媽媽還熟睡著,側著身對著我,平靜安穩地輕鼾著。

看著從媽媽寬鬆的睡衣裡露出的半邊乳房,我幫她把肩帶給輕輕拉上後,順手將被子蓋回她的身上。

『都已經這麼晚了還不回家 八成是跟哪個男人去野了吧?』

『才不會!』我用力敲自己的腦袋反駁著。『媽媽 媽媽她 才不是那種女人 』

之後,約半個小時。

「哎呀,糟糕,媽媽睡過頭了!」媽媽慌張地從床上爬了起來,快速地折好被子後,用手梳理著自己被枕頭壓亂的秀髮。

「沒關係啦,我已經弄好早餐了。」我說,一邊將做好的三明治端上餐桌。
「抱歉呢,這應該是媽媽要做的事才對。」媽媽苦笑著,順手拿了個髮圈將自己的頭髮扎成馬尾。

「刷好牙後就趕快來吃吧,記得要先量血糖喔。」

「是是是~我知道了~」媽媽繼續苦笑,一付:我知道了的表情。

「對了 」「對了 」

媽媽刷牙時,似乎想起了什麼事,跟我異口同聲地說起同一句話。

「妳先說 」我裝做沒事的咬了一口三明治,把說到嘴的話又吞了回去。
「也沒什麼啦,我是想問,你昨晚是幹了什麼好事啊?怎麼我一回來就聞到整間房子都是一股怪味啊?」

「怪味?有嗎?」我心虛地回答著媽媽,同時一邊心想:該不會是昨晚跟小雅阿姨做愛後留下的性交氣味吧?

「當然有啊,整個房子裡都是那股臭酸味,你怎麼會都沒聞到?」媽媽抱怨著,然後用手承了些水漱掉口中的牙膏泡沫。

『原來是說 那個 啊 』我喘了個氣。「喔 那個喔,是小雅阿姨啦,我昨天不是有跟妳說過她來找妳去吃飯嗎?」

「嗯,對啊。」

「後來她有帶一些東西回來、說要給我們吃啊,可是在她要走的時候,突然就吐在門口了咩。」我說,又想起昨晚的情形。「她好像喝了不少哩。」

「你是說 那一袋 嗎?」媽媽指著我放在流理台的塑膠袋。

「 」我苦笑著點了點頭。

「齁 那明明就 明明就是她的嘔吐物啊 你還留著幹什麼啦!難怪都是那個味道!」媽媽無奈地說著,跟著三步併做兩步地將那包塑膠袋給丟進垃圾桶裡。

「我怎麼會知道~她拿給我,我就先收起來啊。」我攤開了雙手,表示自己也是莫可奈何。

「她給你大便的話你也收嗎?真受不了你耶 」媽媽沒好氣地往我額頭戳了一下。「那你剛剛要說什麼?」

「喔 這個啦。」我從口袋拿出一張紙條。「我同學說想要妳做這些動物。」我把重新謄過的項目遞給媽媽,不然我怕直接拿黃莉芬給的那張正本,她會分辨不出上頭到底寫了些什麼東西。

「嗯 這麼多喔 可能要一些時間喔,有急著要嗎?」媽媽看著紙條、面有難色地問著。

「沒有,什麼時候交件都可以,慢慢來就行了。」

「Ok,那等我吃完早餐就開始做好了,也不要讓人家等太久。」媽媽邊說邊拿了份三明治往嘴邊送,跟著仔細看著手裡的紙條,似乎已經在腦中畫設計圖了。

「那就交給妳囉,我出門上學了 」給媽媽一個吻後,我就套上鞋子出門去了。


『為什麼不問 』

『不是要問她為什麼昨天那麼晚回來嗎?』

『不是想知道她到底跟文森有沒有去開房間嗎?』

「媽媽她 打算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就這樣帶過去嗎 」我長長地嘆了口氣。相較於看著頭頂上那藍得一望無際的天空,我的心裡卻漸漸地籠罩起了一朵又一朵暗沉的灰雲


