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茹婷轶事



一、爱情也无常

从茹婷终于下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开始,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独自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小家伙刚出生时就那么一点点,多像一只小猫咪啊!眼睛还没睁开,手握着小拳头蠕动着,小脚丫在襁褓里蹬呀蹬,嘴巴也吧嗒吧嗒着像是在说些什么——对,该给他喂奶了。茹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奶水,怀疑地将上衣捋起来,生涩的将露出的奶头往刚出世儿子的小嘴送过去。那一刻她几乎害羞起来,当儿子终于含住她由于羞涩而发硬的奶头吸吮,嘴角隐约溢出乳白色时,茹婷无比的自豪——她当妈妈了,她真的当妈妈了!她的儿子正在吃她的奶,她有奶水,她是一个真正的母亲,一个伟大的母亲!——尽管她都不知道儿子的父亲是谁,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会把儿子抚养长大,亲手把他抚养成人,亲手……茹婷靠出卖身体赚钱抚养儿子两年多,每天等天黑了以后,她都抱着儿子在离自己出租屋不远的巷道转悠,等待陌生男子经过,然后抓住机会在他们旁边小声问:「先生,『做生意』吗?」男人如果逃离似的走开,她也就不继续追问,但是通常男人见到她白净清秀的脸和风韵的身段都会感兴趣,只是偶尔一些太年轻的男生可能是因为担心有传染病之类吧。在和她「做生意」的过程中,男人通常都很快,通常快到她还没来得及感受他们的硬度或长度。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脸蛋太漂亮,或许是男人们对这种抱着孩子出来做的怀着特殊的兴奋,又或者是她儿子在一旁哭闹时令他们恐惧而不得不提高效率……这两年多来她的生意不错,基本上每天都可以做好几趟(她后来知道了她其实还比其他的女人要价都高些),所以除了自己和儿子的生活花销,她额外还攒了些钱。

慢慢的茹婷发现儿子的眼睛特别清澈明亮,黑溜溜的大眼珠闪着聪慧的光芒,她决定不再继续靠卖肉过活了——因为儿子已不再一离开她的怀抱就哭闹,他黑亮的眼睛总是骨碌碌转动着,眼光中偶尔反映着她光屁股被男人压在身下——他可能开始记事了!茹婷可不想儿子知道自己是一个卖身的婊子,她摆起了地摊卖些小玩意儿,可是生意并不如意。于是,她不得不偶尔在有以前的熟客特意来光顾想嫖她时,还是会让他们得逞,只是她会躲着儿子。

被男人压在身下杵的时候,茹婷并没有十分享受的感觉,就算是和那两个有可能是儿子父亲的男人在一起的时间。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个军人,她对那个男人曾经是有爱的,她曾经等了他三年……她去部队找他……她把身子给了他。「茹婷,我马上就要转业了,一转业我们就结婚好吗?」军人在成为真正的男人后,非常感激怀里的温柔,动情的求婚。「……嗯!」她犹豫的答应着,虽然下体隐隐作痛,但还是迎接了军人又一次的坚硬……

「……对不起,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我没有勇气当面告诉你,我明天就要嫁给别人了。你很好,但是他也很好,而且他一直陪在我身边……我爱过你,我把身子给了你,这也是我唯一可以用来弥补你的……」茹婷和军人分手了,因为光有爱是不够的,军人能给她的,别人也可以给,但是军人没能给她的,别人也给了!

二、国破佳人在

「眼睛真像『他』!可鼻梁又像『他』!」茹婷兴奋又紧张的琢磨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这张放大的脸,俊朗而又觉熟悉。而那两个「他」无疑不是同一个人。她本来双腿夹在男人的腰部,屁股暗暗往内使劲,并一拱一拱的迎接着他插下来的鸡巴——根据多年的经验,这样会让男人很快射出来,但她这样做却只是因为身体的本能反应。当她发现男人马上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像是已经进入要喷发的前奏时,她紧张得马上尽最大可能张开腿,放松暗暗使劲的股肌——她真担心男人马上又射精了,然后没精力再做第三次而付完嫖资走人,那以后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他了——茹婷需要在他离开之前弄清状况,或者再见到他。

