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人形叛逆的鲁鲁修篇】1作者Sorath


人形(叛逆的鲁鲁修篇)


字数:5400
2013/9/22发表于:SIS


01、东京租界的人偶店

【2017年 布尼塔尼亚帝国 11区 东京租界】

清早的阳光唤醒了沉睡中的东京租界,也唤醒了座落在东京租界中的阿什弗德学园,一个个充满活力的少年少女正在学园中进行着日常的早安问候。不过古典园林式的阿什弗德学园坐落在满是超现代气息的东京租界中,还真是充斥着满满的违和感。

和阿什弗德学园一样跟东京租界的风格格格不入地方还有一个,那就是在阿什弗德学园不远处的一家小小的人偶店。此时,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正在打理着这间普普通通的人偶店,干净的抹布擦拭着光洁如新的橱窗却是没有沾染上哪怕一点点的灰尘。不过青年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是否是在进行毫无意义的工作,依然仔细而认真的擦拭着这间小店唯一的一块橱窗。简单洁净的橱窗后陈列着几个精致的人偶,明明是由无机物所构成的人偶却能让人误以为这是拥有生命的存在,似乎仅仅是站在橱窗之外就能感受到人偶们的喜怒哀乐。

这青年名叫水镜,从外观上来看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青年——一张标准的路人脸外加一副普通青年的标配身材,属于那种让人盯着记忆两个小时然后丢进人群里之后还是找不出来的角色。

和水镜那普通到了极致的长相相反的是水镜的身份,他是一位旅行到这个位面的法师,也就是那种俗称法爷、别名亲儿子、号称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即使次次更新都被削(当然前提是会被削)削上十年依然IMBA得能1V9 的存在。

不过相较于法师这个职业,水镜更喜欢自己的另一个职业——人偶师。
「哥哥,吃早饭了。」一只娇小可爱的少女推开了人偶店那扇小小的门,小心地探出头来呼唤着水镜。和平凡到了极致的水镜不同,这只少女可是一只人间尤物。娇小的身躯、精致的五官、一头及腰的长发如清汤挂面一般垂在身侧,看上去却正是处于女孩子最为鲜美可口的豆蔻年华。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虽然不如御姐一般风情万种、不如人妻一般鲜嫩多汁,却有着一种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所独有的——属于女孩子而非女人的独特气质。

这只此时正小心地探出头来呼唤水镜的少女叫做水月,是水镜的孪生妹妹、也是水镜最为得意的作品——作为水镜的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是人形而非人偶的作品。

「人偶是无心的孩子,人形是灵魂的居所。」

人形是人偶的极致,能够制作出人形的人偶师则被称之为「人形使」。所谓大道三千皆可成道,人形就是人偶师们的道,是人偶师们一生的追求,能够成为人形使的人偶师便不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匠,悟道之后的人形使虽不足以无敌于天下,但也能说是天下之大皆可去得。可惜纵观无数位面中的无数人偶师,能够制作出人形者寥寥无几,这人形使更是比顶级法爷还要稀罕无数倍的存在。
听到水月的呼唤后水镜很自觉的挺下了自己手中的工作,走到门边伸手揉了揉水月的小脑袋,然后把水月的小脑袋给按回了人偶店中。紧接着水镜非常灵敏的钻进了门缝中,然后把身后的店门死死地关上,顺便伸手按了按自己身边的一个小开关,让店门上的状态牌亮起了「CLOSE 」。

回到店内的水镜把手上的抹布随手一扔,然后顾不得自己擦过橱窗之后有没有洗手这种小问题,就这样一把抓住水月的小脸蹂躏了起来,一边蹂躏还一边恶狠狠地质问着水月:「月儿,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裸体围裙这种东西只能我们两人独处的时候穿,万一你被别人看光光了怎么办?」

自从某次水镜吐槽了一句「裸体围裙才是男人的浪漫!」被水月听去了之后,水月就固执地认可了这条「真理」,尽她所能的在各种场合裸着身子穿上各种不同的围裙然后去找水镜卖萌,每次穿着裸体围裙去找水镜卖萌之后水月都能获得极大的满足——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因为担心自家妹子被人看光光而对此深感忧虑的水镜因为这件事情教育了水月无数次,可惜的是水镜的教育似乎连一点作用都没有,甚至水月还有变本加厉的倾向——原本只是在两人独处时穿的裸体围裙现在都敢穿着往街边上蹭了。不过水月的心里显然还是有些顾忌,穿着裸体围裙时只敢把门打开一条小缝探出脑袋,而不是大大咧咧的直接穿着裸体围裙上街把自己的哥哥往里拉。

水月今天穿的是一件粉色的小围裙,半透明的材质将水月娇小玲珑的身躯衬托得更加可口,朦胧的诱惑比直接的裸体更令人心动,让人想要将她狠狠地蹂躏一番,好好享受享受破坏最可爱、最美丽事物的快感。

『稚嫩可爱的少女被蹂躏得浑身通红的软瘫在地上,嘴角无法制止的流出一丝丝晶莹的口水,无神的双眼向上翻着白,满是被玩儿坏表情的脸上涂抹着厚厚的精液,光洁粉嫩小穴和稚嫩的菊穴中流出一股股红白相间的混合液体,早已凝固的精液给被拨弄出来的小豆豆套上一层坚硬的外壳,或许在小穴的深处还有几颗辛勤工作的跳蛋将自己的尾巴洒落在少女的身下。』

真是稍微脑补一下就让人感到愉悦的场景啊!难道破坏是人类的本性,摧毁之物越美丽,快感就越强烈?