「幹嘛啊,扳著一張臉是怎麼了嗎?」到了學校之後,黃莉芬馬上發現我的不愉快、主動地跑到了我身旁問安。

「要妳管啊 」一如之前說過的原因,我趴在桌上、把自己埋進雙臂裡,不想跟她說話。

「幹嘛這樣,人家是關心你耶。」黃莉芬搖了搖我的手,「有什麼困難可以說出來啊,說不定我能幫得上忙。」

「妳管好妳自己就行了 走開好嗎,拜託?」

「哎呦~不要醬嘛~我們不是朋友嗎?是朋友就該互相幫忙呀~對不對?對不對嘛~」黃莉芬完全無視我的拒絕,繼續搖著我的手臂、嬌聲地說著。

「煩死啦!」我暴怒地站了起來,「妳聽不懂中文是不是?一定要人大聲是不是?一定要人家生氣是不是?」

黃莉芬因為我突然的舉動而嚇了好大一跳,有些嚇傻的她沉默好了一會才說著:「我 我知道了嘛 對、對不起 」然後起身跑回自己的座位後趴在桌上輕輕地啜泣了起來。

「齁齁 你是吃了炸彈喔?這麼生氣?」在我身後的志豪說著,淡定地邊說邊吃著手中的蛋餅。

「誰叫她,都跟她說不要吵了,還一直在那邊鬧 」

「這麼做不好吧~她不是你的客戶嗎?」

「噗!拜託,還客戶勒,講得好像我在做特種行業一樣。」我輕輕推了志豪的肩頭一把並吐槽地說著。「要是不高興的話就退我單啊,反正我又不會因為她訂了那幾隻娃娃就變得比較有錢。」

「這麼說也是~」志豪挑起眉說著,然後又吃了一口蛋餅。

「我覺得 你應該去跟她道個歉比較好 」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連曉芳突然從一旁冒了出來,「男生應該大方一點才是 」

「唉呦喂!麻煩下次先出個聲好不好 差點被妳嚇死 」我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連忙拍著自己的胸脯說著。

「對、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連曉芳急忙對我鞠躬道歉,不過當她一彎下腰、把頭髮蓋上臉後,又變得更像貞子了。

「我想 莉芬她 只是關心你 沒有惡意的。」連曉芳說著,然後推了推臉上的那副大眼鏡。「所以 是不是可以 去安慰她一下?」

「蛤?為什麼啊?所以現在變成是我的錯就對了?」

「沒錯。」「沒錯。」連曉芳也就算了,沒想到竟然連志豪都這麼說。
「嘖 煩耶 好啦好啦,我道歉就是了,真是麻煩死了 」我搔了搔後腦、一付不耐煩的樣子來到了黃莉芬的座位旁。

「喂 喂 」跟剛剛的情形相反,我推了推黃莉芬的手臂,「剛剛 是我不好 我不該那麼大聲對女生說話 是我的錯 對不起。」

黃莉芬抬起頭,雙頰還掛著淚痕。「沒關係 我也有錯 」

「所以 我們沒事了?」我問,然後伸出手。

「嗯,沒事~」黃莉芬握著我的手笑了出來。「不過,娃娃要算我便宜一點喔!」

「呿!就知道妳在打歪主意!」我趕緊抽回手臂。

「活該!誰叫你要弄哭人家!」黃莉芬吐著舌頭說著。


「所以現在是變成我的錯就對了?」

晚餐時,我把今天在學校的事跟媽媽說,希望她來評評理。「明明是她先來煩我的耶!」

「不然呢?人家也只是關心你,幹嘛這樣大聲吼人家啊?」媽媽苦笑著說,然後順勢扒了一口飯送進自己的嘴裡。

「嘖,怎麼連妳也這麼說啊 」我不悅地用筷子敲著碗邊,跟著大口大口地吃著碗中的白飯。

「所以 這個是上次我們看到的那個女生嗎?」媽媽問。

「上次?」我歪著頭。「喔,不是,是另外一個。」

「呵呵呵,想不到我們家小路原來這麼有女人緣呢。」

「拜託喔,她長的很 抱歉好不好,她來關心我我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看著媽媽,我若有所思地繼續說著:「我只要媽媽一個就好了 」