茹婷知道自己不年轻了,虽然风韵犹存,但毕竟已经四十三了,这个男人肯定不会做自己的回头客。她已经很久没有接客了,她自己并不沉湎性欲,也不需要赚很多钱,可是这个男人给了她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她愿意接待他——「欢迎光临!老板这边请!」茹婷熟练的带领他进入客房。她在这个酒店当部长好几年了,最近几年嫖客越来越小龄化,她并不吃惊。她自己刚生小孩那会儿就跟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做过,一开始那个男生自称十九岁,但把裤子一脱才刚刚长了一点点耻毛。

「老板您先坐一会儿,马上给您安排小妹!」进了房间茹婷招待着男人。

「你也没问我要什么服务啊?」男人无疑是第一次来这里,而且还有可能根本就是第一次出来嫖。他的眼睛在她身上的关键部位飘移,稚嫩、渴望的神态出卖了他。

「哦,因为来我们这里的都是全套的!」茹婷回答着,并给出自己的名片,上面写着「许晴」,「部长」。

「全套……有做爱吗?」男人接过名片看了一眼,继续问道,「做爱」两个字说的有些迟疑。

「肯定啊,那是基本的,两个小时,做多少次都可以,不限次数的!但小妹会先给你全身舔一下!」茹婷继续介绍着。

「那价格呢?」

「有三百的,有五百的。」茹婷估摸着他会继续问下去,索性就一次性介绍详细点:「不同的小妹价格不一样,但是服务差不多,都是全套的。您要三百的还是要五百的?」

「你呢?你是多少的?」男人咽了下口水,看来还有点小紧张。

「我……」茹婷这才打量起这个年轻的男人来,说实话脸长的非常英俊,带着眼睛斯斯文文的感觉,约莫只有二十来岁。「我没做过桑拿,以前做过快餐的,要我做也行,是五百的……我还是给你介绍几个年轻漂亮的吧!」她虽然嘴里说要介绍其他小妹,但真有点儿希望男人坚持要点自己。她很奇怪自己已经不靠接客而领薪水了,而且也好多年没接客了,但还是报出了自己的价格。

「就你吧,你蛮有感觉的!」男人果然要坚持点她。

「……那好,我去准备一下。」茹婷爽快的答应了,但似乎并不是有年轻的后生看的上自己,要自己服务而感到开心,具体原因她还真说不上来。她去领了服务的全套「装备」,并插好了门。

「你看起来很小呢,多少岁?」茹婷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开始跟男人聊起来。

「大概十九,你呢?」男人已经脱光了衣服,下面浓黑的阴毛丛中挺出一根漂亮的紫肉棒,一只手按向她还带着胸罩的奶子揉了起来,男人的手不大,一手不够掌握她的浑圆。

「好小,我说出来别吓到你哦,我……四十三了……比你妈妈还大吧?」在说出自己年龄之前,茹婷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真实的。

「差不多……我妈也有你……这么漂亮,这么骚!」男人似乎每一句话都吞几次口水。

「是嘛,那你肏她了吗?」一个男人有恋母情结很正常,茹婷并不以为意,继续随意的聊着。

「如果你儿子想肏你,你会让他肏吗?」

「……」男人把话题却转移到茹婷身上来,搞得她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了。她儿子肯定没有肏过她,因为她儿子在两岁多的时候就离开她身边了,然后一直不知道在哪里。而她一直留在这个城市就是因为十几年前在这里把儿子给弄丢了。

三、破屋又漏船

茹婷回忆起二十年前。当时一个叫贺远华的男人疯狂的爱恋着自己,并对自己穷追猛打、死缠硬磨,终于打动了自己,让自己和相恋多年的男友分手了。当时男友在部队当兵,马上就期满转业,他和那个贺远华都是自己以前的同学。男友因为在部队里很少有时间陪她,而那个贺远华却是乡里干部的儿子,没事干整天就缠着她,天天到她家玩,什么活都干,把她父母也轻松拿下了。

她最终同意了家里给她安排的婚姻嫁给了贺远华,但这个小心眼的男人在洞房时知道她不是黄花闺女,当天晚上就赶她出了门。然而就算是被赶回娘家,还是有其他人央媒人来要她。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涌现大量的准光棍,她以为自己挽救了一条,又嫁了。可是当第二任丈夫知道她的肚子里有了别人的孩子时,她做了一个连她自己也觉莫名其妙的选择,为了这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孩子,她再次离了婚。

她挺着肚子回娘家,被父亲赶了出来,说如果她不把孩子打掉,就不认她这个女儿。那个从部队回来的男人也赶来看自己笑话,可她下了决定就是要生下小孩,而且还离开了家乡独自南下打工。