不过此时的水镜显然没有去脑补这些场景的闲心,在狠狠地蹂躏了一把水月的小脸之后,水镜终于放开了水月那已经被他搓揉得通红的小脸,他的双手顺着水月身体的曲线滑下,按上了水月那对小小的胸部。

水月的胸部小小的、相较于煎好的荷包蛋而言要稍微挺拔一点点,稚嫩的胸部虽然没有丰乳巨乳来得直接刺激,却有一种别样的诱惑和禁忌的快感。

薄薄的半透明围裙显然无法为水月提供任何有效的防护,水镜的双手轻易的绕过了这件小小的围裙直接搓揉起了水月的胸部,拇指和食指更是用力的捏揉起了水月胸部顶峰的两颗粉红色蓓蕾。人偶师灵巧的双手加上水月早已被调教得非常敏感的体质让水月在转眼间就沦陷在了水镜的手中,一道清澈透明的溪流沿着她那纤细洁白的双腿缓缓流下,不自觉间开始夹紧扭动的双腿诉说着水月此时的诉求。

「哥哥……」终于无法忍耐的水月抬起头来,用自己那早已水雾朦胧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水镜,只是喊出一声满是颤抖的「哥哥」便已经耗尽了她的全部心力,难以抑制的快感挑战着她所能忍耐的极限。本能用于安慰自己的双手却因为站立的需求而不得不死死地拉住水镜,以防早已腿软的自己软瘫在地上。
「月儿,什么事儿啊?」水镜装作没有看到水月此时的囧态,只是抽出自己的右手移向水月的下半身,在水月满是渴求的目光中滑过水月的阴户玩弄起了水月大腿上那细细的溪流。

大腿上敏感的皮肤忠实地将它所感受到的一切传达给了水月,上下两处的同时刺激让本就已经难以忍耐的水月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被水镜揉红的小脸已经产生了似乎要燃烧起来的假象,起雾的双眼变得如浸在水中一般,似乎只要水镜再欺负她一下她马上就能哭出来。

一直仔细观察着水月反应的水镜见好就收,原本在水月大腿上晃悠的右手直捣黄龙,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毫不怜惜的直接插入水月的小穴开始剧烈的抽动,灵巧的大拇指更是以一己之力在如此颠簸的环境下挑出水月的阴蒂使劲地搓揉。
贴心的水镜并没有忘记自己之前在做什么,就在他的手指朝着水月的小穴进发之时,一道乳白色的火焰就已经从他的右手上烧过,紧接着一道淡蓝色的光华紧随着乳白色的火焰划过,将乳白色火焰存在过的痕迹完全抹除。

炽热的圣炎为水镜的右手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消毒,而极寒的气息则将圣炎所残留的高温中和,防止过高的温度让水月感到不适。不过显然水镜在极寒气息的用量上稍微多了一点点,让他的手指在初入水月小穴的时候只有不到十度的样子,冰凉的手指插入火热的阴道所带来的温差让水月的身体瞬间产生了一阵不轻的颤抖。从水镜脸上那得意的笑容来看,这多出来的一点点极寒气息显然是他故意的。
「呜……啊!」因为温差而汹涌袭来的快感远超水月的意料,原本还想矜持一下的她瞬间放开了自己的歌喉,一阵阵高亢的呻吟声从她那张小小的红唇中扩散开来,两相对比之下让人颇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如此娇小可爱的少女、如此娇嫩幼小的红唇竟然能发出如此高亢激昂的呻吟,这真是一个不科学的世界啊!
就在水月的第一声呻吟即将发出的时候,经验老道的水镜眼前便是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辉闪过,一个小巧而繁杂的淡金色魔法阵在转眼之间笼罩住了整个人偶店,将人偶店的存在从这个位面中暂时屏蔽。他可不愿意自家妹妹动听的歌声被其他人听去,水月是他的最爱、是他的禁脔,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宝物,哪怕只是一丝一毫,只要是跟水月有关的东西,他都绝不愿意让外人占了便宜。

「哥哥……哥哥……哥哥!」随着水镜的右手在阴道的抽送和对阴蒂的研磨,水月的呻吟越发的高亢,呻吟的内容也从单纯的「啊!」变为了对水镜的呼唤。在水镜的调教下比普通女孩子敏感数倍的身体中足以致命的快感源源不绝的朝着她的大脑输送而去,滔天巨浪一般的快感将瞬间就淹没了水月的理智,再如同过境的台风一般将水月的理智连根拔起!而此时已经被快感冲击得意识模糊的水月唯一还记得的就是水镜。