「嘻,都已經這麼大了還這麼喜歡黏著媽媽呀?」媽媽苦笑著說著,但感覺得出她很開心。

「對了 」媽媽話才說到一半,門口的電鈴突然 叮咚 地輕脆響起。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瞬間,媽媽的表情竟顯得有些緊張。

「來了。」我離開飯桌去開門。原來是小雅阿姨,不同於昨晚的妖豔禮服,今天的她一身輕便,只簡單地在身上套了件粉紅色T恤及一條七分牛仔褲,手中拿了一個長條狀、像是蛋糕禮盒的東西站在門口。

「阿 啊,姐姐好 」想到昨晚的事,我趕緊改口。

「咳 叫我阿姨就好了 」小雅阿姨大概也是跟我一樣,尷尬地紅著臉、乾咳了兩聲後在我耳邊悄悄說著:「昨晚的事 不用我說也知道不能告訴你媽媽吧?」

「呃 嗯。」我輕輕點了點頭。

「很好 」小雅阿姨用手輕撫了一下我的臉頰說著。

「小雅~怎麼突然過來了?快進來快進來~」小雅阿姨似乎還想說點什麼,但一看到在我身後跟著走過來的媽媽後就收起了嘴巴。

「沒有~只是想說昨天晚上給你兒子添麻煩了,所以我今天特地去買了蛋糕來給你們吃。」小雅阿姨燦笑地說著。「這家很有名喔~我可是排了好久的隊才買到呢!而且重點是,他們家的蛋糕又不會太甜,妳也可以一起吃喔~」

「唉呀,哪有什麼麻煩!而且我們家小路又沒幹嘛,怎麼好意思讓妳花錢啦!」媽媽拍著我的肩頭說著。「快進來吧,我去泡個茶給妳喝。」

「不用啦,我只是送蛋糕過來給你們而已,等一下還要去別的地方呢。」小雅阿姨將手中的蛋糕禮盒推到我的手上。「好了好了,你們還在吃飯吧?快點進去吧,掰掰~掰掰~」

「真的不要嗎?好啦,那就謝謝囉~」媽媽說著,一邊揮著手:「車子開慢點呦~」

「知道啦~快進去吧~」小雅阿姨說,也跟著揮了揮手說再見。

「小雅也真是的~花錢買禮物還特地親自過來呢。」關上門後,媽媽一邊苦笑著一邊把蛋糕給放進冰箱裡。

「妳剛剛 本來要說什麼?」回到飯桌前,我拿起吃到一半的飯碗這麼問著媽媽。

「剛剛 ?」媽媽把頭歪了一邊。「啊,對啦!」

「我是要跟你說,我們好像很久沒有出去走走逛逛了,所以想說等你放假的時候要不要一起去哪逛逛。」媽媽說著,臉上也泛起了暖暖的笑容。

「那個 可能不行耶,我之前已經跟同學約好了,最近要到他舅舅那裡去打工說 」

「蛤 怎麼這樣啦 」媽媽失望地回答著。

「沒辦法啊,賣娃娃雖然有賺,但速度太慢了嘛 」我說,然後調整著自己的坐姿。「我同學他舅舅那裡給的薪水很不錯,而且工作也輕鬆,所以才想說去做個一陣子看看咩。」

「 那好吧。」媽媽發悶地嘟起了嘴,「看來我只好一個人待在家做娃娃了 」

「唉呦~幹嘛那麼沮喪啦,想逛街的話等我下班後還是可以去啊。」我安慰著媽媽說著,跟著站了起來、往她的小嘴上親了一口。「好了,快把飯吃了吧,不然等一下妳又要低血糖了。」

「好嘛好嘛 」媽媽的嘴依舊翹得老高,心情似乎還是有點差。

而為了 補償 媽媽,在我們吃完飯後,趁著媽媽洗碗的同時,我一把從她的身後把她抱住:「媽 我們也好久沒 那個 了耶 」

「唉呀 還不行啦 」媽媽轉過身、拍掉我的手,「你忘了我才剛拿掉小孩嗎?醫生說最少還要再等一個月呢 」

「蛤 還要那麼久喔 」我失望地說著,「之前剛懷孕時不能做,現在拿掉了也不能做喔 」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再說,你都已經忍耐這麼久了,也不差這一個月了吧 」媽媽撫著我的臉頰、憐惜地說著,「乖一點,等可以做了 到時你想怎麼玩 都.可.以.呦~」