茹婷在工厂打了几个月工后,因为肚子太大了被人看出来怀孕就给辞退了。

茹婷拿着一千几百块钱节省地支持到儿子出生,直到身无分文后,她终于走上了做野鸡的路。可茹婷靠自己的身体赚钱,她自己一点都不感觉肮脏,而且她甚至觉得自己仍然很幸福,因为不管那个军人和贺远华哪个是儿子他爹,都是她真心爱过的男人,她愿意给自己爱过的男人生儿子,抚养他健康成长。

可就在茹婷和宝贝儿子的生活慢慢稳定下来,并且她就要结束做妓女的生涯时,老天爷偏偏又夺走了她的一切。某天她正带着儿子在一个人流量比较大大,生意很好的地方摆地摊,一不留神儿子被人给拐走了。当时她的生意不好做,总会想着法子找人流量大的地方摆摊,才发生了这悲催的事情……「我没有儿子呢!先冲澡吧!」茹婷拉着男人的手到卫生间洗澡,她给男人涂沐浴露,清洗他的全身,并把他的腋下、鸡巴、阴囊和屁股沟重点搓洗了一遍,男人则一直把玩着她的豪乳和油黑的阴毛。等她自己也随便冲了冲后,两只白绵羊就擦干身上的水滚上了床。

茹婷让男人平躺着,自己趴到他的身上一只手往下握住他的鸡巴轻轻套弄,一只手在他的小奶头上打转转轻轻拨弄,同时伸出舌头从他脸部开始舔弄起来,并且口中发出职业性的呻吟。

「……嗯,如果你有儿子的话,那他肯定爽死了,你肯定会让他肏吧,你这么骚!」当茹婷舔过男人的脸、脖子、奶头、经过腋下、肚脐眼终于舔到鸡巴,并把他的鸡巴含到嘴里吸吮时,男人又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茹婷本来已经假装忘记自己有儿子了,看着身下这个应该和自己儿子同龄并光着身子的小男人,不禁又伤心起来。儿子刚丢那会儿,她每天去派出所问,每天到汽车站、火车站、公交站等人多的地方寻找,为了可以一边寻找儿子并维持生活,她不得不又走回了卖身的路。找了整整三年以后她才渐渐的绝望了,然后慢慢的也忘记了儿子的模样……

「哪有让自己儿子做的!身子转过去,给你舔一下屁眼!」吸吮了几分钟男人的鸡巴和阴囊,茹婷让男人转过去准备给他做毒龙钻,一面心里怀念起自己的儿子。「要是儿子还在自己身边就好了!要是他要肏我,我给不给他肏呢?不会的,儿子一定很乖!」茹婷心不在焉的一面想着,一边张大嘴伸出舌头在男人的菊花外面上下舔弄,舔了二十几次后泌出一小口口水出来,铺在舌尖,然后用力挺直舌尖往男人的屁眼里插了进去……

四、云深不知处……

做了两三分钟毒龙,茹婷舌头好累,觉得该让男人先射一次了——其实一全套也基本上做完了,除了剩下两三招她准备留着等第一次性交完后用来帮助男人勃起。

「想插了吗?」茹婷让男人翻过身子恢复平躺,又埋首在他胯间给他吹起箫来,卖力的吸吮舔弄。

「嗯……啊……有点!」男人挺着紫黑色的阴茎任由茹婷给他带上安全套,然后被她坐下来的阴道吞没。

可能女人在上的确可以让男人非常持久,茹婷卖力的上下套弄了好长时间,下体交合处早就被自己的蜜汁弄得泛滥不堪了,两人同样浓黑的阴毛几乎纠缠到一起,男人却一直保持着坚挺和滚烫的状态。

可能茹婷实在是太累了,她趴倒在男人身上大口的喘着香气,交合的部位继续缓慢的吞吐着男人的鸡巴。

「好厉害,竟然还没射出来!」

「说点淫荡的话吧,那样我会射快一点……」

「那你说吧,我不大会!」

「……其实,我妈,也是卖屄的!」男人一说起自己的妈妈,茹婷就感觉到他在自己阴道里已经不是那么硬的鸡巴又变的跟铁棒一样又硬又直,阴道里面竟然隐约有点生痛,而且他也开始在主动的往上顶了!