「哥!!!哥!!!」在一声直上云霄的尖叫之后,水月全身抽搐着迎来了自己期待已久的高潮,剧烈痉挛的阴道死死地箍住水镜的手指不愿放开。而在水月痉挛的阴道和水镜手指间那一丝丝细细的缝隙中,一股股亮晶晶的液体艰难的喷涌而出,在极高的水压之下喷得好远好远。

失神中的水月静静地品尝着高潮后的余韵,就连原本用于维持站姿的双手也已经被她所遗忘。好在水镜是一个称职的哥哥,从各种方面来说都是一个称职的哥哥,比如满足妹妹的生理需求,或者是在满足妹妹之后照顾高潮后还在失神状态下的妹妹。

水镜先用左手抱住水月,然后小心翼翼地从水月的阴道中抽出自己的右手。随着他的脱离,一股股妹汁便从水月的阴道中喷涌而出,那粗壮的水流看上去就如同失禁的场景一般。与此同时,一个淡粉色的魔法阵垂在水月阴道下方收集着水月生产的妹汁,在水镜的右手完全脱离之后这个淡粉色的魔法阵甚至直接贴上了水月的阴户,力求不浪费任何一滴妹汁。

水月那刚刚经历过高潮之后娇艳欲滴的小小阴户被有着些微吸力的魔法阵贴上后,自然又是一阵轻微的抽搐。原本已经开始慢慢枯竭的小穴一下子又恢复了些许活力,逐渐变小的妹汁水流却是暂时稳定了下来,细细的溪流慢慢地流淌着,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般。

在完成了这一切之后,水镜轻轻地拥着水月,灵巧的双手在水月的身体上温柔地来回爱抚,尽力延长水月品味高潮余韵的时间,让水月得到彻底的满足。身下魔法阵所产生的丝丝快感配合上水镜温柔贴心的爱抚,让水月沉迷于其中难以自拔,高潮的余韵缭绕在她的身上、脑中和心里,直到良久之后她才缓缓回过神来,然后红着脸轻轻地从水镜的怀抱中挣扎了出来。

见到水月已经恢复了正常,水镜也停下了在水月身上抚弄的动作,转而伸出手去刮了刮水月的小鼻子、然后揉了揉水月的小脑袋,调戏道:「月儿,都是老夫老妻的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哥哥!」水月不依地抓住水镜的左手手臂使劲摇了摇,表达自己的不满。那双还未褪去水雾的双眼中满是撒娇的意味,有些事情真的做起来少女们或许可以接受,但要是把这些事情放在台面上讲的话,少女们那薄薄的面皮可就承受不住了。

「好啦、好啦!」被水月的星星眼命中要害的水镜举起双手表示投降,然后赶紧开始转移话题:「刚刚光顾着满足月儿,这早餐似乎还没有吃?」言语之中却还是不愿意放弃调戏水月的机会。

「啊!」水月发出了一声可爱的惊呼声,然后顾不得水镜话语之中对于自己的调戏,赶紧一边整理着身上的围裙一面急匆匆地朝着人偶店的里间走去,看来在被水镜折腾了一番之后这只少女却是忘记了自己本来的意图,她为哥哥精心烹制的爱心早餐还在锅里呢!

「可爱的小笨蛋……」水镜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挥手取消了之前所布下的屏蔽魔法阵,将整个人偶店的存在重新拉回了这个位面。闲下来的水镜转过身去欣赏着窗外那带着一丝丝暖意的阳光,此时窗外的阳光依然在驱逐着夜晚所残留的寒意。在水镜将水月送上云霄的这段时间中这个位面的时间竟然没有丝毫的流逝,一个小小的魔法阵竟然能够锁定住整个位面的时间流逝,法爷之强力让人一目了然,亲儿子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

正在欣赏着清晨朝阳的水镜突然叹了口气,然后有些莫名的感叹了一句:「魔神诞生之日就是今天了吧?等到位面之子正式确立之后就可以开始干涉这个世界的走向了,父亲大人定下的规矩还真是麻烦啊……想要修改一个位面的规则与秩序就必须假手于位面之子来进行,偏偏这个位面的位面之子又是个重度中二病患者,还真是令人无奈啊……不过总算是等到了这一天,但愿这只有爱的中二能够给我的生活提供足够的乐趣。」

说到最后水镜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口中的父亲大人所定下的蛋疼规则而蛋疼,还是因为这个位面的位面之子是个重度中二病患者而蛋疼。能够确认的唯有这两件事中必然有一件是让水镜无奈得蛋疼的,亦或者两件事都是?两次蛋疼合在一起的疼痛程度可是远超于分别蛋疼两次。

原本还精神满满的水镜在纠结了一番之后便显得有些意兴阑珊,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懒洋洋的,让人看着就提不起劲来。在使劲伸了个懒腰之后水镜慢悠悠的朝着人偶店的里间走去,嘴里嘟囔着:「希望月儿在出来叫我之前有记得关火,不然今天早上的早餐就只能用月儿的妹汁凑合了……」

***********************************

第一次在SIS 写文,感觉好紧张啊……
这本书的设定是综漫,也就是一个动漫世界一个动漫世界的推进过去。
第一个世界就从叛(开)逆(挂)的鲁(中)鲁(二)修(病)开始好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林子口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