「噗,好啦 」我笑了出來,因為媽媽本來摸著臉頰的手,不知何時,已經往我的肉棒上摸去。

「小壞蛋 雞雞翹這麼高是想做壞事嗎?」媽媽邊笑邊解開了我的褲頭,在露出了肉棒後,用著雙手輕柔地上下套弄著。

「嗯 妳說呢~」

「呵呵,那就說出來呀~想要我怎麼做呢?」

「幫 幫我吹 」

「呼~」媽媽明明知道我的意思,但只是調皮地在我的馬眼上頭吹了口氣而已。「這樣?」

「不、不是啦 」我這才知道,原來要親口說出下流的話原來是這麼地難開口。「用 用嘴巴含著啦 」

「那~該用誰的嘴巴好呢~」

「用媽 媽媽的嘴 來含我的雞雞 」我說,臉頰也跟著熱得發燙。
「呵呵呵,你還會害羞呢,真可愛 」在我的龜頭上輕吻了一下後,媽媽就直接地把我的肉棒給全送進嘴裡,並靈活地操弄著自己的舌尖在上頭刺激、挑逗著。

而這時我也才恍然大悟,既然媽媽還不能做愛,那昨晚的一切,全都只是我的庸人自擾罷了。

『我就說嘛 媽媽怎麼可能跟文森怎麼樣 』我想,然後心情突然覺得輕鬆了不少,跟著就不自覺地笑了出來。

「什麼事這麼好笑?」見我突然笑了出來,媽媽這麼問。

「沒有,妳舔得我的龜頭好癢。」我沒把心裡的話說出來,用手輕壓著媽媽的頭後繼續將肉棒送進她的口中。而看著媽媽熟練地不停將我的肉棒吞進又吐出時,不知怎的,我又想起了那天的畫面。

『媽媽那天也是這樣親吻著文森的老二嗎 』

『跟我還有爸爸比起來 媽媽會比較喜歡文森的嗎 』

『也許喔 女生不是都喜歡老二比較大的男生嗎?』

「誒媽,我的老二算大的嗎?」妄想到一半,我竟然真的開口問了媽媽。
「蛤 幹嘛突然問這個啊?」媽媽困惑地皺起了眉頭,跟著用著自己的手當比例,「我怎麼知道啊,算吧?」

「那跟爸爸比呢?」我問,「文森呢?」

「神經喔你!幹嘛突然在意這個啦!」媽媽在我的龜頭上輕彈一下,「怎麼?你還在吃他的醋喔?」

「唉呦,不是啦 我 我只是 」

「我就知道!早知道就不跟你說了,是你說不會生氣,我才把那天的事全都老實告訴你耶。」媽媽邊說邊緊握起我的肉棒,「你可不要忘了,你自己也跟別的女人做過呦 」

「唉呦 妳先聽我把話說完嘛 」我急忙要媽媽先鬆手,「我是想說 我只要一想到妳在舔別人的老二就會很興奮啦

老實說 之前每次帶妳出門暴露的時候 我都會幻想妳被路過的陌生人強暴 想到他們把一根又一根的肉棒插進妳的身體、把小穴穴裡注了滿滿的精液時 都會讓我興奮到一個不行 」

我小心地選擇著每一個說出的字,除了希望不會激怒到媽媽外,一方面也想,要是媽媽不會因此而覺得反感的話,調教媽媽的進度又可以往前邁進了一步。
「 小變態。」媽媽無奈地苦笑了起來,並朝我的大腿拍了一掌。「就這麼喜歡看媽媽跟別人做愛喔!」

