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玫瑰孕情


小小的饭厅充满了饭菜香气,屋子里母女二人都心不在焉地吃着晚饭,眼光不时张望着窗外风雨。这阵子风势又更强了,雾雨弥漫得远近房舍、灯光都一片朦胧。
这是间公寓式住宅的一楼,三个人的小家庭住起来还宽敞舒适,当初买这户边间房子就因为看中了有个小前院,近十年经营下来,这十来坪前院俨然成为满眼花团紧簇的一片。
秀薇放下碗筷,辛苦地走到落地窗边伫立着,眼光只是恋恋不舍地望着小院墙角那几丛玫瑰。去年新栽的那些倒还罢了,当中那本可是买这栋房子时自己亲手种下的,这二日花朵开得正盛,如今几瓣嫣红竟已触目惊心地坠落泥泞中。
「是轻度台风吧,明天要放假了。」丽儿企盼的语气,打破了屋内沉静。十六岁的丽儿,对于课业始终有本能的抗拒,或者说是不甘于青春被定型的作息束缚。
秀薇没有说话,俩人交换个会心的笑容。俩人的容貌都是那种明星海报中时常能见到的玉女型,活像是一个模子中翻印出来的,都是那幺清雅秀丽,就像是一对娇艳动人的姐妹花。
女儿面容中就多了那幺一点灵秀,母亲的神情中则有股高贵雍容气质,个性是一样的恬静、优雅,这使得她们都享受与彼此的相处。
自从一年前健雄接受公司派遣到上海,母女俩就感觉份外亲昵。
俩人都生性好静,如果有一天台风假,那幺不用上班、上学的母女二人会慵懒一整天,就吃些水果与零食,自在又消遥地度过一整天。
其实在平常假日也是如此,少了能够安排生活的健雄,秀薇与丽儿就只是随性地看看闲书,或弹奏钢琴打发过假日,一年来,也习惯了这样地恬适生活。
已经九月了,气象局昨天发布了轻度台风预警,可说不定这台风是吹往香港还是台湾。
「总归这风不会吹到上海去。」秀薇痴笑地想着,她将双手环抱前胸模拟健雄温柔的触摸。
健雄在二个月前休完假返回上海工作,十余年的夫妻了,自己仍然贪恋他的拥抱。健雄是个极爱家的男人,公司允许每三个月休假回台湾一星期,他从来不因为公务繁忙而错过,当他拥着自己与女儿在客厅长椅上说笑时,那种幸福温馨地适意,足以补偿无数寂寥空虚夜晚。
「就像牛郎和织女鹊桥相会。」
二个月前健雄将要离开那夜晚,秀薇在他身下娇嗔地抱怨,脸颊红艳得如同初春少女。
「那幺,今晚要爱你一整晚。」健雄奋力挺动着肉棒进入她身体。
「下次回来,或许就不能再做了。」
健雄的大手轻抚在她微隆的腹部,一面爱怜地亲吻她每一寸肌肤,就像珍爱完美无暇地艺术品。谁说不是呢?虽然秀薇在心底抗拒自己已四十岁的事实,但是一身肌肤仍然如少女般雪白娇嫩,曼妙的身材玲珑有致,办公室里或走在街上时,也少不了要迎接男人爱慕的眼神。
在想到健雄的拥抱及男人们好色的注视时,秀薇的隆起的小腹下竟然会有些骚痒,秀薇偷偷回头望了丽儿一眼,仍然强自抑制将手移到两腿间的冲动。
这一年来秀薇开始自慰,怀孕以后这几个月几乎更难停止,原本可从没打算过结婚十七年后再怀孕。
就是在五个月前,健雄初进家门的那个下午,丽儿还在学校,秀薇提前由办公室回到家中。
健雄与秀薇就在客厅沙发上拥吻着剧烈作爱,淫液沾湿了刚换新的沙发绒布面,留下一片醒目水渍,禁锢三个月的性欲如火山溶浆爆发,兴奋中她也忘记自己没有避孕措施,任由健雄将浓浓的精液灌入体内。
「就是那幺凑巧。」
秀薇愤愤的想起初结婚时,如何努力计算日期,才怀上丽儿这娇贵女儿。
「我不要!四十岁的高龄产妇……把它拿掉好吗?」秀薇在检查确定怀孕后,多次在电话中向健雄撒娇怨怼的要求着。
「丽儿也会不开心,她一向是独生女儿,已经十六岁……」「就多个孩子吧。」健雄私心中总是幻想再生个儿子。
想到生产时那锥心撕裂的痛楚,那是男人们所无法想像的;再想到亲友、同事们揶揄的暧昧笑容。秀薇脸盘不由的烧烫起来,下身敏感部位又传来麻痒的感觉。
秀薇回头望见丽儿仍然出神地看着电视,于是手指悄悄地滑过高耸的腹部停留在蜜穴搔弄。或许是因为怀孕后性欲需求更强烈,秀薇最近每晚都在夜深人静时手淫。起初还只是安静地抚摸自己身体,任由小穴、乳头敏感的悸动传递到全身,渐渐地会幻想一些与健雄的激情回忆。

下一篇:好母亲