「那你还出来玩,回家插她就好啦!」茹婷见男人兴奋起来,也开始展开浑身解数,卖弄身姿,拼命的取悦他。

「……对,我就这样插她,嗯,嗯,嗯……妈妈……」男人终于射了,真的很快!茹婷刚才伺候他时也累了,就希望他快点射,可是他终于射了的时候又希望他能再继续多插一会儿。

「是他说要插他妈妈让我兴奋了,还是实在被他插得太舒服了呢?」茹婷趴在男人身上一面又开始舔弄他的脖颈和耳朵。

「只可惜我可能永远也肏不到我妈妈吧!」男人的鸡巴带着安全套子从茹婷的阴道里滑了出来,休息了几分钟后,他叹了口气说。

「嗯……不会的……你不是说她很骚吗?」茹婷起身给男人拿掉套子用纸巾包了小心放到垃圾篓的最里面,然后去卫生间拿了条湿毛巾出来给他清理鸡巴,上面满是他自己的精液和套子里的润滑油。

「我只有点印象她也是小姐,而且很漂亮,但是我实在是不记得她到底长什么样子,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人拐走了,现在的父母不是亲的!」男人一说到自己妈妈,鸡巴立马又精神抖擞起来,一个翻身把茹婷压到身下,用腿并开她的腿,粗鲁的将鸡巴往她胯间顶去。

「……」茹婷脑子嗡的一下,屏住了呼吸——这离自己心里想象的结果太近了——十九岁,妈妈也是妓女,很小就被贩子拐走了……她认真打量起男人的脸来——「眼睛真的像『他』诶!鼻子又很像『他』!……怪不得我想要他点我吗?

怪不得我觉得他很有亲切感吗?他会是我儿子吗?」茹婷脑子里飞快的打着转,双手却没闲着,在男人的鸡巴还没插到自己阴道时,已经无比娴熟的剥开一个安全套套了上去。本来她的屁股是本能性的向内夹,好让阴道紧握他的鸡巴,让他进出艰难而慢下来以保护自己的下体不至于因为他的粗鲁而受伤,更让他因为自己的紧度而早点射出来。

「他真的会是我日思夜想的儿子吗,真的会是他吗?」她紧张起来,心里不停的祈祷着:「老天爷开眼,他一定是我儿子,请让他是我的宝贝『天明』!

……」同时努力地克服本能,把腿张开张大,好让男人的征程更加畅通无阻,并能多征伐一段时间,也让自己有时间多看看他,并努力搜索记忆,想记起来儿子身体上有的特征。可是儿子身上没有什么胎记,当时太小了痣也不明显……良久,她终于想到儿子刚两岁的时候因为生火疖子,左脑后留下了一个疤。她颤抖着伸出手去用手指仔细搜索着男人的脑后,果然摸到一块圆状的光秃。

「天明!你是我的天明!你真的是我的儿子天明!」茹婷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双手用力抱紧他,哽咽着哭了出来。

男人有点懵了,他用力挣脱女人的手支撑起上身,怀疑地看着身下的女人,但下身并没有完全停下来,阴茎还在慢慢用力往她阴道深处抽送。

「……你是我妈?你怎么证明不会认错?」

「不会错的,我说怎么你看着眼熟,因为你长的跟你爸爸很像,而且你后脑上的疖疤和你的经历都可以证明!你就是我儿子茹天明!」茹婷激动地说着,她也终于想清楚了,儿子的父亲应该是谁!

「……天明?妈?……妈,我想你!」男人怀疑地思索了一会儿,似乎隐约记得自己小时候妈妈确实叫他天明的。突然,他猛的加速了下身的抽动,也激动起来,并伏下身子,吻上茹婷的唇。

「……嗯,妈也想你!」两人激烈的亲吻着,茹婷将四肢紧紧缠在茹天明的身上,一边抽空说:「天明乖……嗯……嗯……来,咱把安全套拿掉,赶紧做完!」「好!」茹天明拱起屁股,让阴茎脱离茹婷的阴道。茹婷双手熟练地捋走湿得一塌糊涂的安全套,然后握着他的阴茎引导龟头再次找到自己的穴口,让它重新插了进来。

……

「妈,你不要再做小姐了好吗?」

「嗯,妈听你的!但你也不准到外面乱搞,很多小妹身上有传染病的!」「嗯,有妈妈在,我还用的着到外面去嫖吗?」「胡说,妈知道你是妈的儿子了,咋还能让你插?」「那怎么行,我们都做了两次了,我会一直想着你的屄的!」「……好吧,只要你对妈好,孝顺,妈就像今天这样伺候你!」……

字节数:1270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