「耶 還挺喜歡的說。」我害羞地點了點頭,「之前我們還住在家裡時 妳跟爸爸在客廳做愛的畫面就可以讓我硬上老半天了呢。」

「還有妳跟文森的那一次 」

「那次你又沒看到!」媽媽嬌嗔地抗議著,大概是也想到那天的事,她的臉頰羞紅地像顆熟透的蘋果。

「唉呦,妳跟我說過呀,妳忘啦?而且就說是我的幻想了咩,當然是我想怎麼想就怎麼想啊~」

「唉,原來在你的心中 媽媽是這麼一個淫蕩的女人啊 」聽完我的話,媽媽突然地喪氣了起來。

「齁,幻想而已啦!幻想!」我捧起媽媽的臉蛋,「我才捨不得媽媽跟別的男人做愛 吧?」

「你看!你果然還是希望這樣!」媽媽又朝我的大腿拍了一掌。

「唉呦,妳就知道妳兒子是變態咩 嘿嘿嘿。」我淫笑了一番,跟著把肉棒又塞進媽媽的嘴裡,「所以囉,變態的媽媽當然也要得要變態點才行啊~」
「多素泥在縮(都是你在說) 」媽媽沒好氣地白了我一眼,因為肉棒插在嘴裡的關係,說起話來也含糊不清的。

「誒媽 要是以後再有機會跟文森出去 妳還會跟他 那個嗎?」對於媽媽的答案我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突然感到一陣緊張、口乾舌燥地反覆吞著口水。

「 」媽媽沒有回答,專心地手口並用、幫我口交著。

「說嘛 還會嗎,嗯?」

「汝裹(如果) 泥布繪聲器的畫(你不會生氣的話) 」媽媽想了好一會才繼續說,「偶(我) 載烤綠瞰瞰(再考慮看看) 」

「 」結果這回輪到我沉默了。

『所以媽媽還是想跟文森 』

『幹,你真的他媽的犯賤耶!愛問又愛嫉妒!』

『我 我只是希望媽媽說 』

『說?說什麼?她就只屬於你一個人的?放屁!下藥迷昏媽媽、讓她給其他男人姦淫的人是誰?說看她跟其他男人做愛會很興奮的又是誰?不就是你這個王八蛋?』

『我 我 我沒有 』

『對!你沒有!你根本就沒有準備好!說到底,你跟表弟有什麼差別?再這樣下去,你跟他都一樣、都只是把媽媽當成洩慾的工具!』

『工、工具? 我是這麼想的 嗎?不,不對!媽媽是人!不是工具!我喜歡她!我愛她!我有責任 代替爸爸照顧媽媽!』

我的腦袋突然清醒明白了。

在以前的那個家生活時,因為太過順利而把一切都想成理所當然,所以對那個時候的我來說,一直只把媽媽當成了 可以跟她性交的女人 。

媽媽是跟阿龍交換迷姦藥的代價,是跟表弟交換彼此媽媽的等值物品,是讓我跟鳳儀阿姨上床的手段

而現在,爸爸離開我們了,我就是媽媽僅存的一切,那我當然就得代替爸爸、好好照顧媽媽才行!

「怎模圖南布縮畫了(怎麼突然不說話了)?」媽媽問,擔心地抬起了頭,「生氣了?」

「生氣?沒有~我怎麼會生氣呢,一想到妳跟文森做愛的畫面就讓我超~興奮的呢!」我故作鎮定地說著。

「那就好 」媽媽微笑著,「你還記得嗎?媽媽答應過你 什麼都要老實跟你說對吧?」

「嗯 嗯。」媽媽的話突然讓我有些不安,跟著點了點頭。

「其實 文森他 昨晚在送我回家前有問我 希望我可以再陪他一起出去吃飯看電影 我一直好猶豫 不知道要不要答應他 」

「 」我說不話、緊張地吞了口口水。

「既然你不反對 那我 是不是可以答應他 ?」

「唔 」


『看吧看吧~工具果然就是工具,迫不及待地想讓別人使用她了呢!』
『閉嘴!閉嘴!閉嘴!』

『媽媽才不會 才不會 她只把他當朋友 只是朋友而已
她應該就只有我 應該就只能有我啊 』

『哈!少來了!你沒看到她一臉發春的模樣?八成已經等不及讓文森的大老二插她捅她了吧?』

『反正~她就只是個工具而已嘛~借別人用用也不會怎樣啊~』

是啊

她就只是工具而已

就只是洩慾用的工具而已


我展開皺起的眉頭。「當然好啊~就跟他去啊~」

「咦?你是認真的嗎?我該跟他去嗎?」媽媽似乎被我的答案嚇了一跳,大大地張著雙眼。

「反正我假日都要打工、沒空陪妳啊,就讓他陪妳一起去走走逛逛吧。」
「是、是齁 呵呵呵。」媽媽尷尬地乾笑著,「我之前還一直擔心你會生氣呢 」

「拜託~我怎麼會生氣呢~不要忘了我可是個變態呢~越多人幹妳我就會越興奮呀~」我用手捏著媽媽的乳房說著。

「齁!我只答應他一起去吃飯逛街而已,你想到哪去了!」媽媽拍掉我的手抗議道。

「是是是~我就不信他有這麼乖~」我攤著雙手,「上次不就把妳拉到廁所去做了?」

「我現在又不能做。」因為一口咬定他們一定會做愛,媽媽扁起嘴抗議道。
「那就用嘴囉~」我不以為然地說著,「說到這個,我還沒射呢!幹嘛突然停下來啦!」

「唉呦 好啦好啦 真麻煩耶你 」說完,媽媽又蹲了下去、回到我的肉棒前,而在她要將龜頭含入口中時,被我阻止了。

「幹嘛又要我停下來?不是才催我快一點嗎?」媽媽疑惑地問著。

「因為我想到一個好玩的啊~」我淫笑著,跟著迅速地將媽媽全身的衣物給脫個精光。

「現在又不能做愛、把我脫光做什麼啦。」媽媽氣得搶回我手上的內褲,因為才墮胎的關係,還有些惡露沒排乾淨,得先用衛生綿墊著才行。

「我們去那裡 」我的手往上比了比。

「天花板?」媽媽皺著眉頭問著。

「頂樓啦!還天花板勒 真是被妳打敗了 」我翻了個白眼說著。
「現在?為什麼?而且你還要我 這樣 出去喔?不要!」媽媽抗議道,跟著想搶回剩下的衣服穿上。

「誒誒誒,幹嘛幹嘛?妳不是才說我想幹什麼都可以嗎?」我阻止媽媽,「放心啦,垃圾車走後不會有人出來了。」

「那、那也不是這樣出去啊,好歹也讓我穿件衣服吧?」媽媽生氣地跺著腳說著。

「會啦~諾~」我拿了媽媽平常做菜時穿的圍裙給她,「就穿這個吧~」
「只穿 這個 ?」媽媽不敢相信地又問了一次。

「是,只能穿 這個 。」我口氣堅定地點了點頭。

「齁 真的是受不了你耶 」媽媽扁起嘴嘟嚷著,但最後還是乖乖將圍裙穿到身上。「萬一等一下被鄰居看到的話,我就揍扁你!」

「不會啦,安啦安啦!而且媽媽穿這樣好有Fu喔~超性感的!」看著媽媽幾乎露出的側乳,還有完全露在外頭的翹臀,我興奮地在她身旁不停地打轉且打量著。

「拜託!媽媽都已經是幾歲的人了,穿這樣很丟臉耶 」媽媽扭捏地說著,雖然有穿上內褲,但媽媽還是不停地拉著裙擺、試圖去遮掩那幾乎快遮不住的三角地帶。

「反正我喜歡就好啦~出發~出發~」我推著媽媽的肩膀就往門口走去,肉棒也跟著在媽媽的臀部上不停敲打著。

「不、不要一直推啦 好、好歹你也先去外面看一下有沒有人 」媽媽迅速地繞到我的身後說著。

「好好好,那我這就先去看,ok?」我說著,但心裡卻嘟嚷了起來。『明明就只是個工具還在意那麼多 』

把門打開後,我左瞧右看、上瞄下窺了一會,就跟我所料想的一樣,除了有幾戶的電視聲音比較大、傳了過來之外,我們家的門前是空蕩蕩的一片,連個人影也沒有。

「沒人,快走吧。」我伸出手牽著媽媽。

「等、等一下啦 你走後面 幫我擋著 」媽媽難為情地說著,而且似乎還是不相信我說的,走到門口的她東張西望了好一會後才鼓起勇氣,跟著衝到我前面、三步併兩步地想快步衝上頂樓。

「媽媽妳的屁股好漂亮呦~圓圓肉肉地好性感~」走在媽媽後頭的我調皮地摸了摸媽媽的屁股,跟著還在上頭捏了一下。

「不要鬧了啦!」因為不想驚動鄰居們,媽媽只好壓低了音量制止著我。「再這樣我要回家囉!」

「我是不在意有觀眾看呀~」我又捏了一次媽媽的屁股說著,而她也知道再抗議下去也沒用,只好閉上嘴、用比我快的速度往頂樓上衝。

「哇嗚~原來這裡的夜景不錯嘛~」因為地勢的關係,我們住的這棟公寓可以眺望整個台北,路上的車子與大樓的霓虹燈拼成了一幅五光十色的美麗夜景,看得我不禁讚嘆了起來。

「是耶~好漂亮喔~」媽媽完全忘了自己幾乎全裸的事,出神地跟我一起看著眼前的美景。

「咳 妳是不是忘了什麼啊。」我脫下褲子,示意媽媽該辦正事了。
「哈哈,對齁,都忘記了。」媽媽吐著舌尖俏皮地說著,然後迅速地蹲到我面前、開始吸吮起我的龜頭及肉棒。

「哈哈 在星空下這樣被人吹喇叭還挺爽的嘛。」我將雙手擺在後腦勺、抬著頭望著滿天的星斗。而這無邊無際的遼闊感也讓我突然不禁想脫去自己身上的衣物、赤裸著身體回歸天地。

「哈哈,三八喔你,幹嘛脫光光啦。」媽媽看到我的怪異舉動後不禁笑了出來。

「齁,妳不懂啦,這樣很爽耶!要不要也一起脫?」我得承認,上次在廢大樓這樣裸身體瞎逛後,我就喜歡上這種感覺了。

「我才不要勒!要脫你自己脫。」媽媽怕我真的會脫去她身上的唯一一件衣物,用手死抓著圍裙不放。「就算沒人上來,等一下要是被別棟的人看到了那不尷尬死了!」

「哪看得到啊 」我往一旁望去,四周沒一棟大樓比我們高的。「算了算了~隨便妳囉~」我說,跟著讓自己再沉醉在星空之中。而大概是想早點完事,媽媽低下頭後繼續賣力地吸吮吞吐著我的肉棒。

因為都太過於專注自己的事,我們都沒注意到,竟然會有人在這個時候突然上樓來。

「呼~」聽到有人呼氣的聲音,我跟媽媽一瞬間都停下了動作。

「有人?」媽媽用著氣音說著,跟著朝聲音的來源比了比。而我也跟著悄悄地往旁邊一瞄,原來是住在我們樓上的一個大叔。

因為角度的關係,背對著我們的大叔沒有發現我跟媽媽,逕自地從口袋中掏出了香菸,跟著點上火抽了起來。

「怎麼辦?要不要下去了?」媽媽緊張地問。

「沒關係,他沒發現我們。」我緊張地往他的方向望去,但同時又覺得超級刺激。「繼續啊,不要停下妳的動作。」

「齁 你這樣還有心情喔?」媽媽說,但手仍在我的肉棒上套弄。

「就是這樣才刺激好玩啊!」我說,然後將肉棒插進媽媽嘴裡,「他一定想不到 現在他的背後有一個媽媽在幫他兒子在吹喇叭吧?」

「不要鬧了啦!萬一被發現 那整棟的人不就都知道了?」媽媽緊張地說著,已經沒有心情再幫我口交了。

「嘿嘿 那就要看妳用什麼來封他的嘴囉~」我得意地淫笑起來。『工具能做的事只有一件吧,哈哈哈。』

「煩耶你 快點射一射就下去了啦!」怕被大叔發現,媽媽輕輕地搥了我一拳,跟著用嘴緊緊地吸吮起我的老二。當然,她也沒忘記一邊還要注意著大叔的動向。

「昨日像那東流水~離我遠去不可留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唱起新鴛鴦蝴蝶夢,但大叔的心情似乎不錯,抽上一口菸後就會接著唱個兩三句。

「噗哈哈哈,妳有聽到嗎?唱得好難聽喔。」我說,但媽媽完全不理我,依舊專注在自己該做的事情上頭。

「由來只有新人笑~有誰聽到舊人哭~愛情兩個字~好辛苦 唔?」大叔唱到一半突停了下來,難道是發現我們了嗎?

「是要問一個明白~還是要裝作糊塗~知多知少難知足~」幹,原來是忘詞啊!

「花花世界~鴛鴦蝴蝶~在人間已是癲~何苦要上青天~不如溫柔同眠~」好不容易唱完了最後一句的大叔,在長嘆了一口氣後,彈掉了手上的菸頭並轉身往樓梯口走去。

不過,就在我跟媽媽都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大叔又突然:「唔?」了一聲,跟著就朝我們的方向走了過來。

「他要過來了~他要過來了啦~」雖然想當做被大叔無意撞見的樣子,但媽媽看他一走過來就嚇得趕緊丟下我、自己往一旁的水塔裡躲去,如果只剩下我一個人,那只會被大叔當成是裸奔的變態。於是最後,我也只好無奈地跟著媽媽一起躲了起來。

「這 是誰的衣服啊? 內褲?」大叔拿著我的衣服自言自語地說著,然後往四周的看了看,緊張的氣氛讓我跟媽媽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有人嗎?哈囉?」在撿起我所有的衣物後,大叔朝空氣問了問,又四處望了望,最後見沒人回應他後便要轉身下樓了。

「哈啾!」但該死的是,當我跟媽媽都放心的那一刻,我竟突然打了個噴嚏。沒穿衣服果然還是會著涼的

「誰!」原本已經走到樓梯的大叔在聽到聲音後又轉了回來,「我聽到你的聲音了,出來!」

這下再也躲不了了,我只好用手擋著下體,害羞地走了出去。

「是、是我啦 大叔 」

「是你喔 怎麼?原來你有這種嗜好啊?」大叔見到是我後雖然表情放鬆了一些,但他的眼神卻告訴我:眼前的人是個變態。

「不、不是啦 我、我不是什麼怪人 只是 考試的壓力太大了所以才 」我隨便編個謊想簡單帶過。

「是嗎 ?」大叔的表情寫滿了懷疑,「 好吧,看在大家都是鄰居的份上,這次我就相信你了,但是下次再讓我看到你裸奔我就要報警囉!」大叔把衣服丟回給我。

「是、是!一定!一定!」我急忙點頭,然後叫住要下樓的他。「那個 大、大叔 」

「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反正也沒人會相信。」大叔突然笑了出來,「不過,下次在自己家裡脫啦!」

待大叔下樓後,媽媽才悄悄地從暗處中走了出來。「你看~玩出火了吧?」
「反正大家都是男生,給他看到又沒差~」我不以為然地說著。

「好了啦,我們也該下去了,萬一他又跑上來怎麼辦。」媽媽說,然後緊張地看著樓梯口的方向。

「蛤 要下去了喔 」我沮喪地說著,「可是我都還沒射耶 」
「你 你是想逼死我嗎?」媽媽捏著我的鼻子,「真的要搞到全棟的人都知道我們的事你才過癮喔?」

「可是 媽媽都特地穿成這樣出來了 我不想什麼都沒做就回家了嘛 」我將手伸進圍裙之中,輕柔地搓揉起媽媽的乳房。

「齁 」媽媽氣得在我的胸口上搥了一記粉拳,「算了算了,算我輸你 」然後蹲到我的面前、把我的老二給含入口中。

而這回在沒人鬧場的情況下,很快地,我就有了射精的感覺。
「媽 我要射了 妳要接好喔 」我扶著媽媽的頭、對著她的嘴巴做著交媾的動作,直到精液全注入了她的口中後才停止


{待續}更多足球新闻请查看:www.dh479.com/html/part/index31.html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篇:【动物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